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幻书启世录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羽
字数:9698

  时间大概是凌晨,今夜的月亮并不如月中时那样明亮,漆黑地月色,一股清
幽的香气环绕着书馆,平日里睡眠质量很好的馆主,却在这个本应做梦地时间里
醒来了。

  「呼啊啊。」他稍微伸了个懒腰,随着对世界的联系重回大脑,下体膨胀的
感觉也袭了上来,「要去上个厕所。」此时的馆长穿着白色睡衣,两眼朦胧,轻
轻掀起被子,努力翻腾着伸出两脚,在床边寻找鞋子。

  看了一下手机,时间才1 :02,这么早的时间竟然就醒了,也是难得。慢慢
走向墙边,打开房间内的灯,随后为了不打扰其他人的睡眠时间,依旧是小心翼
翼的开关门,像刺客潜入敌人的秘密基地一般,蹑手蹑脚地向厕所前行。

  不过有一说一,厕所离馆主的房间还真是远啊,出了房间,空气里好像忽然
变得阴森起来,仔细感受了一下,大概是某人的书界,不过到底是谁还在这个时
候展开书界啊,不管了先去上厕所。

  又前行了两步,终于看清了展开书界地幻书的真正面目,娇小的身材搭配着
蓝色地道服,可爱的脸庞此刻却尽显娇媚。等等,娇媚?馆主不由得停下了去厕
所的脚步,站在二楼仔细观察。

  此时的齐谐所展开的书界包围了整个一楼,所以她此刻的模样正在熟睡的其
他人并不会察觉到,但偏偏馆长阴差阳错地起床方便了,才被他看到了这淫荡的
一幕。

  此时齐谐坐在阎王专用王座上,两腿左右搭着,本来下体的唯一一件短裙被
褪到左腿膝盖上方,右手纤细的手指在小穴里前后抽插,同时脑袋后翻双目泛白,
并且嘴巴紧紧吮吸着左手手指,发出噗呲噗呲的水流声。

  本来就因为憋尿,馆长的肉棒早已硬起,看到佳人在下方偷偷做这种淫乱的
事,内心有种想要释放性欲的冲动,但好在经历了这么多次事件之后,馆长已经
养成了非常强大的定力,性欲这种事,可以很轻松的压制下去。个鬼啦。本身灵
动可爱的齐谐,此刻正在抬起双腿自慰,这谁来了不迷糊啊。大概是因为齐谐自
慰的入神,所以没有发现馆长正在二楼观看着阎王大人的自慰表演,怀着这种侥
幸心理,馆长蹑手蹑脚地脱下裤子,20cm长的巨龙摆脱了束缚,直直挺起宣示着
这根巨龙的主人此刻内心的性欲十分旺盛,并且难以释放。

  他微微弯着身子,想仔细听听齐谐发出的娇喘声音,毕竟平时的她总是以本
官自居,很难想象那样的阎王大人竟然也会有处理性欲的时候,而且看她那潮红
的表情和微微张开的樱桃红唇,想来一定是发出着什么淫语,不听不是人。如果
人类的耳朵可以开关大小,那么馆主的耳朵此刻一定是最大功率的。

  「嗯……就是这样……馆主大人……啊」齐谐的两只纤细美指在小穴里高速
进出,每一次抽出紧致的小穴,都会带出几滴淫水顺着屁股流下,「啊……好大
……馆主大人的下面……恩……对……就是这样……用力……好舒服……用力操
我」齐谐手指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两条美腿也不由自主地绷紧,看起来马上就
要到达绝顶的高潮了。

  「要去了要去了……操死我……射进来……馆主大人……恩好棒……要来了
……去了啊啊啊」随着高潮娇喘声从微微张开的红唇里传出,齐谐的两颗灵动的
眼珠早已高高翻起,只留下色情的眼白叙说着这双眼睛的主人此刻有多么淫乱,
而两只白皙小脚也同样跟着高潮的频率微微颤动,快感每袭上大脑一次,这淫荡
母肉也跟着抽搐一下。「太舒服了……自慰……太舒服了呀啊……哈啊……」刚
刚经历了高潮,顿时身体就像漏了气的气球一般瘫在王座上,齐谐还没有缓过神
来,那条吐露在外的红润香舌依旧跟着心跳的速度喘着粗气,以一副极不协调但
又特别淫荡的姿势软在那里。

  馆长觉得蛮色情的,悄悄掏出手机来打开了相机,如果把这样的照片发到网
上,一定会有很多人社保一晚的吧,这么想着,馆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断拖
动,相机拍摄放大的倍率也不断增大。咔嚓一声,一张美人绝色高潮图就完成了,
当然齐谐是完全不知道的。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齐谐终于撑过了高潮的余韵,但是下体难以释放的快感
却又涌上了大脑,根本不够自慰一次根本无法让这么淫荡的肉体得到释放,还要
继续。这种想法已经完全占据了阎王大人的大脑,她轻轻摸了一下阴唇上沾染着
的水泽,随后将手指放在嘴巴里吮吸,「啊……还想要……我这样的骚货……恩
……欲求不满……啊」说完,齐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紫色的自慰棒,不停用
手指抚摸着自慰棒的龟头,好像此刻在她手中的是多么珍贵的宝物一般。

  但这还不够,抚摸了一会儿,她又将自慰棒横竖在自己的眼前,伸出那条刚
刚因为快感差点失去控制的骚舌不断舔舐着,那灵活的香舌像是毒蛇一般,缠绕
着自慰棒的每一个角落,而香舌上的唾液也使自慰棒微微闪着光芒,显得十分色
气。

  此时的馆长觉得单单拍照是远远不够的,索性开始录像模式,蹲着身子前探
脖颈,左手录像,右手撸管,可谓是一举两得。

  不知怎的,齐谐忽然站起身来,吓得馆长一哆嗦,不过齐谐好像只是那个姿
势不舒服起来调整一下姿势,这才让馆长疏了口气。

  齐谐跪坐在王座上,圆润的屁股高高抬起朝着外面,两手扒着王座背,不断
调整着小腿的跪姿。「这样的姿势……太羞人了吧……本官这样就像是只母狗一
样啊……不过……好刺激……恩」说完,手掌又朝后摸上了那早已湿润的小穴,
灵动白嫩的手指不断的摩擦着阴唇,此时的齐谐脑袋着地,圆润屁股高挺,手指
不断摩擦着,平日里只有一米六的身高,在这样妩媚妖娆的姿势下,白皙的玉腿
竟然也充满了色欲,小腿肉紧致有度,让人忍不住上去把玩一番,她拿起紫色自
慰棒,粗拙地用自慰棒挑逗着阴唇,嘴里还不停发出嗯嗯啊啊的娇喘声「恩……
好舒服……馆长的……真的好大……啊」

  大概是觉得这样不够过瘾,她下定决心一下子将自慰棒插入了小穴之中,
「啊进来了……这种感觉……下面好胀……小穴里的肉……被螺纹刮着……啊…
…怎么会」从来没有过被这么巨大的异物插入小穴经历的她,哪里受得了这种刺
激,平时手指能够到达的地方只有非常浅的距离,齐谐也从来没有想过通过这种
方式模拟男人的肉棒插入小穴的感觉,但今天拿出了之前从来没有用过的自慰棒,
这种感觉根本无法想象得到,胀的难受,但是又有空虚被填满的满足感,又是慢
慢地抽插了一下,齐谐竟然爽的叫了出来「啊……太大了……不行……好舒服…
…仅仅只是插入了龟头……就要……要去了呀……啊」本来作为处女第一次被自
慰棒插入就非常的刺激了,再加上她没有准备,而且拥有一般女性都没有的极敏
感体质,竟然仅仅只是插入了一个龟头,就到达了高潮。

  齐谐像一摊烂泥一般趴在王座上,每次快感上来,屁股肉都会抽搐一番,自
慰棒也已经被甩到了地上。而这具骚肉的主人,此时已经因为第一次被插入而高
潮到了从未有过的境界,大脑爽的彻底无法思考,就这么晕倒在王座上不省人事。

  而馆长此刻也爽的射了出来,并趁机拍了几张照片,如果发到p 站肯定会有
很多人看。趁着齐谐不省人事,正常人应该都会上去给她迷奸了,本来他是这么
想的,但是因为实在是太困了,如果再待一分钟,他怕不是要困倒在这里,然后
被齐谐抓了个正着,还是赶紧回房睡觉吧,反正已经录到了齐谐自慰的证据,有
的是机会和她上床。

  而在馆长回房睡觉的大约五分钟后,齐谐也终于恢复过来,下体寂寞难耐的
空虚感终于有了一些满足,看了一下时候也不早了,她准备回房睡觉,上了二楼,
却发现地上有一滩白色液体,她惊讶地观察着附近的痕迹,虽然她没有和男人做
过爱,不过这个样子她还是认得出来的,而且看附近的痕迹,不出意外的话应该
是馆长留下的精液,但是馆长怎么会自己一个人在二楼撸管呢。

  等等,这时她突然想起,自己的书界屏蔽了所有幻书的感知,但是这座图书
馆里,还有一个人类啊,这么重要的人她都给忘记了,那么再思考一下的话,馆
长刚才就是对着自己撸管了,而自己刚才的痴态也却都被馆长看到了。齐谐一下
子羞红了脸颊,这如果被说出去了,怕不是要社会性死亡,如果馆长明天拿着这
些照片来找自己询问,那也太尴尬了吧,会不会馆长心里其实并不喜欢自己,虽
然他对着自己撸管了,但是可能在他心里,齐谐只是一个淫荡的婊子吧。如果馆
长真的喜欢自己的话,刚才为什么不直接下来把她强奸了呢?怎么办怎么办,如
果跟馆长的关系因为这破裂了的话,那也太可怕了。

  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

  ……

  大概五六个小时以后,太阳已经准备升起,那抹晨曦的光透过窗户射进馆长
的房间里,宣告着新的一天就要开始了。而馆长在补充了几个小时的睡眠后,也
觉得莫名的精神充沛。

  「噗呲噗呲噗呲。」

  等等,好像有些奇怪的声音,房间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馆长思考了一下,
自己应该是没有定什么闹钟之类的;而且下体也传来奇怪的感觉,似乎很满足很
舒服。此时的馆长还处于刚刚睁开眼睛十分朦胧的状态,大脑也没有真正开启思
考模式。

  这时,好像突然有个霹雳冲上大脑,馆长也好想想到了什么。定睛一看,发
现有个脑袋正在自己腰部上下起伏。

  难道说,馆长抬起头,发现齐谐正在带着一丝做了坏事般的微笑看着自己,
「啊呀,馆长你醒了呀。」一边说着,齐谐口交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等等,齐谐,你在做什么啊,这里不是我的房间吗?」馆长也渐渐想起昨
晚发生的事情,难道说自己昨晚干的事情都被齐谐发现了,但是齐谐为什么会在
这里。

  「哼哼,馆长可真是个坏孩子呢,昨晚偷偷……嗯……偷看人家自慰不说…
…竟然还舒服得……手冲了吗?」齐谐抬起头,脸色红晕地对馆长说道。明明是
想以进攻者的姿态与馆长交流的,但是其实齐谐也是个只用过自慰棒的毫无经验
的处女罢了。

  「啊这,竟然被发现了吗。不过现在的你在做什么啊。」馆长已经猜到了齐
谐发现了事实,但是没有理解为什么齐谐会来到自己的房间里做这个,感觉实在
是和平日里齐谐的形象有很大差别。

  「哼哼……因为……要……啊……惩罚馆长……对这个大鸡鸡……本管可是
要好好惩罚一下哦。」齐谐吐出馆长的肉棒,两手捧着粗壮的巨龙,此时肉棒上
的青筋齐谐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而齐谐此时也像正面对着什么宝物一般,将肉
棒贴在脸颊上,感受着肉棒传来的热气。

  「我听说……恩……男人很喜欢这样哦……不知道馆长你能坚持多久。」说
完,齐谐用一只白润的手掌扶着肉棒,给嘴巴固定位置,随后一下含住肉棒,顿
时一种堵塞的感觉袭上了齐谐的大脑,但是却又有一种奇妙的空虚被填补的满足
感。

  「嗯……啊……馆长……这样……舒服吗?」齐谐嘴巴紧紧吸着馆长的肉棒,
两只眼睛还上翻看着馆长,此时的样子色情的像是一头母猪。

  「好大……唔……嘴巴……被塞满了……」齐谐此时连说话都已经磕磕绊绊,
整个房间里充斥着齐谐的淫叫声和口交声,当然,因为齐谐已经施展了能力,所
以所有声音都只有房间里的人能听到,也就是只有馆主能听到齐谐此时淫乱的娇
喘声。

  「太大了吧……自慰棒……恩……根本没有这么大……太棒了……啊」

  「爽死了,我要射了,给我接好了。」馆长实在是被刺激的受不了了,齐谐
那个平日里高高在上喜欢本官本官的嘴巴,此刻正在紧密地吸着自己的鸡巴,这
种反差的刺激,加上齐谐的嘴巴本来就是口交的名器,如果是一般人来早就缴械
射精了,但是馆主的肉棒经过自己多年来的磨炼,已经有了一定的刺激抗性了,
就算如此,还是被齐谐的口交舒服的不得了。

  「嗯……射出来吧……全都射给我……好馆主……射到我的嘴巴里……啊…
…要来了要来了……」随着观众的一声低吼,今天的第一发滚烫精液就这么像子
弹一般射到了齐谐的嘴巴里,那种被滚烫液体充满灌满的感觉充满了嘴巴,虽然
很难受,但是也特别的舒服,对于齐谐来说,像一个飞机杯一样被馆长用精液灌
满,可以说是一种享受了。馆长的射精并不是一次性全部结束,而是分了好多股,
并且每一股都有大量的量,因为射的太多,齐谐的樱桃小嘴根本不能全部吃下,
有很多白色精液已经顺着齐谐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在了床单上,让洁白的床单染
上了另一种白浊的污染。

  「啊……太多了……根本……吃不下……嗯……好腥……但是……因为是馆
长的……好喜欢。」齐谐吐出馆长的肉棒,此时一片白浊已经浸满了齐谐的红舌,
齐谐张开嘴,给馆长展示她正在努力的吞咽精液,但是因为量太多了,齐谐一张
嘴,那本来就难以装满的精液更是找到缝隙流了出来。齐谐只得赶紧用手接住,
「恩……不要跑……馆长的精液……我要全部都吃下去……用手接住……恩……
好粘……都黏在手上了……」她两手捧着精液,像是宝物一般的用嘴巴吸食着精
液,这样的场景简直就像是贪财鬼得到了金子一般,只不过齐谐这样的母狗能得
到的只有精子,她也只配得到精子。

  「馆长……啊……」终于舔舐完了手掌上的精液,她抬起头张大嘴巴给馆长
查阅,此时舌头上的精液也已经都好好的吃到了肚子里了,「请看……啊……精
液在肚子里面呢……唔……好好吃……齐谐还想要」

  齐谐伸出舌头,像条母狗一般乞求着馆长施于她精液,此时的她为了能够得
到精液即使出卖人格也在所不惜,而床单上那几滴滴落的精液对她来说就是救命
稻草了,她急忙低下头,趴在床上高高挺起屁股,希望不漏掉任何一地精液。而
这幅场景让本来刚刚射精完有一点点疲软的馆长立马就硬了起来,「真是一条母
狗啊,齐谐,就让我赏赐给你你最爱的肉棒吧。」

  馆长站起身,走到齐谐的身后。此时的齐谐还在忘我的舔舐着床单上的精液,
并没有注意到馆长的去向,而馆长却像是在看着妓女表演一般,观看着齐谐的舔
食精液演出,「恩……精液……好棒……在床单上……好浓……啊……这个味道
……太难以拒绝了……嗯……啊!……屁股……」看到齐谐舔得兴起,馆长却是
玩兴大发,抬起手掌打到齐谐的屁股上,落下一个大大的掌印。感受到了屁股上
的火辣和疼痛,齐谐想要回头查看,但是却被馆长叫停「骚货,继续舔,不准回
头。」齐谐只好作罢。

  而此时的馆长站在床前,齐谐雪白圆润的屁股近在咫尺,因为精液的腥臭刺
激,齐谐的漏在床外面的两条小腿,也跟着不自觉地颤动。馆长将硬挺着的肉棒
插进齐谐的屁股缝之间上下摩擦着。屁股上突然传来火热吓了齐谐一跳,不过意
识到那是馆长的肉棒,齐谐就又开始发骚了。

  「馆长……嗯……好馆长……我要……给我。」齐谐摇晃着自己那圆润的屁
股,像个下贱妓女一样乞求馆长的插入,「给我……我要肉棒……人家想要……
啊」

  但是身后的馆长却还是没有表示,只是沉默的摩擦齐谐的雪白玉臀。但因为
馆长的命令,齐谐又不敢回头,只能一味的说着淫语,希望可以刺激到馆长,进
而让观众将他那巨龙般的肉棒插进齐谐下贱的小穴里。

  「馆长……人家已经把……啊……精液都给吃掉了……求馆长给人家大鸡吧
作为奖励吧……人家是下贱的妓女……只有……馆长将肉棒插进来……人家才能
活……啊」齐谐吐出舌头,像条狗一样哈着热气,并且下身也配合着馆长肉棒的
摩擦频率而不断摇晃,希望可以让馆长更爽一些。

  「骚货,你还是处女吧,叫老公,我就插进去。」说完又是一巴掌拍上了齐
谐的屁股,现在齐谐的两瓣屁股都有掌印了,看起来倒是很整齐。

  听到这话,齐谐兴奋得像是喝了兴奋剂,这不就是她一直想做的吗,立刻摇
着尾巴对馆长示好,「老公……好老公……啊……给我……我是你的小母狗……
小母狗想要大肉棒……快把大肉棒插进来……齐谐就是一个欠艹的婊子……干我
……嗯」

  「很好,小母狗,老公这就给你奖励。」馆长轻轻抚摸着那刚被他用力打过
的屁股,随后一挺腰,肉棒直直插入了齐谐那未经人事的处女小穴之中。

  「啊进来了……好大……比自慰棒还舒服……嗯……太大了……小穴要胀掉
了……啊」噗呲一声肉棒插入小穴,那长达20cm的巨大勃起肉棒哪是齐谐能够忍
受得住的,一眨眼的功夫,处女膜被插破,滴滴血迹顺着小穴流了出来。

  「骚货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抽插了。」此时的馆长却像是恶魔一般,那大
肉棒就是他惩罚的工具。

  「恩……不要……还没准备啊……啊……太大了……呀……不要……啊……
插这么快。」齐谐的杂鱼小穴根本扛不住馆长大肉棒的抽插,滚烫的巨棍在齐谐
的小穴里抽插,发达的小穴神经将肉屄受到的刺激百分之二百的返还给了大脑,
顿时似乎有一种触电的感觉让齐谐失去了思考能力,那只刚刚舔完肉棒和精液的
舌头已经不受大脑控制的吐露了出来,阵阵热气也顺着那母狗红舌逃窜到了空气
之中。

  「啊……太快了……为什么会这么大……啊……好舒服……好胀……鸡巴太
大了……恩……要被肏成没有思考能力的飞机杯了……啊……这也太舒服了……
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抗得了……啊……谁来都会被肏成母猪的啊。」齐谐的两只白
嫩手掌撑着床单,头直直低着,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支撑她做额外的一点动作,
樱桃小鸽乳也随着馆长的抽插摇晃,如果给这幅画面命名的话,母狗齐谐求欢图
再合适不过了吧。

  馆长还觉得不够刺激,伸出两只手指夹住齐谐的舌头。

  「唔……涩透……被管脏夹租了……怎么费事……好酥服……啊……这种干
角……恩……母狗的色头……被主人……抓组了。」(唔……舌头……被馆主夹
住了……怎么回事……好舒服……啊……这种感觉……恩……母狗的舌头……被
主人……抓住了。)此时的齐谐就连淫叫和娇喘都难以发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
不处在极大的刺激下,这对于刚刚被破处的齐谐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交
合处,全身爽的没有知觉,大脑都被快感占据,连一句正常的话都说不清楚。

  「骚货,我要射了,给我夹紧你的小穴和子宫,我要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里,
准备怀上我的孩子吧。」馆长低吼一声,俯身压在齐谐的背上,这也让肉棒插得
更加深入,紧紧顶着子宫口,如果馆主想的话,他可以随时将肉棒插进齐谐神圣
的孕育宝宝的子宫里。

  「涩进来……浩老公……把李的宝贵精子射进牧狗骚穴里……主银……涩死
母狗……把母狗涩成你的漏便器……浪母狗怀上李的孩子……恩……浪母狗给你
生一个小母狗……啊……亲来了啊……太烫了。」(射进来……好老公……把你
的宝贵精子射进母狗骚穴里……主人……射死母狗……把母狗射成你的肉便器…
…让母狗怀上你的孩子……恩……让母狗给你生一个小母狗……啊……进来了啊
……太烫了。)

  都说人喜欢当小白脸被包养,不用工作不用努力,现在齐谐大概也是这种状
态,不用思考不用干任何事,只要乖乖夹紧小穴被艹就好了,齐谐现在只想当馆
主一个人的飞机杯,随时随地给馆主处理性欲,帮馆主射出他的又浓又烫的精液,
就像现在一般。

  馆主紧紧的骑在齐谐的屁股上,每次射精身体都一阵抖动,而齐谐此时因为
滚烫精液射进那从来没有异物进入的子宫而爽得到达了绝顶的高潮,双目翻白,
舌头还被馆长扯得很长,一身烂肉完全就是为了给馆主当肉便器肏成现在这幅母
狗模样而出现的。

  经历了长达一分钟的射精,馆长终于拔出肉棒,而齐谐那浑身泄力的母狗烂
肉也没有了支撑,彭的一声倒在了被精液浸满的床上,粉嫩的小穴此刻已经完全
被草翻,即使肉棒拔出也根本没有想要合上的迹象,滚烫的白浊顺着精液流出,
嘴里还不断吐出没有逻辑的淫语。「好老公……嘿嘿……好舒服……要肉棒……
操死了……我是你的飞机杯……恩……爱死你了……大肉棒」

  看到这幅场景,馆长也不忘拿出手机记录下来,像滩烂泥一般的美肉,加上
这引人遐想的淫荡表情,一定会成为网友们手冲的配菜的吧。

  ……

  下午,馆长正在书桌前读书。

  这时沙之书走了过来,「馆长你看,这是今天搜集物品的清单。」这是沙之
书每天的任务,帮助馆长清理今天获得的物品,并且给馆长过目。

  但此时的馆长似乎心思不在这里,「恩……好……啊……你先放在这里吧…
…嗯……我等会儿看一下。」

  看到馆长的神情有些怪异,沙之书不由得有些担心,「馆长你,身体不舒服
吗?我要去给你哪些药吗?」

  「没事……啊……我没事……等会我会看一下的……放心吧。」馆长向沙之
书挥挥手,看到馆长这样子,沙之书也没有说些什么,便离开了。

  等到沙之书走出老远,馆长才终于放心,低头处理书桌低下正在给他口交的
齐谐。

  「骚货,在沙之书面前还敢给我口,如果暴露了怎么办?」馆长轻轻捏着齐
谐那柔软的脸肉。

  「那就只好让馆长向其他人解释……齐谐是你的母狗了呗……嗯……或者早
点和我结婚……啊……肉棒太大了……为什么这么好吃啊。」齐谐一脸坏笑的说
道,随后又沉醉在舔肉棒的快乐之中。

  「母狗,我要射一发,给我接好了。」馆长两只手固定住齐谐的脑袋,准备
进行一发大爆射。

  「好的……嗯……老公……全都射进来吧……我会全部都吃掉的……射吧…
…把精液都射出来……把小母狗的午餐射给她……啊」现在的齐谐已经完全适应
了馆长的射精规律了,一边用嘴巴紧紧地吸住馆长的肉棒,一边说出馆长最爱听
的淫语。

  「啊射进来……了嗯……好多……咳咳……今天馆长的精液怎么感觉有点稀
……老公你不会……昨晚偷偷自己手冲了吧。」齐谐用手指伸进嘴巴里将精液带
出一点查看,发表了自己的疑惑。

  馆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齐谐奇怪,「难道还是对着别的女人?」

  馆长尴尬的转过头,齐谐没想到自己每天都和馆长进行三四次性爱,这个男
人竟然还能抽出空对着别的女人手冲。她从书桌底下钻出,一脸火气地对着馆长
叫喊,「坏老公……人家每天都给你草这么多次……你竟然还不满意……看来我
还是榨的还不够多……不能给你留一滴精液给别的女人。」看到齐谐这可爱的样
子,馆长的肉棒立刻又硬了起来。

  齐谐用一只手扶着肉棒,调整着肉棒的位置,随后一屁股坐下,直直将肉棒
吸入了小穴之中。

  「齐谐……不要……啊……吸得好紧。」馆长哪受得住这刺激,刚刚射精的
肉棒就被齐谐吸进了小穴之中,大喊着不要。

  但是齐谐这条欲求不满的母狗怎么可能放过他,看到馆长这幅可爱模样,齐
谐一下子吻了上去,舌头不断在馆长的嘴巴里索求着。同时屁股还不断摇晃,双
管齐下的刺激着馆长的大脑。

  「嗯……啊……齐谐……不要把……刚刚吃完我的精液……的嘴巴……吻上
来啊。」

  「嗯哼……你是嫌弃我……还是嫌弃你自己……还是说我平时吃的东西……
给你吃……啊……你就觉得脏了。」齐谐不依不饶,臀部起伏的速度也更加迅速。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夹得好紧……好舒服。」馆长的脸上难得漏出
了可爱的表情,这也引得齐谐的玩心大发。

  馆长觉得不行,自己不能丧失了性爱的主导权,榆树决定从椅子上站起来。
齐谐却被馆长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身突然没有了依托,齐谐只能抬起两条美
腿紧紧缠住馆长的腰部。

  「不要……被……啊……抱着草……也太丢人了吧……恩……好舒服……用
力……好老公……就是这样……我就是你的飞机杯……干我……再快点……啊」
第一次尝试这种体位,虽然有一点抵抗,但是立马那种羞耻心就被大鸡吧狠狠插
入的快感给淹没了。

  「母狗,嘴上喊着不要……小穴不是夹得很紧吗……嘶……这么今的骚逼…
…这是欠艹啊……不知道子宫里面是什么样子的呢?」这样的体位下,齐谐的小
穴肉简直是像有自己的思考方式一般,一团团缠上了馆长的肉棒。

  「什么……子宫?……啊……不要……会痛死的啊……嗯」即使再怎么出演
拒绝,但是齐谐现在哪有拒绝的权利呢。馆长两手抬着齐谐的雪白屁股,随后微
微屈腿,立刻一挺腰,20cm的大肉棒一下子插入了齐谐从来没有被打开过得子宫
之中。之前顶多是子宫里被精液灌满,现在的子宫却要接待那根之前都是小穴夹
住的肉棒了。

  「啊……进来了咿啊?啊……大肉棒……进到子宫里来了啊……太大了……
不要啊……啊……太舒服了吧……嗯……」

  齐谐现在已经爽的彻底没有了思考能力,真正的化身为了馆长的人肉飞机杯,
房间里全是齐谐的淫叫声,和肉棒与屁股撞击发出的啪啪声。

  每一次撞击都顶到了子宫壁上,齐谐一低头,甚至可以看到自己的肚子上有
了肉棒的形状,不知怎的,她甚至用手摸到了肉棒的触感。「嗯……肉棒……太
大了……好硬啊……啊……每一次抽插……都顶到了子宫壁上……太粗了吧……
肚子上……能够看到肉棒……啊……隔着肚子摸到了肉棒……咿啊啊啊……不要
草这么快……鼾嗯嗯嗯啊啊……是要……射了吗……射进来……直接从在子宫的
肉棒里射出来……啊……射死我吧……把我射成你的飞机杯……射成你的不能思
考的精液母猪。」

  「飞机杯,把子宫给我夹好了,我要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里了。」馆长挺着
腰,肉棒紧紧地插进齐谐的子宫里,精关一开,顿时一股白色的浓竟就这么直直
射入齐谐的子宫里。

  「要怀孕了……啊啊……这么多……这次真的要怀孕了啊……太多了……恩
……好爽……让我怀孕吧……主人……把我射怀孕吧……我要给你再生一个飞机
杯……让我们母女给你母女井……嗯」 感谢作者大大,看完了感觉肉欲升腾,是一部不错的手枪文,看了大大的两篇文,都是这种即堕成母猪肉便器的类型,肉戏还很足,基本就是开篇就肏,很对胃口,希望能多写点,谢谢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2319.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