大观园杂记

      话说宝玉与众姊妹搬入大观园内,整日间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自不用题,单表今日,暑气已至,天气酷热,正午光景更是酷暑难耐。宝玉在贾母处用过中饭便早早进园来,刚一进屋便大喊道:“热煞人也!!”说着便解下自己的外衣,袭人忙上前接过宝玉的衣服,笑道:“二爷回来了,给你留着好茶呢!”宝玉笑道:“还是老太太给的那些,那茶我早就喝腻了!”这时晴雯端了一杯茶过来,笑道:“二爷有所不知,这茶是平姐姐今儿上午送来的,说是什么外国进贡的茶叶,闻起来清香清香的,不信二爷尝尝!”宝玉听闻,拍手笑道:“幸好凤姐姐心里想着我,待会你过去帮我谢她一谢!”说完便伸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果然清新爽口!不禁赞道:“好茶,好茶。”宝玉喝完茶忽想起晴雯她们,便笑道:“你们也尝尝吧。”晴雯笑着接过茶杯摆手笑道:“我们可不敢,那么金贵的茶叶我们不配喝!”宝玉道:“这就不对了,茶叶有什么金贵可分!世上的茶叶本来就是让人喝的,只有人选茶叶哪有茶叶选人的理!”袭人笑道:“二爷,我们待会再喝,我已经给你铺好床,你好去睡中觉。”晴雯摆手笑道:“他喝了这一碗茶哪有睡觉的理?一会睡不着又要来闹我们了!”麝月走上来啐道:“你小蹄子就不会忘记睡觉!你睡你的,凡事我应着!”袭人笑道:“果真这样便好了!”宝玉摆手笑道:“你们尽管放心去睡吧,我去睡中觉就是了。”说完便进了里屋,袭人欲放下帐子来,宝玉忙拦着笑道:“怪热的,中午又没蚊虫,放那劳什子干嘛?”袭人笑道:“现在天气炎热,外面丫头们睡中觉势必会穿少些,让你们爷们家看见多不好!”宝玉笑道:“也是这个理!”说完便让袭人放下帐子,躺在床上心想:想来外面丫头们都已经大了,今儿若能见一见她们那雪白的臂膀就是死也值得了!计议已定,宝玉便侧过脸去装睡。袭人来到外屋招呼看园的小丫头们把院门关上,晴雯,麝月已在外屋卧榻上铺上了凉席,晴雯笑道:“袭人姐姐,现在院门也关了,宝玉也睡下了,咱也凉快一下吧!”说完,便伸手解去裙带,把罩在外面的纱罗衫脱去,上身只穿一件大红鸳鸯刺绣肚兜,下身着一条葱绿色撒花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后背,粉嫩嫩的手臂,胸前翘起一对小山似的双乳,宛如一幅美人出浴图。袭人掩面啐了一口,道:“不要脸的小娼妇!大白天的就穿成这样!”晴雯笑道:“怕什么,院门也关了,宝玉也睡下了,这么热的天我才不管呢,我得好好凉快一下!”说完冲麝月努嘴,麝月会意,悄悄从后面抱住袭人,晴雯一个箭步冲向前去伸手就去解袭人的裙带,袭人笑骂道:“你们两个下作的小娼妇!自己下作不说还要拉上别人一起下作!快放手!”晴雯哪肯放手,硬是把她的外衣给扯了下来,露出粉色肚兜来,胸前的双乳随着身体的扯动而不停地晃动着。晴雯笑道:“吆!好一对奶子!让我摸摸看!”说完便伸手去摸袭人的奶子。袭人见自己拗不过她们两个便讨饶道:“好妹妹,你就饶了姐姐吧!”晴雯笑道:“还说我们俩下作不了?”袭人忙道:“不敢了,好妹妹,快停手吧!”晴雯听此一说便软下手来,袭人经此折腾早已羞得面若桃花,娇喘息息起来。袭人见晴雯麝月松手,便忙把衣服穿上,走出门去,道:“我去厢房睡去,不跟你们这俩下作的小蹄子睡一屋!”晴雯,麝月也感身乏气短,便都躺下睡去,由袭人去了。

段誉的"性"福生活

       段誉自如愿娶到神仙姐姐王语嫣,又接过伯父保定帝的宝座当上大理皇帝,一时间可谓顺风顺水,风光无限。白天受万众膜拜,晚上暴操王语嫣,生活过的很是滋润。可是,柔弱的神仙姐姐岂是神功盖世的大理皇帝的对手,每每段誉还坚挺非常的时候,王语嫣已是三口尽弱求饶连连,让段誉总是得不到尽情的满足。郁闷的段誉舍不得伤害心上人,可老把熊熊欲火也不是办法,于是他慢慢就将注意打到身边的木婉清和钟灵身上。先是装做不小心透漏自己和二女并非亲身兄妹,又拿出死鬼便宜老爹镇南王那里耳渎目染来的泡妞手段不时挑逗,再加上二女本身对他的情意,三人很快勾搭到一块,一有机会就背到王语嫣就混在一起淫乐。身边下人当然守口如瓶不敢多嘴,段誉有了三女泄欲这才能真的快活舒爽起来。

吕布

吕布

吕布与貂蝉

  初平二年,曹操、袁绍等人惧与董卓的嚣张气焰,携夺妻之恨联合天下十八路诸侯与酸枣会盟,誓要大破西凉军。

袁绍

 袁绍(?-202),字本初,汝南汝阳人, 东汉末年群雄之一。官至大将军、太尉,封邺侯。出身名门望族,自曾祖父起四代有五人位居三公,自己也居三公之上,其家族也因此有“四世三公”之称。

妖马弄雕

孩子,快跑娘来拦住他们。”
  “不,孩儿要很娘在一起。”
  “哈哈,你们谁也跑不了。”

还俗记

上一篇:戏淫间 下一篇:凌辱强奸我可爱妻子

戏淫间

上一篇:沧海孤艳 下一篇:还俗记

沧海孤艳

上一篇:女屠杨传奇 下一篇:戏淫间

女屠杨传奇

上一篇:儿子的身体爸爸的灵魂 下一篇:沧海孤艳

儿子的身体爸爸的灵魂

上一篇:色胆包天之诱惑 下一篇:女屠杨传奇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