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大奉打更人之青葱】(04)大奉打更人之长公主大意被擒随后发生的小故事【作者:坑尼】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坑尼
字数:8999

       大奉打更人之长公主大意被擒随后发生的小故事

  夜晚,永兴的寝宫中,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如同石头一样站在原地,这些人都
被术法定住了,而寝宫的床上正上演着一幕让人血脉喷张的表演。

  当朝皇帝永兴正抱着一位美人从后面用力输出着,而前面则是一个浑身弥漫
着黑雾的男人正不停地把自己那丑陋的肉棒在那位玉人的芳唇中抽动着,而这位
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的可怜人正是上官惜雪,先帝元景的皇后,可惜这份身份显
然无法在此时保护她反而跟更加激起了两个恶人的欲望,永兴看着上官惜雪的淫
乱姿态,双手握住她丰满浑圆的臀尖,双腿顶进那白皙的玉腿之间,粗壮的下体
用力的顶动着,感受着那柔软的幽谷一波又一波的强烈收缩。

  这番强烈的冲击可苦了身下的上官惜雪,只见她浑身乱颤,浑身香汗淋漓,
连嘴里的肉棒都含不住掉了出去,嘴上更是大声的呻吟了起来「啊……哦……好
陛下……对……就是那样……嗯……顶死我了……我好舒服……啊……好棒……
陛下的……那个……都顶进去了……」伴随着上官惜雪扭动的纤腰,胸前的那一
对玉乳也不断晃动着,永兴则伸出手从其背后转移到前胸,使劲的揉搓着那粉红
色的乳头。

  而另一边的黑莲见此景也不恼,还静静地穿好衣服,嘴角挂着怪笑身影则缓
缓融于黑暗,可惜永兴和上官惜雪激情正欢没有注意,自从上官惜雪被二人第一
次玩弄已经过去了一段时日,这段时间永兴从最开始的愤恨到接受并未花太久,
说到底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只有自己是最重要的,而白日里被国库和新朝的各种琐
碎事烦的不行,晚上就跑到上官惜雪的寝宫与其双修欢好,实现了真正的二十四
小时不休息的真正时间管理者,有时黑莲也会过来,搞得永兴总是不厌其烦的离
开,到现在两人干脆一起。

  「啊……好人……好陛下……你要干死我了……好……好……嗯……快用力
……啊……你好会插……臣妾……每天都要……和你一起……用力……干死臣妾
吧……臣妾的……小穴……好爽……」在经过多日调教后上官惜雪已经彻底被二
人驯服,心理防线崩溃,全身发热在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下,她只能本能的摇摆
着那肥美的丰臀迎合着,沉溺在那高潮中。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包含着愤恨,羞怒又带着一丝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两
人,正在关键处的永兴险些被直接吓的萎了,抬头一看来者正是他妹妹临安的对
头怀庆……「你……你怎么在这?」看到女儿的上官惜雪吓得魂都快飞了,刚才
还沉浸在性爱的欢愉中的她此时连话都无法说利索了。

  「我前几日就觉得母后的状态不对,后来又看见你频频去往母后的寝宫,今
日前来发现殿中侍从都被定住就知道出了大事,不想竟然……说!你这畜生!你
用了什么妖法!」怀庆在发现母亲竟然在和永兴做这种事时只觉得天都塌了,心
中更是无法面对死去的魏公,此时被气得浑身发抖只待眼前这小人说不出个五六
就直接动手。

  而永兴很快从慌张中就平静了下来,下体更是不紧不慢的继续抽插了起来,
嘴上更是挑衅道「嘿,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怀庆啊,怎么?见到母亲在我身下
欢快你也忍不住想要加入进来吗?你若是刚才就此离去我还真是无可奈何,到时
候许七安和监正来此我自然是死路一条,可惜啊,你现在是自投罗网!」

  话音刚落永兴伸手一挥一道黑雾飞向怀庆,嘴角更是带着淫笑,只待将其降
住,来一个别开生面的母女盖饭。

  面对永兴的袭击怀庆不慌不忙,身体绽放一阵金光瞬间驱散了黑雾,身影一
闪已经来到永兴身前,单手将其抓起,另一只手更是直接扯下了永兴的一只手,
一眨眼局势转变,永兴已经如同一条死鱼一样被怀庆抓在手中,断臂的痛处简直
让他发狂,但怀庆的手让他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只能像一只小鸡一样乱动。

  「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把母后变成了这样,但也没关系,等我把你四
肢都打断,有的是时间让你坦白」怀庆说着就准备将永兴彻底废掉,但还没来得
及动身体就僵硬住了,身后还传来一阵阴揣揣的声音「哦?真没想到,大奉的公
主怀庆陛下竟然是四品武夫啊,这个年纪有这般修为真算的身上是旷世奇才,假
以时日定可超越镇北王那个废物,可惜,你今天走不掉了」身后的黑莲缓缓走出,
他早就发现了怀庆的到来,为了引她进来才特意收敛气息遁于阴影处。

  只见他左手抓在怀庆的肩膀上,一道道黑雾如同锁链一样浸入怀庆的身体里,
右手则抓着一个八卦盘「嘿,人宗的东西,难怪你这么有自信,的确,今天若不
是有我在此,这小子还真就是十死无生,可惜啊,怀庆陛下,你中计了」

  听闻此言,怀庆眼中满是绝望,而与那一点点增加的阴冷感相对的则是她那
不断消失的力量,此时她的修为几乎全部消失,就算是个普通成年男子她都未必
抵得过了,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怀庆凤眸一闭便打算咬舌自尽,到时许七安
回来定可侦破此案,旁边的黑莲见状一挥手便彻底定住了怀庆的身体,让其的想
法彻底做空,嘴上威胁道「怀庆陛下想要一死恐怕老夫也没法拦住,只是您不想
想你那可怜的母后吗?死了两个男人,如今女儿又在眼前自寻短见,接下来老夫
又会如何对她呢?」

  听到此话的怀庆彻底绝望,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将愤恨的眼神投向眼
前这个男人。

  「怀庆!你这贱人!你竟敢这么对我!」刚刚被打飞的永兴扭曲地从地上站
了起来,不仅如此,他刚刚断掉的手和地上的鲜血都缓缓地幻化成黑烟重新回到
了他的身体,见到这一幕不仅怀庆吃了一惊,就连黑莲也眯起了双眼心中不知暗
暗的盘算着什么,就在二人愣神的时间,永兴已经彻底恢复了过来,一把冲上前
去把怀庆抓住,双手微微用力撕碎了怀庆的衣物,看着眼前化身为小白羊的怀庆
永兴嘴角流着口水,癫笑着就要扑上去。

  伴随着砰的一声响,刚刚还无法动弹的怀庆竟然抬手一拳将其又一次打飞了
出去,永兴在地上如同滚瓜葫芦一般被打飞了老远,只是在打出这一击后怀庆就
又变回了刚才的木头人。

  再次受到重击的永兴缓缓站起来,但并未如刚才一般准备冲上去尽情的蹂躏
怀庆,只是将阴冷的眼神看向了黑莲,刚刚正是他突然收回力量才让怀庆有了反
击之力。「永兴,你登上了皇位就忘记了自己的位置了吗?你刚才的术法又是什
么?」黑莲嘴上问着身体也走上前去,用手指轻轻地抬起怀庆的下巴,仔细的观
察着这位曾经高高在上如今马上要跌入尘泥之中的长公主,比起她那可以和永兴
一较高下的兄弟,黑莲很久以前就对她很感兴趣了,只是碍于魏渊一直没能得手。

  「没什么,自己偶然悟得的,是在下不知进退了,道首既然有意此女自当由
您来享用」此时的永兴已经冷静下来了,虽然地宗的功法放大了他的情绪,但他
知道此时的自己还没有力量来与眼前这人平起平坐,只能暂时退让,许七安已经
要回来了,此人已经如同墓中枯骨,由他去吧,至于怀庆就更是无所谓了。

  听到永兴此言黑莲满意的点了下头,随后伸手直接将怀庆抱入怀中将其压倒
在地,黑莲之前早已脱下衣服,一条粗糙丑陋的肉棒高高翘起,怀庆只能勉强移
动身体进行小幅度的抗议,「呜……你滚开。」仿佛从嗓子眼里挤出的声音代表
着她最后的矜持,她不愿意失身于眼前这样的邪宗道首,就算真的要与人结合至
少也是许七安那样的,此时若不是母后在他们手上她刚刚就直接咬舌自尽了。

  黑莲用双手死死的抱住那丰润的翘臀,将那丑陋的肉棒不断的在怀庆那紧闭
的大腿根部耸动着,把怀庆修长的美腿涂的满是粘液,随着他的蠕动怀庆那一对
浑圆饱满如玉的双乳也随之晃动,小巧粉嫩的乳头充满了诱惑,引动了黑莲的欲
望,他张口将玉乳含在嘴中用力的吸吮着。此时的怀庆浑身上下只剩下衣物的碎
片,双乳带着黑莲留下的口水配上她那倔强高傲的表情彻底引动了一旁永兴的欲
望,他只感觉下体胀得发痛,但碍于黑莲他只能把目标转向趴在一旁的上官惜雪,
这个可怜的女人还没从事情发生的惊讶中缓过来,只知道愕然的趴在地上,这是
被永兴突然抓住双腿拖过去时才反应过来,但这并不能带来什么改变,她只能小
声的哀求着永兴求他救救自己的女儿,只可惜永兴不提之前被怀庆打了个半死,
就单单是眼前的黑莲就让他毫无办法。

  在听到上官惜雪的哀求后并未有什么反应,只是不耐的摇了摇头,便直接咬
住了眼前佳人的芳唇,双手从脚踝开始抚摸着她的美腿,然后将其猛的分开,随
后再次将那丑陋的肉棒对准了美穴,但在摩擦几下后永兴忽然改变了主意,他翻
过上官惜雪的身体让她趴在地上然后紧紧的固定住,随后挺起肉棒便向那从未有
过来客的菊门挤去,粉红娇嫩的菊穴初逢此等恶客哪里经受得住,「啊……疼…
…陛下别这样……那里脏……」即使已经被彻底洗脑,但菊门的疼痛还是让上官
惜雪反应很大,女儿即将被淫辱,自己也在这里被用如此羞耻的方式让一个男人
发泄欲望。

  「你说过你爱我的,你没有选择权,怀庆我救不了她,你乖乖的,我会轻点
的」永兴说着就继续入侵眼前这位璧人的菊穴,紧紧的菊壁努力的阻止着这位外
来者,几乎要夹断他的肉棒,再加上眼前这位曾经的皇后,自己父亲的女人,魏
渊的红颜知己,如今趴在地上被自己给菊穴开苞,想到这里,永兴兴奋地像一头
发狂的野兽,顾不得上官惜雪的呻吟直接全根顶了进去。「啊!别……疼啊……
陛下请怜惜……嗯……停一下」在这身心俱受到重创的夜晚,上官惜雪只能痛苦
的呻吟着,请求身后的男人,不,是请求命运能够温柔对她。

  永兴抵抗着肠壁巨大的阻力在上官惜雪的体内缓缓地抽插着,并不断用邪法
来增加上官惜雪的情欲,很快,痛苦转为了浴火,虽然担心自己的女儿,但在这
猛烈的冲击下很快就抛之脑后了,「啊……啊……啊……陛下……似乎开始舒服
……起来了……您慢些……别那么用力……啊……」

  「啊!」一声惨痛的呻吟吸引了二人的注意力,就在永兴和上官惜雪渐入佳
境这个时刻,黑莲终于不再满足于前戏,将那丑陋的肉棒插入了怀庆的嫩穴,伴
随鲜血的流出宣布着怀庆处子彻底消失了,雪白柔软的诱人胴体被黑脸狠狠地压
在地上,缓缓地抽动着,白嫩的双乳满是红色的吻痕,似乎是为了听一听大奉的
长公主在床上会发出什么声音摆出什么姿态,黑莲悄悄地解开了一部分禁止让怀
庆能够基本掌控身体,但这并无法改变她的命运,与上官惜雪不同,因为怀庆本
身修为不低,黑莲没办法彻底将其洗脑或是将其直接变成淫娃荡妇,只能不断的
唤起怀庆本身的情欲,但本是处子的怀庆哪里经受过这般刺激。

  怀庆无力的躺在地上,任由黑莲亲吻自己的粉颈,揉捏自己丰硕的胸部,口
里呻吟着「你……走开……不!别……」怀庆努力的扭动着玉体想要摆脱眼前这
个男人,可是纤腰和玉臀都各自被一只大手抓住,不断的抚摸着,让她无法挣扎。

  黑莲看着处女血染红了白嫩的阴部和自己的肉棒,并不着急,只是不断缓缓
地抽动着,感受着怀庆那紧密的小穴为他带来的销魂蚀骨的触感,但怀庆没有一
丝配合甚至还在不断试图摆脱他的动作让他心中暗暗不爽,「没办法,这一粒药
本来是给洛玉衡准备的,不过今天用在长公主身上也不算委屈了它」说着就从手
上变出一颗药然后直接送进了怀庆的嘴中,怀庆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吞咽了下去。
「好好感受一下吧,这药可是我废了老大功夫才弄出来的,别说是你,就算是天
宗那群没感情的木头吃了下去也忍耐不住」黑脸一边淫笑着一边解开了怀庆身上
的禁制,丝毫不担心怀庆是否会反击,脑中则会想起了几年前在郊外碰到天宗冰
夷元君被他抓住,在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其吃了一粒药丸,结果不到一刻对方便
从一个冰山变成了比教坊司的女人还要骚弄得样子,直到现在对方还仍会时不时
来找自己欢好。

  怀庆在感到自己修为恢复后立刻就想反击然后找机会逃跑,结果手刚抬起就
已经软倒在地,刚刚吃下的药丸如同一团火在自己的身体里燃烧了起来,只得再
次跪坐在地上微微张着性感诱人的红唇喘气,黑莲则起身看戏,甚至示意永兴也
暂且停下陪他一同观看大奉长公主即将为他们献上的表演。

  没过一会怀庆就已经彻底神志不清,丝毫不顾及眼前两个仇敌,忘我的将素
手揉捏起了自己那丰硕的玉乳,手指轻轻抚摸着那粉色的蓓蕾,「啊……好热!
水,请给我点水」因为黑莲的药,怀庆浑身燥热,雪白如玉的肌肤也隐隐反射出
粉色,两条玉腿不断交织在一起摩擦着,身边的两个男人看到这情景胯下肉棒忍
不住高高耸起,黑莲更是直接走上前去「嘿嘿,公主陛下,水是没有,但这个应
该能缓解你的状况」说着直接将巨棒贴在怀庆的脸上。

  此时的怀庆在也没有了平时的样子,脸上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直接将巨棒
纳入口中细细舔弄起来,但感受到口中火热之物,下体更加瘙痒难耐,淫水更是
直接打湿了大腿根部,轻轻的将口中肉棒吐出,跪在地上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身前
这个男人。而黑莲在经历这起起伏伏的一晚后也不愿再忍,,直接蹲下身将身下
美人抱起,然后挺棒而入,而怀庆只感觉自己的蜜穴被一根滚烫的肉棒刺穿,虽
然难免有一丝痛感,但那挥之不尽的燥热总算是得到缓解,娇躯悬空的怀庆只能
赶紧用手抱紧黑莲的脖子,美腿更是直接夹紧了黑莲的腰防止自己掉落下去。

  而黑莲在感觉到怀庆那湿润的小穴再没有一丝顾虑,挺起肉棒在怀庆的小穴
中大力抽插起来,而且伴随着抽插,身体也抱着怀庆走了起来,每走一下大肉棒
就狠狠的顶一下怀庆蜜穴的深处,每次退出都会把怀庆怀庆粉红的嫩肉和粘绸温
热的淫水带出。「嗯啊……好爽啊……好人……啊……再重一点……啊啊……」
怀庆被这排山倒海般的快感冲击的几乎要昏过去,口中不断发出愉悦的呻吟。

  旁边的永兴见到此景只感觉下身硬的要爆炸了,但苦于插不上手,只得回头
将上官惜雪抱了过来,学着黑莲的姿势,也将上官惜雪抱起来重重的抽插了起来,
更是一步步走了过去,让上官惜雪和怀庆两位美人的身体靠在一起,两人那圆润
的美臀紧紧的贴在一起,伴随着两个男人的抽插不断颤抖着,永兴伸出一只手揉
捏着上官惜雪的巨乳,上官惜雪则挺着圆臀努力的迎合着永兴的抽插,脸上不断
浮现出迷醉的神情「啊……好爽……陛下,你今天好猛……比之前任何时候还要
厉害……」上官惜雪在这大力的抽插下只感觉灵魂都升腾起来,一股股美妙的感
觉冲击着她的大脑,再也顾不上身后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的女儿大声的淫叫起来
「啊……陛下……你太会插了……嗯啊……啊……妾身……好酥麻……好爽……
啊……」而听到身后母亲的淫叫的怀庆虽然恢复了一点神志,但在黑莲的抽插下
也不甘示弱的呻吟着「啊……嗯……你这老淫贼……玩死我了……啊……好舒服
……啊……太深了……真好……啊……啊……你这样玩弄我……我以后……会不
行的……啊……」听到怀庆的呻吟,黑莲则是嘿嘿一笑「以后老夫自然随时来满
足公主的需求,就算老夫不在,不是还有你的皇帝陛下呢嘛」说着给永兴一个眼
神,永兴则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放下怀中的上官惜雪,走过去和黑莲换了个位
置,这回两人则是将这对母女转了过去,让两人跪立在地上,然后将二人贴在一
起,一对玉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两双堪称当世顶尖的巨乳贴在一起上下摩擦滑动
着然后两人同时挺枪而入,「嗯……」伴随着二人的插入,两女同时发出了淫乱
的呻吟,「怎么样?老夫的鸡巴跟你的陛下比怎么样?在女儿面前被插成这样,
元景恐怕是要气死了!哈哈」黑莲一边抱着上官惜雪努力的抽插一边出言调笑,
同时还抽出一只手不断的拍打着她的玉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嗯……别说那
种话……啊……当然是陛下的更好……你的……啊……根本就比不上他……」被
插的不稳的上官惜雪只能抓住女儿的手才能不直接趴在地上。

  只可惜此时的怀庆已经无心关心自己的母后了,终于得偿所愿的永兴一上来
就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下都把大肉棒顶在在最深处,「我终于干到你了,皇兄
的鸡巴大不大?快说!」永兴抱着少女那丰满的玉乳,感受着她那浑圆如满月的
丰腴美臀,柔弱无骨的肌肤触感,这一切都让他无法忍耐,上下摇动,让自己的
大肉棒一下又一下的在怀庆的小穴里冲撞,带出更多的春水。

  而此时药效已经完全发作,「啊……啊……你……我要来了……啊……用力
……狠狠地干我吧……啊……」怀庆的头脑浑然一片,只觉得随着男人肉棒的抽
插带来了无穷的快感,口中胡乱的呻吟着,俏脸和娇躯颤抖个不停,猛摆着自己
的美臀迎合着永兴的大鸡巴对她的小穴猛烈的抽插,爽得永兴每一下都见他的大
龟头深深的插入怀庆的花蕊中,「啊……好人……你真会干……插死我的小穴了
……干的妹妹爽死了……啊……美死了……再干深一点……干死我吧……」听到
怀庆的话语,永兴更加涌起了力量,大鸡巴在怀庆的小穴了抽插着,怀庆彻底失
去了方寸,随着娇躯急促的颤抖,达到了最高峰。

  看着缓缓失去力气倒在地上的怀庆,永兴随手撸了几把,便准备俯身再战,
然而正在和上官惜雪欢好的黑莲赶忙说道「先别忙着那小浪蹄子了,那药效长的
很,就算过去,以后你只要招招手那丫头也会乖乖地趴下去,还是先跟老夫一起
摆平这骚货吧」

  原来黑莲到底是不再年轻,今天的上官惜雪又因为女儿格外持久,开始还能
杀的难分难解,可时间一长就有点撑不住了,看到永兴这边结束赶忙叫他一起,
说着把上官惜雪转了过来,然后直接抱起来插,而永兴虽有意继续和怀庆探讨兄
妹人伦,但既然黑莲有邀他也不好拒绝,特别是随着怀庆被抱起而暴露出的粉嫩
的小菊花他就更忍不住了。

  永兴走到上官惜雪身后,掰开两块臀肉,将肉棒对准护花一寸寸深入,狠狠
地顶了进去,当永兴的腹部与上官惜雪的玉臀紧紧贴在一起时,两种不同的刺激
让上官惜雪舒服的发狂,前后同时被插那种酥麻痛处交织在一起,尽管之前已经
被永兴开了后面,但同时与两人这般纠缠还是第一次,用力的扭动着美臀,发出
动人的呻吟「啊……陛下……你慢点……臣妾受不住……人家那里才刚刚……啊
……被你……啊……天啊……两根一起……啊……美死我了……啊……两位好人
……插得……我……啊……好爽……被干死了……啊……」看着曾经可望不可及
的皇后陛下在自己怀里不停地淫叫着,两个男人更加难忍,同时将肉棒更剧烈的
抽插着,「嘿,果然还是双插来的刺激啊,要不一会再一起去满足一下咱们大奉
大名鼎鼎的长公主啊?」永兴淫笑着,同时毫不留情的插动着上官惜雪的菊花:
「不行了,这骚货快把老夫榨干了,那丫头还是留给你这个自家人享用吧,许七
安马上回来,监正那老东西心里又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可不觉得咱们能瞒得住他」
一边说着,黑莲一边飞速抽动着肉棒,每一次都顶入最深处。

  听到黑莲的拒绝永兴也没太失望,本来他就不愿意和这糟老头子分享美人,
而此时的上官惜雪已经快到极限了,只见她眉眼泛白,樱唇半开,不停扭动着玉
臀,用娴熟的姿势迎合着两人的抽插,期盼着两根肉棒能插得更深,圣洁的玉容
充满了淫媚的表情,大声的呻吟个不停,「啊……好舒服……好……爽死了……
你们……干死妾身了……啊……我要……啊……要到了……」伴随着上官惜雪高
昂的淫叫,体内的热流鱼贯而出,而永兴和黑莲也在一阵猛烈的抽插中将滚烫的
精液射在了上官惜雪俩穴的最深处。

  激情过后,黑莲匆忙离去,虽然感觉有些不对但并未在意,而永兴则跨过已
经失去意识的上官惜雪,因为此时还有另一位美人在等待着他,此时的怀庆已经
恢复了体力,但药效却仍然在发作,虽然刚刚的欢爱让其有所缓解,但仍然浑身
瘙痒难耐,此时那张俏脸上充满了情欲和渴求,手指也不断插入自己的小穴。

  「好妹妹,哥哥来帮你了」说着,永兴就走上前去,将再度起立的大肉棒放
在怀庆的两腿之间,怀庆虽然恢复了点神志,但还是根本无法抵抗,只能欲拒还
迎的轻轻推动永兴的胸膛,可惜她这点力气只能算是调情,而永兴则趁此时将大
龟头分开怀庆那紧凑的嫩穴,然后缓缓地将大肉棒顶根插入,「啊……好涨……」

  怀庆用幽怨的眼神看着身前这个男人,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刚刚的破瓜
之痛已经过去,今夜总归是无法挽回了,再加上母亲在永兴手上,自己药效未过,
回身燥热无比,只好屈身于此贼了,而听黑莲的话说此药会在今后时不时发作,
想来只能等自己晋升三品后或有别的法子。

  想通后的怀庆也不再矜持,很快就沉沦在永兴的攻势下,被插的满面红霞,
随着永兴一下又一下的重重的顶在她花心而高声娇呼「啊……你的好大……我的
那里……啊……被顶到了……嗯……好深……好硬啊……」而永兴感受到怀中玉
人终于有些屈服了,不禁得意的耸动着下体,享受着这位大奉明珠的绝美小穴,
低头去吻,果然被怀庆主动吻住,热情的回应着他的激情,而怀庆的下体随着永
兴的抽插不都收紧,努力的迎合着身前这个男人,很快就被这股快感冲击得无法
自持,「啊……啊……好舒服……嗯……好哥哥……啊……你插得妹妹舒服死了
……啊……好酥……嗯……别磨……啊……爽死妹妹了……」怀庆的嫩穴紧紧的
包含着永兴的大鸡巴,同时永兴则低头用舌头挑逗着怀庆那挺翘的粉嫩葡萄,欣
赏着怀庆失魂的样子。

  「啊……陛下……好哥哥……哦……再快点……用力干……啊……妹妹要你
……啊……干死我吧……我需要你……嗯……」怀庆一边淫叫着一边努力扭动翘
臀迎合着永兴的冲击,永兴直到怀庆又要到了,于是更加卖力的抽动着他的大鸡
巴,为怀中的美人带来更多的快感。「啊……好哥哥……用力……啊……啊……
妹妹好舒服……啊……再深一点……嗯……要……要泄了……要……要泄给哥哥
了……啊……干死妹妹了……」一阵滚烫的淫水从怀庆体内喷涌而出,烫得永兴
的大鸡巴酥麻不已,只能将大龟头不断顶进怀庆的花心,然后毫无保留的将大股
滚烫的精液射进怀庆的子宫中,完全顾不得怀庆怀孕这种问题。

  高潮过后,两人相拥片刻,怀庆只是静静的趴在永兴怀中,小手无意识的上
下游走着,永兴则欣赏着那冰冷高傲的怀庆在他怀中的这副小女儿姿态,「唉…
…让我起来」歇息了一会恢复体力了的怀庆苦涩的对永兴说道。

  永兴闻言也并未阻拦,只是静静的看着怀庆梳理起身,怀庆的衣服都被撕碎
了,此时只能穿上上官惜雪的衣服,但上官惜雪为了取悦永兴,今晚穿的衣服更
偏向与情趣类,但怀庆并未多在意,倒不如说她内心此时已经是一团乱麻了,只
想赶紧回到自己的床上好好睡一觉,期待这一晚只是一场噩梦。

  但永兴并不打算就这样翻页,「长公主陛下,你可不要忘了今夜发生了什么,
对你那好朋友许七安可要守口如瓶啊,不玩一旦有个万一,不光你母后,就是你
那好弟弟炎王,也一样走不掉,倘若眹以后身体劳累,还请妹妹来为皇兄好好治
疗一番啊」听到永兴此言,怀庆只是抛下一句知道了就匆忙离去,但眼泪早已经
偷偷的划过脸庞

  总算是写完了,本人虽然喜欢看别的ntr 作品,但到自己写莫名的有种越写
越生气的感觉,特别是黑莲这个角色,越写越觉得恶心,而且怀庆这个人设着实
是难写

  下一章可能先不写打更人同人了,而是改写恋爱游戏的同人,纯爱,不牛头
人,我非常喜欢渡边彻的人设,本来还有个大兄弟已经写了一篇同人了,但是苦
苦等候就是不出下集,无奈,本人就准备自己操刀子上了,当然也有可能继续写
打更人,看情况吧 一直在找这篇后续,多谢圆梦 作者大大写的不错啊,只不过感觉发错区了,发到原创区比武侠区要好的多,这边现在不咋样。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2169.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