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美妻淫妓】(买车小篇)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美妻淫妓】(买车小篇)

作者:绿野(我的笔名)
2013/07/01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原创:是
字数统计:6897

***********************************

  这篇文章,仅献给爱好绿帽,与享受绿帽的同好们。

  美妻淫妓一直是我钟爱的文章之一,可以作者已经停更了,于是写一篇外传
纪念此篇靓文。

***********************************

    
  相信在看我文章的朋友里,大多数都认识我,并知道我叫天夫,还有我的老
婆叫阿玲。

  很久没出来和大伙儿分享我和老婆近来的故事,真是不好意思,今儿我就和
大伙儿讲一段,我和妻子、妈妈、还有爸爸买车的故事。

  说起买车,相信大伙的目的大多相同,无非是出行方便,偶尔出去自驾游什
么的,再来就是哥们为了泡妞,买车好载妹子。

  然而我买车的目的则和普通的人不大一样,我买车的目的,是为了不让我的
老婆和我的妈妈不被公车色狼们骚扰。

  说来大家可能不相信,这普天下这么多女人,为啥色狼们就唯独爱往我老婆
和我妈妈的身边挤呢?

  其实呢,也不怪那些色狼们,要怪还得怪我老婆、和我的妈妈太显眼,太出
挑,站在一群女人堆里,总是那样的出类拔萃,能让人第一眼发现她们。

  我和妻子、爸爸、妈妈家住在小镇子上,爷爷住在离镇子几十里地外的农村,
逢年过节的我和老婆、还有爸爸妈妈都少不了会去农村看望爷爷,妈妈则是隔三
差五的就去照顾爷爷。

  记得小时候,去爷爷住的村子,爸爸都是骑自行车带我,稍微长大一点后,
小镇和村子连上了公路,有了客车,于是父母便带我坐客车去爷爷那儿。

  然而悲惨的是,自从妈妈坐上了客车以后,她便成了这趟条线上出了名的公
共汽车。

  还记得那年我上高中,和妈妈、爸爸拎着大包小包的去村里探望爷爷。

  过年,去村里的人特别的多,还没走到站台,便看见一片黑压压的人群。

  等走近了,发现站台上的人大多提着大包小包,像是与我们一样回家探亲,
而还有几小撮人,不,应该说是几小撮男人,他们4、5个成群,不声不响的站
在站台的边上,贼眉鼠眼的瞄着站台上等车的人,样子好像是小偷。

  当我们来到站台,穿着从城里买来的洋装套裙,肉色的丝袜,身材婀娜,脸
蛋绝美的妈妈立即便成为了他们目光的焦点,并不怀好意的坏笑起来,挪动身子,
纷纷向我们这边聚拢过来。

  这时的妈妈似乎也发现了他们,她的脸上霎时间闪过了一丝不安和忧虑,之
后,妈妈又下意识的望了我和爸爸一眼,好像心里在犹豫着什么。

  车来了,人群蜂拥着冲向客车,这阵势,简直像巨浪拍击岩石一般。

  我、妈妈、爸爸随着人群,不由自主的往客车挤去。

  就在此刻,刚才一直盯着妈妈的几个男人已经围到她的身边,有两个男人一
左一右一把将妈妈的胳膊架了起来,后面的一人则是过分的把手按在了妈妈的肉
臀上面,并撩起了妈妈的裙摆,让她光着只穿着肉色裤袜的屁股,把她往前推着,
妈妈似乎用力的挣扎了两下,但是很快的,她就被身边的男人给制服住了,原本
走在妈妈身前,像是给一行人开路的男人这时回过了身,他揪起妈妈的衣领用力
一扯,瞬时间将妈妈的衣领扯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胸罩,妈妈身子急扭,却挣
脱不开几个男人挟持,男人的嘴角挂着淫邪的微笑,跟着他拉下了妈妈的胸罩,
并用两根手指一捏揪住了妈妈的乳头,生生的向外拉长,将妈妈往车上拖去。

  这时的妈妈似乎已知道接下去要发生的事情,只听见她奋力的回过头对我和
爸爸喊道:「小天,这车人太多了,你和爸爸要是挤不上,就坐下一班车。」

  由于人太多的关系,爸爸的个子矮,所以只听见前面妈妈传过来的声音,而
我却真真实实的看见了她正遭受着色狼们的凌辱。

  好不容易,我和爸爸都挤上了公交,妈妈已经被色狼们拥到前排。

  他们似乎从刚才就在等着这一刻,他们把妈妈放在座位上,解开了妈妈的上
衣,拔下她的胸罩,撩起她的裙子,撕开她裤袜的裆部,最后拨开她的内裤,强
迫着分开她的双腿,使她无毛的肉屄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一众人的视线之下。

  只见妈妈的肉屄上,赫然写着「公共汽车」四个大字,大字的墨迹不像是新
的,似乎已有一段时日了。

  一个男人二话不说,他迫不及待的骑到了妈妈的身上,道:「说好了早上到
的,怎么这时才来。」

  妈妈没有回答男人的问话,半羞半怨,又似无奈,抬头看见身边陌生的乘客,
都瞧着自己,不由得满面通红,双手无力的抱住压着她的男人的粗腰,穿着肉色
丝袜的双脚缠着男人的屁股,肉臀一颠一颠的承受着男人的抽插。

  「大过年的还跟只母猪似的要男人。」

  「啊呀,这不是……不是老孙家的儿媳妇嘛?难道她就是那……那个公共汽
车?」

  「听说她以前是在大城里教书的,看来这大城里来的婊子就是做的出。」

  「你看,你看,还挺兴奋似的,真不要脸。」

  几个乡村妇女窃窃私语,眼睛不时的偷偷的瞄向妈妈,但又立即似触电般的
害羞的躲向一边,似生怕身边的男人也看低了她们一般。

  这时的妈妈已经不光被一个男人肏着,她的身子被抱了起来,然后好像一块
三明治般的夹在了两个男人的中间,身下的肉屄和屁眼,同时的塞满了鸡巴,两
个男人的卵蛋随着身体冲击的力度,把妈妈的肉臀撞的「啪啪」直响。

  妈妈似乎再也无法克制般的发出了呻吟,她的淫叫在车厢里回荡著,直传入
了我和爸爸的耳朵里面,爸爸道:「这声音是不是你妈的?她在干嘛?」

  那时的爸爸和我一起站在车头,他哪里知道车尾的妈妈正被人狠狠的干着。

  而我则不想爸爸伤心,于是对他道:「不知道,大概在找我们。」

  爸爸「嗯」了一声,似乎同意了我的看法,跟着他踮起脚尖,对着车的那头
喊了一声,似想告诉妈妈,我们在车头的位置。

  可是爸爸的话音刚落,被人卖力干着的妈妈却立即闭上了嘴,她似乎没料到
我们也上了车,紧接着几个男人戏谑的笑声便传了过来。

  再看车尾的妈妈,刚才爸爸的喊话声,似让她原本就很紧张的心情提到了嗓
子眼,她的身子猛得一阵接着一阵的乱抖起来,分开在两边的被肉色丝袜包裹着
的嫩足,似因为受到极大的刺激,而绷得笔直,挂在脚尖上的高跟皮鞋,「啪嗒」

  一声掉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妈妈胯间的肉屄和屁眼像是受到某种什么催促
般的使力的缩紧起来,使得两个男人舒服的更加卖力的抽插猛干,妈妈的牙齿咬
着嘴唇,低吟着嗓子,把头抵在了男人的肩膀上面,两条胳膊似抱着救命稻草般
的抱着男人的后背,屁股不听使唤的一下一下的往下坐著,胯间「扑哧扑哧」的
泄下了好几股透明的淫汁……

  这去乡下的一路上,妈妈的黑木耳轮番的被人炒著,加上她的一朵菊花,好
像是人间少有的美味般,被人们争相夺食,原本几个看戏的不像是色狼的村民,
后来也加入了战局,将自己的老二,插进了妈妈的屄里,饱尝了一顿妈妈细皮嫩
肉的绝美滋味。

  射完精液的色狼们意犹未尽,要妈妈跪在座位上为他们舔屌,并舔干净他们
残留在他们鸡巴上面的精液和淫液。

  旁边原本有几个一直认为妈妈是被胁迫的老妇人,这会看见妈妈闭着眼睛,
伸长着舌头,卷着男人的肉棒,还有她那似被男人肉棒的腥臭味儿,冲昏了头脑
般的迷离神情,都不禁的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车终于到站了,一行乘客先后下了车,我和爸爸站在车旁等妈妈,看见妈妈
最后一个下车。

  她已经穿回了衣服,原本身上光鲜的小洋装,这时已有些皱巴巴的,还好她
那被撕开了裆部的裤袜没有连着破到脚跟,看起来还像是新穿上去的一样。

  妈妈从车上下来,步子显得有些吃力,双腿微微发着抖般的向两边岔开,就
好像屄里还夹着一支男人的鸡巴一般。

  妈妈看见我和爸爸,勉强的挤出一丝微笑,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爸爸伸过手,想去扶妈妈下车,妈妈似乎想开口和我们说些什么,可是她刚
一张嘴,只见一丝奶白色的液体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妈妈脸上一慌,连忙用手
擦去,并吞咽著喉咙,似乎把嘴里的残余液体都喝了下去……

  后来,等我结婚以后。

  和妈妈一般美艳动人,小镇里又一道美丽风景线的阿玲,毫无悬念的也成了
客车上色狼们的进攻目标,并也成为了他们随便乘坐的公共汽车。

  「我要买车。」

  今年端午节,在父母家,我向爸妈提出了这个建议。

  爸爸表示支持,并答应资助我钱,妈妈则是一脸的阴晴不定,她时不时瞄老
婆一眼,似乎觉得买车的建议是阿玲提出来的。

  婆媳之间,总有些闹不开的矛盾,妈妈和妻子也是,妈妈想让阿玲早些和我
要个孩子,可是阿玲的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

  妈妈心里着急,难免会把怪罪的矛头指向媳妇的肚子,但她毕竟是阿玲的长
辈,不好拉下脸来直接和老婆挑明,而且这生孩子的事情,很大一部分责任在我
身上,于是,妈妈每次见到我,便给我灌输生孩子的思想,并反复的告诫我,阿
玲生的美艳,并天生媚态,一看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如果我不早点和阿玲生
娃的话,老婆的屄迟早会给别人占了,说不准还会给别人生娃。

  妈妈道:「这会儿买车,好像不合适吧。」

  我道:「为啥?」

  妈妈道:「你看,你们俩孩子都没有,以后花钱的地方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现在不如多存些钱下来,等以后有了孩子,再买车也不迟。」

  老婆一听便有些不高兴了,她的心里其实也很想和我有个孩子,但人都有逆
反心理,总不喜欢受制于人,即使是自己喜欢的事情,也不会愿意听别人的命令
去做,老婆嘴里嘟囔着道:「买车和生孩子有什么关系,再说天夫买车还不是为
了……」

  「阿玲!」我叫住妻子,示意她别在往下说。

  阿玲的性格是个直肠子,她知道我买车其实是因为不想让她和妈妈在公交车
上被人轮奸,所以当下她就想把事情说破。

  然而我则不清楚爸爸是否知道妈妈被人在公交车上轮奸的事情,而且爸爸即
使知道,我也不好让老婆当面讲出来,伤了两位长辈的面子,我对妈妈道:「买
了车,以后去看爷爷就不用挤客车这么麻烦了。」

  我说话时,故意把挤客车三个字强调了出来,妈妈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脸
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尴尬,跟着便没有再和我争论下去,裙底下穿着肉色裤袜的双
腿,好似有意无意的相互夹了一夹。

  下午,我们照例过节去看望爷爷。

  当然坐的还是公交,汽车站台之上,色狼们似乎早已料到今儿妈妈和妻子会
按照往年的惯例,会乘车去乡下,经历了这些年,色狼们的人数是越来越多,似
乎都知道这儿会有好事发生一般,早早的等在了那里,原本就拥挤的站台上,这
会更是人满为患。

  客车还没有来,他们便迫不及待的围到了老婆和妈妈的身边。

  爸爸站在妈妈的右边,我站在妻子的左边,似乎心有灵犀的想把两个女人保
护在中间。

  老婆和妈妈看见围上来的色狼们,脸上的表情都是不禁动容,又似害怕,又
似焦虑,又似乎有些期望快点上车,她们的模样就好像两个等待考试成绩的孩子
般,局促不安。

  车来了,人群像往年一般往汽车涌去。

  妻子「哎呀」一声,她的人被后面的人狠狠的推了一把,身子不由自主的向
前面扑去,却随即被身前的两个男人抱在了怀里,继而便似掉进了大海的珍珠般,
淹没在了上车的人群之中。

  妈妈的处境更是窘迫,色狼们似都已是驾轻就熟,他们还没把妈妈架上车,
就剥起了她的衣服,妈妈的双手死死拉着自己的上衣,却无奈被剥掉了裙子,就
在这时,男人们惊奇的发现,妈妈的光溜溜的屁股上竟只包着一层肉色的丝袜,
她没有穿着内裤,干净无毛的肉屄上像是涂了层油脂般的泛着光泽,男人满脸淫
笑,脸上尽是戏谑,好像在说妈妈天生淫荡,是块做婊子的好材料,光是见到他
们就已经淫水横流了,男人伸出两根手指,淫笑着将手指抠进了妈妈的屄里,隔
着薄薄的丝袜,来回的刮擦着妈妈阴道里面的肉壁,妈妈「嗯」的一声,身子一
软般的倒在了男人的肩上,随后被两个男人一手抠着肉屄,一手抠着屁眼的任命
般的上了汽车。

  原本站在妈妈身边的爸爸,则被人挤掉了眼镜,像个瞎子般的在原地乱转,
我抓住爸爸的手,随着拥挤的人群,一起来到了车上。

  车里,男人们好似都笑开了花。

  阿玲已经被人剥光了衣服,身上仅剩的内裤这时也被堵在了她的小嘴里面,
几个男人一手揉搓她的乳房,一手玩弄她的阴蒂,拨开她的阴唇,并把鸡巴插进
了她的屄里肆意的抽插著……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夹着妈妈,来到老婆的身边。

  这时的妻子已躺在了两个男人的中间,似块肉夹馍般的被两个男人大锅炒着
肉屄和屁眼。

  抱着妈妈的两个男人,将妈妈的屁股凑到妻子面前的上方,让妻子清晰的瞧
着妈妈被两根大屌同时肏着的肉屄和屁眼,「啪嗒啪嗒」的臀肉相击的脆响不绝
于耳,妈妈屄里的淫水,直飞溅到了妻子的脸上。

  身为婆婆的妈妈,则么能忍受让自己的儿媳看着自己和别人交媾,妈妈的自
尊心好似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打碎,她抑制不住的苦苦的向男人哀求的道:「放
……放我……放我下来……」

  男人们却似乎完全没理会妈妈内心的焦灼,他们反而嘲弄般的将先前妈妈不
穿内裤,并自己剃光了阴毛,和见到他们就淫水泛滥的事情,全部说给了妻子听。

  其实妈妈不穿内裤,剃光阴毛,那都是被这些色狼们给逼的,阴毛的事就不
说了,如果妈妈不自觉剃光的话,那些男人就会伸手去拔,这痛苦想必是人都忍
受不了,所以妈妈只有自己剃光阴毛,好让自己少受些罪,但是换来的,则是屄
上被人写下了公共汽车这四个羞耻的大字。

  接下来说到妈妈不穿内裤的事儿,那是因为有不少色狼喜欢珍藏妈妈的内裤,
在轮奸完妈妈之后,将妈妈的内裤偷偷的顺走,还有的则是变态喜欢把妈妈的内
裤,往她的屄里或是屁眼里塞,而且还塞的很深,内裤一般是棉质的容易吸水,
吸水以后就会胀大,往往在妈妈的阴道或是直肠里面,把她的肉屄和屁眼撑开撑
大,甚至撑得无法合拢,好像一张张开的鱼嘴一般。

  阿玲的嘴里被塞着内裤,这时只听她「呜呜」的叫唤起来,似乎有话要说。

  男人取出老婆嘴里的内裤,只听妻子含糊不清的道:「妈……你……你难道
就不明白……天夫要买车……其实……其实还不是为了我们俩能好过些吗……」

  被男人抱在半空中的妈妈,她当然听清楚了阿玲的话,再看妈妈的表情,似
乎也很理解我买车的用意,可是这时她似乎已觉得自己在儿媳面前丢尽了面子,
于是想要找回一点自尊,就听她嘴硬的道:「什么买车……不买车的,我看你就
是喜欢被男人肏,所以才不肯和天夫要孩子,不要脸的东西……啊……」妈妈的
话未说完,却被两个男人狠力的一抽一插,然后几乎同一时间向外拔出,只见肉
屄和屁眼好似两朵绽放的肉花般的向外大大的翻开,同时,屄里射出一大股晶亮
的淫水,全打在了妻子的脸上,湿透了她的秀发。

  老婆似乎被妈妈的话给激怒了,又被妈妈的淫水浇了一脸,只听她气愤的道:
「怪……怪不得……你不想让天夫买车……还……还不穿内裤……剃光了阴毛!

  原……来……原来就是欠肏……」老婆说着,竟伸长了舌头,报复似的用舌
头刮过妈妈的肉屄,然后顺着会阴,一直钻进妈妈的屁眼。

  妈妈的身子一阵哆嗦,她低下了头,看见阿玲在舔她,脸上的表情又似羞臊,
又似难堪,但妈妈好似仍不服气就这样被自己的媳妇看低,她用力的夹紧自己的
屁眼,并喘息着道:「真……真下贱……这……么这么会舔屁眼……呜呜……」

  妈妈说着,身子却不自觉的微微扭动,屁股下意识的往下坐著,似想让老婆
的舌头,更深的插进她紧窄的菊门。

  老婆一面用劲的舔着妈妈的屁眼,一面含糊的道:「说我下作,看你这屁眼
多会夹人,我看是被人肏惯了吧!」

  就在妻子言语上好像占了上风的当口,一直肏着她的两个男人忽然像是达到
了高潮,他们同时发力对着我的老婆一顿猛肏,瞬时间把老婆干上了巅峰,老婆
失声的张大着红唇,大口的喘息著,再也无暇理会妈妈,妈妈的屁眼这时终于得
到了一丝解脱,她再看见妻子此刻被肏翻了的浪态,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得意,可
是她刚想说话,用言语刺激一下阿玲,却不料自己的屁眼马上迎来了异物的侵入,
原来是男人习惯的将一条女人的内裤塞进了妈妈的直肠,而这条内裤正是原本堵
在阿玲小嘴里面的。

  男人道:「吵什么吵,都是婊子,一样的下贱。」

  紧跟着,两个女人的淫叫声在车厢内此起彼伏,好似绝美的乐章般,让人春
心荡漾……

  从爷爷的老家回来,妈妈和妻子都没有说话,两个女人破天荒的达成了一致,
她们同意了我买车的建议,并要求我越快越好。

  车终于买回来了,一家人欣喜不已,而且我做事情还一步到位,让妻子和妈
妈都报名考了驾校,学会了开车,心说,妈妈和妻子终于不用再受那些公车色狼
们的骚扰了。

  平日时,当妈妈要去爷爷家时,我便把车借给妈妈,让她开去乡下。

  看见穿着一身洋装套裙,腿上穿着黑色丝袜的妈妈开着车,真像是某位从大
城里来的女明星,模样真是好看至极。

  这日下午,我去父母家拿车,去之前,我和妈妈通了一则电话,她告诉我早
上去爷爷那,下午便会把车开回来。

  妈妈一项很准时,我来到父母家的楼下时,发现时间已是差不多少,于是没
有上楼等妈妈,而是站在了楼下,直接等妈妈将车开进小区。

  果然,不久,一辆蓝色的小车便驶进了小区。

  我走过去,却看见一幕奇怪的景象,主驾驶和副驾驶的位置上都坐着人,却
不是妈妈,妈妈则像是蹲在了主驾驶与副驾驶位置的中间,我心里一「咯噔」,
不由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在这时,主驾驶位上的男人像是想将车子倒入车库,
他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则向后仰起,跟着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妈妈被短裙包裹
着的肉臀上,很远的发出「啪」的一记脆响,蹲在中间的妈妈急忙的撩起裙子,
穿着黑色丝袜的脚尖向上一踮,并甩着屁股用力的向后一撅,脸上的表情又似羞
怨,又似刺激,然而让我不由得瞪大双眼的是,我看见汽车那根竖起的排挡,竟
深深的陷在妈妈的两瓣阴唇的中间,插在了她的屄里,随着妈妈的屁股向后甩动,
排挡也随之切到了倒车档上,男人邪邪的一笑,将车稳稳的停进了车位……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2144.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