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血雨沁芳】 第二章 断壁残垣中的狼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6671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
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胡雨洛从娘那里软磨硬泡要来袖中双剑和对应武功双花刺的时候,还请往来
运菜送粮的小哥帮她买了一本“剑谱”。

  里面记载的并非武功,而是流传于民间的一些兵器图解,主要是各种宝剑。

  那本册子早被她翻烂,上面起码画了四十多种剑,每一款都被她牢牢记在心
里。

  但没有一把和叶飘零的剑相似。

  他的剑没有鞘,二指多宽,长近四尺,若不是个高,别在腰间都要担心拖在
地上。不过他背后衣领有个挂夹,多半不需要骑马的时候就会斜负在身。

  不仅没有鞘,那把剑也没有剑格、剑首,更不要说剑穗,剑缑的白绳都已被
掌心握黄。

  但剑锋很锐,轻轻松松就能贯穿任何人的咽喉。

  一如她之前所见。

  这并非她此前少女幻梦中出现过的英俊剑客。

  唯一符合的,大概就只有英俊这一样。

  可那是她的恩公,她此刻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念及此处,她忍不住调整了一下位置,顾不得什么礼数羞耻,往他怀中贴得
更紧。

  那匹伤马遭了暗算,已不能再骑,胡雨洛别无选择,只能与叶飘零共乘他那
匹黄骠马。

  马儿并未起跑,四蹄慢抬轻放,去的,也并非胡雨洛想要的方向。

  默默听她讲完昨夜的境遇后,叶飘零呼哨一声叫来自己的马,对她说了两个
字。

  “上来。”

  胡雨洛点点头,飞快捡起那两把短剑收好,才忍着面上阵阵涌起的热浪,坐
到了他的身前。

  没走几步,她便惊呼道:“恩公,这……这是回去的路。”

  “我知道。”

  胡雨洛的心登时沉了下去,莫非……自己错信了歹人?

  “那边,很可能还有天罗地网在等着咱们。”

  她屏住呼吸,出言提醒。

  叶飘零淡淡道:“是等着你。”

  “这有何不同?”

  “只为等你,便都是些不足挂齿的杂碎。为了他们,丢下灭你满门的线索不
看,你舍得么?”

  胡雨洛一怔,“可……双拳难敌四手……”

  “我用剑,不用拳。我师弟拳法还算不错,他都不至于难敌四手这般不济。”

  “我是说他们人多势众,恩公此去,毕竟还是危险。”

  “你觉得危险,可以在门外等着。”叶飘零语调依旧平平淡淡,不徐不疾,
“我本也不是专为救你来的。”

  胡雨洛只好闭紧嘴巴,不再多言。

  这条命都是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即便再丢进去,她又有何可怨天尤人。

  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习武不精。

  快到山庄时,叶飘零勒停马匹,抬脚下来,仰头看她,道:“你倒是镇定。
方才讲你经历,也不见掉泪。”

  胡雨洛跟着下马,低头道:“我哭过,不见用处,也救不了我的爹娘姐姐。”

  他微微一笑,拍拍马臀,让马儿信步吃草,往卧虎山庄大门走去,“跟着我,
莫要离开太远。”

  “嗯。”她跟上去,抬眼望了望大门顶上歪歪扭扭几乎掉落的匾额。

  卧虎山庄四字,已被熏黑了一半。

  照壁上浮雕猛虎仍旧栩栩如生,作势欲扑,仿佛势不可挡。

  可实际上,它什么也没能挡住。

  刚绕过去走入前院,胡雨洛就浑身一颤。

  两个蒙面人齐齐回头,一个拿着一双虎头钩,一个提着杆梨花枪,一见胡雨
洛被护在叶飘零身后,互望一眼,同时踏步分开,犄角夹攻过来。

  叶飘零轻轻一拍腰带,那柄奇形长剑微微一晃,被他缓缓抽出。

  拔剑的功夫,枪尖已抖出数点寒星,扑面而来。使虎头钩的则就地一滚,剪
刀一样铰向叶飘零双腿。

  胡雨洛惊叫一声小心,双手握住短剑就想帮忙。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眨眼之间,叶飘零弓腰缩肩,向前踏了一大步。

  一脚踩下,打蛇七寸一般钉在双钩交错之结,肩头一顶,扛开了不具锋刃之
枪。

  旋即,寒光一闪,消失。

  胡雨洛的双剑才刚举起,一切就已结束。

  两蓬血雾从破开的脖颈侧面飚飞而起。地滚而来的直接瘫倒,长枪驻地的,
则缓缓顺着枪杆跪下,扑通一声,四肢抽搐,眼见也是不活了。

  叶飘零没有收剑,在两具尸体上擦了擦血,道:“跟紧些,你先前骑马出来,
怕是打草惊蛇了。”

  胡雨洛应了一声,胸中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开口,踩过脚下两滩血泊时,甚
至还有些恍惚。

  这两个蒙面人方才那一招夹攻,她坐下苦思冥想一天也想不出除了后退躲避
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可叶飘零只用了一剑,就割断了两人的脖子。

  毫发无伤。

  先前被带回来的恐惧,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复仇的希望,就此在心底萌芽。

  踏过幽静的小道,穿入大院,血腥混着烟气扑鼻而来,胡雨洛抿紧嘴唇,只
盯着叶飘零宽阔的脊梁,不愿再看此间的情景。

  每一眼,都会令她心如刀割。

  但叶飘零看得很仔细。

  他走到凉亭那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胡夫人李氏的尸身,用剑拨开头发,道
:“你娘撞柱自尽,还被如此作践,来人与你家,似是有深仇大恨。”

  胡雨洛压下鼻后酸楚,轻声道:“我不知道。爹爹平日性情豪爽,除了女色
之事德行有亏,其余风评尚可。至少我没听过什么人与爹爹有仇。”

  “你深居闺房,想必胡镇山这个名字,也没听过。”

  胡雨洛大惑不解,道:“我先前也听人说起胡镇山,那人是谁?”

  “是昔年猛虎寨的二当家,开天掌胡镇山。”叶飘零离开凉亭,走到横七竖
八的女尸身边,“哪个是你姐姐?”

  胡雨洛忍着胸中苦闷,上前指认。

  他过去蹲下,伸手将她姐姐裸尸翻转过来,细细观察一番,接着起身,看向
胡啸天被砍头的地方,过去端详片刻,道:“他们用你姐姐和母亲,向你爹逼问
了什么。你家中藏着的秘密,也不知你爹最后守住了没有。”

  “什、什么秘密?”

  “你都不知道,我如何能知道。”叶飘零观望一番,道,“你爹有书房么?”

  “有。”

  “带我去看看。”

  胡雨洛带路过去,此时心中才隐隐觉得不安。为何爹爹大字不识几个,偏偏
设了一处书房?为何正院占地广阔,书房却在偏院角落?为何家中四处起火,唯
有书房这边,连一点焦黑都不曾有过?

  莫非,她爹爹身上当真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胡镇山,难道才是爹爹真
正的名字?

  越想越是心惊,身后破败焦黑的断壁残垣,忽然间仿佛盘桓着无数妖魔鬼怪,
正等着将她生吞活剥。

  叶飘零瞄一眼书房门扇,道:“你退后些。”

  胡雨洛不懂为何,但此刻言听计从,乖乖往后退开。

  旋即,他踏上一步,忽然一剑刺出。

  他那把剑果然极为锋利,好似还加了真气,刺入木门竟如穿豆腐般无声无息。

  门内立刻便传出一声惊愕无比的惨叫,一片血红,喷在雕花格扇的窗户纸上。

  剑刃抽回,里面一具尸体将门压开,滚落出来。

  胡雨洛瞠目结舌,百思不得其解,这人到底是如何猜出,直棂窗下门板后,
竟蹲着一个埋伏。

  不料,埋伏还不止一人。

  门扇刚被顶开,一道剑光就从另一扇门后飞出,咔嚓嚓破开一片碎木,直取
叶飘零喉头。

  叶飘零侧目一瞥,也是一剑刺出,直取对方喉头。

  那柄剑尚未抵达他的脖子,他的剑,就已洞穿了那人的咽喉。

  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剑长,也因为快。

  快到胡雨洛的眼睛都没有反应过来。

  她想要惊呼的那声小心才漏出一个字,叶飘零的剑,都已从那人脖子上抽了
出来。

  倒下之前,那人圆瞪双目,想要将剑锋再推进几寸。至少,碰一碰他的皮。

  叶飘零却已不再看他,身子一侧,从旁走了进去。

  咳的一声,那人喷出一口猩红,这才带着满面不甘,软软倒下。

  胡雨洛看着自己手中颤抖的短剑,突然觉得,这两把东西就像玩具一般滑稽。

  “先别进来。”

  她正要迈步,就听书房内传来叶飘零一声警告。

  紧接着,咔嚓咔嚓响声大作,无数碎木纷飞。

  叶飘零倒纵而出,顺势将她一扯,往后甩开。

  胡雨洛连退七、八步,出脚往后狠狠一蹬,才勉强站住。

  一个身穿油亮藤甲竹盔,双手持柄精钢斩马大刀的壮汉破墙而出,怒道:
“哪里来的小贼!胆敢坏我们如意楼的大事!”

  胡雨洛浑身一震,骇然变色。

  她虽未出江湖,倒也听过几句如意楼的传说。所知不多,但前阵子刚听爹爹
提过,长吁短叹,说是个开罪不起的大帮派,须得仔细筹谋,讨好应对。

  难道就是因为应对不佳,才惹来杀身灭门的惨祸?

  叶飘零听到这句,缓缓举起长剑,忽的冷笑一声。

  胡雨洛看不到他的正面,可仅这一声冷笑,就叫她通体发寒,好似于这断壁
残垣之前,听到了凶残狼群的长嗥。

  “你到底是谁,报上名来!爷爷刀下,从不斩无名之鬼!”

  叶飘零没有回答。

  他冲了过去。

  那大汉长啸一声,双手握刀抡圆劈下,罡风激荡,将地上沙石吹起飞扬。

  但叶飘零躲开了。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身子一侧,贴着刀刃滑过。

  他掌中那柄狭长奇剑,这次并未贯穿大汉的咽喉,而是刺入了他的眼窝。

  前目进,后脑出。

  拔剑的时候,胡雨洛仿佛听到了剑刃与头骨摩擦的声音。

  踩着倒下的壮硕尸体,叶飘零从腰带中摸出一块小小砥石,一边在锋锷上打
磨,一边道:“你进去找找吧,里面没有人了。”

  胡雨洛走近几步,将信将疑道:“当真没人了?”

  “当真。”

  她吞口唾沫,又问道:“我该在里面找什么?”

  “找你家被灭门的理由。”叶飘零专注地盯着自己的剑,“他们既然留了人
在这边埋伏,还有个身手不错的,说明并没拿到想要的东西。你是他女儿,他藏
的东西,你来找。”

  胡雨洛只能点头,快步走进已经乱七八糟的书房。

  迈过尸体的时候,她已经感觉不到紧张或恐惧,皱眉扭头问了一句,“你为
何不留个活口逼问一下?”

  “我不擅长逼问。”叶飘零淡淡道,“也不擅长留活口。”

  “恩公,你……你平常还是应当多笑笑,你不笑的时候,实在是有些吓人。”

  明知道此时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可胡雨洛就是没能忍住,走到门内,背对着
他丢下这句,便匆匆翻找去了。

  她家认字最多的就是姐姐,其次是她,娘勉强能读千字文,爹则就会写个名
字,这书房平日连丫鬟都不怎么来打扫,里面甚小,根本没什么藏下密室的空间。

  暗格到可能有,但轮不到她来找,书房里这些摆设,早都被拆了个稀烂,别
说暗格,连虫子咬出的洞都藏不住。

  文房四宝,砚台没开封,笔上还没墨迹,纸全都比她白,她将里外两间看了
个遍,一筹莫展。

  那些装门面的书,倒是撒了一地。

  来灭门的武人怕也不太识字,只有几本春宫图看着被好好翻过。

  不过其余书册,也都被弄乱,里面若夹着什么,想来难逃对方的搜罗。

  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她蹲下将所有书册收拢,扶起劈成两半的椅子靠墙放稳,
席地而坐,将书一本本拿到椅子上飞快翻阅。

  她不如姐姐性情沉稳,同样被那个收留的老秀才教了三年,姐姐都能写出简
单对子张贴出来,而她看到笔画多的字,就额角抽痛。

  所以她看得颇为吃力。

  可一想到全家死于非命的原因可能就藏在这些书中,她便硬逼着自己一页页
浏览过去。

  一本看完,放下,再拿起一本。

  外面似乎有些动静,但她置若罔闻。

  因为她知道,叶飘零能挡下,她便不必出去,早早将这些东西翻阅完毕找到
线索,他们才能尽快离去。若连他都不能挡下,她横竖也是要死在这里,还有何
处可逃?

  所以她选择继续看下去,尽可能看得快些。

  终于,她从一本佛经中发现了异样。

  她不相信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离了女人便不能活的爹爹会信佛,这佛经的中的
字,也并非全是正常的经文。

  只不过一眼扫过很难发现,她也是匆匆看了几页之后忽然觉得心头狂跳,重
新细读,才察觉到。

  这本佛经中,有好几页并不是应有的内容,但被替换掉的纸张上,写的东西
完全不成章法乱七八糟——乍一读便是如此。

  不懂佛经的人,想必会当成哪家禅师的呓语,被凑巧记录下来而已。

  胡雨洛也不懂佛经,她却懂她的爹。

  她喃喃念诵两句,便找到了其中的门道。

  并不复杂,只不过用同音字做了一层掩饰而已,如,以“吾性善夏凶地结亿”
来替代“五行山下兄弟结义”。一读便能发现,谈不上什么周密手段。

  她迅速将那几页读了一遍,其中有不少字词是附近地界的方言,若是外来人
读,兴许还真能瞒过。

  胡雨洛能读通,可不明白,这一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单看内容,不过是说几个结义兄弟在某年某月某日做了一件大事,将得到的
某物藏在了某地。

  日期与物件都说的语焉不详,地点,她则完全没有听过。

  这附近有叫做断头山的地方么?

  略一思忖,她将那几页扯下塞进嘴里吃掉,佛经还合上丢回书堆,反而把一
本《女论语》揣进怀中,起身往门外走去。

  迈出门外,胡雨洛大吃一惊。

  她专注于翻阅书籍的这段时间,叶飘零竟在外面击杀了许多来犯的蒙面凶徒。

  她心惊胆战粗略一数,歪七扭八倒毙在地的人,足有二十多个。

  而他依旧踩着一具尸体,用砥石磨剑,抬眼一望,道:“找到了么?”

  胡雨洛隔着衣服摸了摸里面那本李代桃僵的册子,定了定神,道:“找到了。”

  叶飘零点了点头,“好。你收着,莫要丢了。咱们走。”

  她略感惊讶,跟过去走了几步,小声道:“就只……如此?”

  “不然?”

  “不问问……我找到了什么?”

  “你家的灭门惨剧,我为何要过问那许多?”

  胡雨洛满心疑惑,“那……那……恩公你……”

  “我早说了,我不是为救你来的。也不是为了救你家的人。”叶飘零扭头一
瞥,道,“我要办的事,如今已办不成了。索性先将你带离这里,安置妥当。”

  “之后呢?”她忽然十分紧张,屏息问道。

  “什么之后?”

  “之后恩公要去往何处?”

  他微笑道:“我自有事情要忙。你放心,若怕仇家找来,我可以将你安顿到
一个他们绝不敢去的地方。只是你在那里,便不能过千金小姐的日子,须得学着
卖力,自己养活自己。”

  胡雨洛将心一横,道:“我若是想报仇呢?”

  “你武功太差,苦练三年也未必是罪魁祸首的对手。”叶飘零略一摇头,
“至于喽罗,我方才已杀了一堆,这些杂碎,杀再多,也无济于事。”

  他呼哨一声,唤马来接,扭头道:“更何况,你连该向谁报仇也不知道。”

  “我……我至少已经拿到了线索。”她捏紧怀里的那本书,回想着佛经里背
下来的内容,颤声说道。

  “那线索若是清楚,你也不会还是这等沮丧面目。”叶飘零扯住缰绳,调转
马头,“上来,有话路上再说。”

  胡雨洛心中茫然,上马之后,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那黄骠马扬蹄狂奔,不多时,便将卧虎山庄远远甩得不见影子。

  又有细雨飘落,奔驰中拂面而来,丝丝微凉。

  她抓紧他结实有力的臂膀,扭脸偷偷打量他腰间那柄隐隐散发出凶煞之气的
无鞘长剑,咬着唇瓣上的血痂,拿定了主意。

  疾驰一阵,远远离了山庄地界。

  时近正午,叶飘零爱惜坐骑,停在一处小河边上,放马吃草,从怀中摸出硬
饼干肉,以河水浇软,撕开小半,递了过来。

  胡雨洛平素虽不算锦衣玉食,吃喝也是专门的厨娘烹饪,一口外软内硬的干
饼就几乎咬不动的咸肉,险些硌松了她小贝壳一样的牙。

  她咬得很用力,一口口咀嚼到几乎没了味道,才舍得咽下。

  不仅是因为饥肠辘辘,也因为她要适应,从此不再是胡二小姐的生活。

  叶飘零吃得很慢,很仔细,不知是有意等她,还是习惯如此。

  等到吃完,胡雨洛去河边跪下,将发辫梳好,捧起清水把脸面与脖颈仔仔细
细洗净。

  叶飘零坐在河滩草上,长剑搁在手边,默默望着,没有催促。

  她梳洗完,将裙裤的腰身仔细拢了拢,好让顺滑的绸缎下,浮现出她结实浑
圆的臀线。

  接着,她侧身看向他,道:“恩公,我可以求你帮我报仇么?”

  他略一沉吟,道:“你家的事情,恐怕背后有个大麻烦。我很怕麻烦。”

  “我只求报仇,不想解决麻烦。你很擅长杀人,不是么?”

  叶飘零笑了笑,“我愿意杀的,可以白干。请我杀的,价码可不便宜。”

  胡雨洛走近他,低头道:“我有我爹身上秘密的线索。他与他的结拜兄弟藏
了一样东西在一个地方,你帮我报仇,那样东西就是你的。”

  他手指轻轻摩挲着剑柄,“不知是什么,也不知在何处,这报酬,未免太虚
了些。”

  “我用自己做定金。”她解开盘扣,拉下领口,亮出红绸肚兜上,一片雪嫩
细腻的颈窝,“除了这个秘密,我这人,报仇之后,也全是你的。为奴为婢,做
牛做马,无怨无悔。”

  “救命之恩本就当以身相许。你岂能再付一次。”叶飘零摇了摇头,起身将
剑斜挂腰间,“整好衣服,上马。”

  胡雨洛胸中愤懑难当,尖声道:“你是不是也怕了那如意楼!”

  他唇角微翘,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有趣的事。

  她积压的情绪再也无法克制,大声道:“那个拿大刀的明明说了如意楼,就
算没有线索,往那个方向去查难道不行么?”

  “不行。”

  “为什么……”她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绝望如雾,灰蒙蒙四面八方涌来,
让她喘不上气。

  “因为那人绝对不是如意楼的属下。”

  “你怎么知道?”胡雨洛抬头,隐约猜到了什么。

  叶飘零拍拍马头,抬腿上去,从马鞍的暗袋摸出了一朵小小的银芙蓉。

  “我就是如意楼的,而我不认识他。”

  胡雨洛听说过如意楼凭银芙蓉为人办事的传闻,心头大乱,更感茫然,“那
……那你来这里……”

  叶飘零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告诉你。其实我赶路数百里,正是来杀你
爹的。若不是有事耽搁,你的杀父仇人,本该是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2299.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