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真·催眠无双】(第一章 大志的继承者)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cmhdth
17/8/23发表于第一会所 催眠物恋

***********************************

  无聊时重温了一下三国无双,遂有此文,最近坑挖的不少,少有能写出三章
以上的…

  模仿无双里人物语气说话,是真的中二啊,写完文,都觉得我年轻了好多。

  最后,熊吉你的三国小兵传什么时候更新咧???

***********************************

  伟大的丞相……孔明大人……也会算有所遗,离我们而去的那一天么?

  姜维跪在四轮车前,不忍抬头去看面前那个端坐于车上的儒雅长者。

               丞相,您的大志,我一定会继承的!

  忍着心中悲痛,姜维下定了决心,最后向丞相行了大礼,吩咐军士将丞相遗
体好生照顾,先行撤离,自己起身提枪上马,再次向魏蜀战场疾驰而去。

  这次北伐看来无疑是失败了,就算之前战斗中取得了不小的战果,但蜀国却
失去了他们的灵魂,诸葛孔明,虽然孔明临终前便预料到了身后事,提前安排了
撤离,但仍有一部分军队被魏军拖住,不得而退。

  月英大人,以她的性格,丞相去了,她定不愿脱离战场,想要为丞相殉节吧?

  脑中闪过月英的身影,此时的姜维却不知怎的,对月英那风韵多姿的身躯有
了些不该有的想法,眼中闪过一道红光,但一闪即逝,清醒过来。

  啊……我怎能有这样的念头!姜维心中暗骂自己,月英大人是长辈,更是敬
爱的丞相之妻,真是千不该,万不该有此邪念。

  但此时的他自己并未发现,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三国无双之淫魔李小
兵附身于内,渐渐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想法,并且得到了特殊的能力。

  在他向战场走去的一路上,已经被李小兵充分融合,原本挣扎着的善念也渐
而扑灭,由淫魔之邪念所代替。

  月英大人的身体……向往已久了呢……姜维吞了下口水,虽然明知道这样想
是不对的,但还是忍不住去想……如果月英大人的娇躯被魏军那些粗鲁的刀戟所
伤,真是大煞风景的事情啊。

  姜维不自觉的加快了马速,带着身后仅剩的骑兵将士,飞驰起来。

  ……

  「去死吧」

  「哼」

  月英转身招架住一个魏军小兵刺过来的长枪,飞起一脚想将他踹飞,但久战
之下已经没了多少力气,身体也披创数处,身不由己,只将他踢退了几步。

  转眼间,那小兵缓过气来,带着狰狞的笑容再次冲上。

  看来要到此为止了呢……孔明大人……让我们再次相会吧。

  月英双腿一软,面对敌人的长枪竟脱力坐到了地上,闭目等待着自己的结局。

  但等了好一会儿,预想中的枪刃加身并未出现,反而听到了几声兵器碰撞的
清脆声音,接着便是熟悉的长枪如肉,以及一声惨叫。

  「月英大人,您没事吧?」

  月英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一个英俊青年单膝跪地,用一只手持着长枪,关切
的看着自己。

  是姜维啊……看来是被救了……但……孔明大人……月英脑中思绪闪动,孔
明大人去了,自己怎能独活?

  「月英大人,您千万不要有轻生之念啊!」姜维的聪慧机敏是连诸葛亮也要
赞许的,一眼便看出了月英的想法,劝阻道「我们已经失去了丞相,不能再失去
您了!」

  「可是……」月英心中本已坚定的死志在与姜维对视之后,看到那一闪而过
的红芒,忽然动摇了一下。

  「丞相虽然去了,可他的大志还等着我们来完成,如果大志未竟,丞相九泉
之下,也不会安心的吧?」

  听到姜维的话,月英再次动摇了,掌握着蜀军战争利器连弩和虎战车的她,
确实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她也追随诸葛亮而去,蜀军又会遭受一次沉重的
打击。

  罢了,就继续为孔明大人的理想付出力量,直到终结乱世,建立仁之世的那
一天吧!

  看着月英眼中露出的坚定之色,姜维心下一定,猜到了她的想法,就目前来
看,是不用担心她再轻易寻死以求殉节了。

  「月英大人,其他人……怎么样了?」姜维虽然一本正经的和月英说着话,
但他被李小兵附体,心中对月英的邪恶念头越来越盛,以至于邪力外散,甚至影
响到了身边诸人。

  与他同来的骑士渐渐散开清理战场,月英的状态也有些不对。

  「其他人……关索也……」月英想到此前战场的惨烈,心中悲戚之念顿生。

  「什么?关索他……」姜维情不自禁的双手握住月英的香肩,虎目含泪,想
起往日并肩作战,结下深厚情谊的战友战死沙场,便难忍痛楚。

  本想安慰一下姜维,但战阵厮杀耗力甚巨,一阵倦意传来,眼前一黑,月英
竟晕了过去。

  「月英大人?」姜维惊呼一声,上前抱住月英,以为她有所不测,忙用手探
其呼吸,尚且稳定,这才放下心来。

  且将月英大人带回营中吧,姜维想到,抱起月英温软的身子,翻身上马,招
呼同行骑士回营。

  一路上软玉在怀,不自觉的耳鬓厮磨,很是考验了一番姜维的意志,黑化后
的姜维如何忍受的住,心中早已邪念丛生。

  到了营地内,姜维正要吩咐士卒为月英收拾一处军帐,延请军医,却鬼使神
差的收住了口,遣散骑士,将她抱回了自己住的军帐安歇。

  统帅住所总比其他地方要舒适一些,也许有利于月英大人的恢复吧?姜维心
中自己找着借口。

  ……

  月英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深夜。

  她躺在一处军帐里,盖着一层薄被,身上的衣服却不翼而飞。

  而带她回来的姜维正抱枪靠在旁边坐着睡着了。

  看来已经回到营中了,月英心中放轻松了一些,醒转时有动静发出,敏锐的
姜维也从睡梦中惊醒。

  「您醒了?月英大人」姜维靠近了一些问候到。

  「嗯~」月英不小心被姜维碰触到身体,当下便像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一般,
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奇怪感觉,但身体并不排斥,反而隐隐有些期待,不自觉的闷
哼出声。

  听到月英的声音,姜维以为是自己使力过度,连带着触及了月英的伤口,忙
向她道歉。

  「没事……我,只是有些乏了」月英心中也是讶异非常,身体里就像有一个
强大的声音,在唆使自己向姜维的身体靠拢一样,仿佛有着无穷诱惑。

  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不对的吧?月英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念头,但没
过多久,再次和姜维对视的她,忘记了一些事情,又想起了新的东西。

  其实……这也很正常吧?只是正常的身体接触,战场儿女,不用计较那么多
繁文缛节。

  「没事就好,您昏迷了五个时辰了,我们大家都很担心」姜维说道。

  「我身上的衣服……是?」月英疑惑着问道。

  「月英大人放心,全是我亲手所为,未让其他人有过接触」姜维一本正经的
说着。

  得知自己被姜维看光了身体,本应该愤怒的月英却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
反而十分欣慰,还好没被其他人看到身体,一点也没发觉自己对姜维毫不设防的
心态有什么问题。

  想到自己的身体之前脱衣服的时候,应该被姜维摸了个遍,月英便浑身有些
发热,呼吸也粗重了一些。

  「姜维,你怎么在那里睡觉,为什么不到铺上来」

  「在下岂敢与月英大人同铺而眠」姜维严辞说道。

  一起睡觉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月英的思维在淫魔李小兵的影响下,被改变
了不少,潜意识里十分希望能和姜维身体接触的更多一些。

  「大丈夫不必拘泥这些末节,明日返程恐怕曹魏还有追兵,正要赖你杀敌,
若休息不好可不好上阵」

  「这……」

  「还不卸下衣甲,是要等我帮你么?」月英佯怒道。

  「不敢」姜维心中兴奋,面色如常的脱下身上的衣物,掀起被褥一角躺了进
去。

  被褥着实不大,二人身体自然而然的便贴在了一起,月英心神激荡不已,但
姜维进来后不久变睡去了,让月英竟有些失落之意。

  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月英暗暗恼怒,但又不知所起,慢慢的,便也
睡了过去。

  ……

  次日一早,二人便醒了过来,撤军要紧,可容不得贪睡。

  「来人,腾出一辆马车与月英大人」

  听到账外姜维的声音,月英心想,自己本就已经拖累大家了,再占用一辆宝
贵的辎重车,更是过意不去。

  「姜维……不必备车了」月英说道。

  「月英大人?」姜维进账行礼「可您的身体?」

  「昨日你怎么把我带回来的?」

  「我与月英大人您同骑一马」

  「那今日也这样便可」月英说着,开玩笑道「莫非你今天便带不动了么?」

  「啊……没,没有的事」姜维只得点了点头。「不过车马颠簸,可要辛苦您
了」

  姜维把月英抱到马上,自己也翻身上马,月英虽然从没有过这般和人同骑一
马的经验,但不知怎的,却像轻车熟路一般,自然而然的面对着姜维把他抱住,
双腿从他腿上绕过,环在腰间,将自己固定在姜维身上,免得让他等会儿万一与
敌人交战,还要分神自己会不会掉下去。

  这个姿势可是爽了姜维,胸口被两团软玉压着,月英身上的体香也扑鼻而来,
虽然身上多了些赘重,但对于无双武将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分分钟可以一枪打飞
几十人的家伙,岂会在意月英这点体重。

  而月英更是不知说是享受还是煎熬好了,身子与姜维紧紧贴在一起的他,在
淫魔的暗示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轻轻一个摩擦,便有许多快感传来,
但过了一阵儿,却觉得总有些地方不能满足……

  比如这个姿势下被姜维那根坚硬肉棍顶住的下身,隔着几层衣物,月英也能
感受到那根肉棍的灼热,身体里传来了渴望,需求的信号,让她自己也不知道这
是什么原因。

  怎么会……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月英心里纠结着,但慢慢的,想法再
次发生转变。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必因此感到内疚,羞涩……

  原来是这样啊……

  「月英大人,前方有敌军,您抓紧了」听到姜维的声音,月英从沉思中醒转,
身体和姜维贴的更紧了一些。

  「好,你尽管放手御敌」

  前方魏军追兵由邓艾带领,轻装简从,人数不多,应该是打算先行拖住蜀军,
等待魏军大部队到来。

  姜维瞬间便看透了他们的意图,当下率军突击,打算速战速决,离开此地。

  一马当先的冲入敌阵挑飞几名小卒后,姜维和邓艾在马上交上了手。

  刚一交手,邓艾便有些奇怪,往日姜维武艺更胜他一筹,这次他也是只存了
拖延之心,不奢望取胜,但这次姜维打的竟然束手束脚,十分力最多使了七八分。

  仔细一看,姜维怀里带着个女人,貌似诸葛孔明之遗孀,心中了然,定是姜
维带着受伤的月英影响了战力。

  虽然这是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但这并非史实向的游戏,无双武将都有自己
的骄傲,邓艾虽然使命在身,但也不愿趁人之危。

  「姜维,等我先解决了其他人,再来和你一战」邓艾格开姜维长枪,不再和
他缠斗,拨马便向那边魏延处杀去。

  「哼」姜维冷哼一声,也不追击,在战场上清起了杂兵。

  实际上邓艾虽猜中了大致,但姜维和月英的情况却是他所猜想不到的。因为
姿势原因,姜维硬邦邦的肉棒一直抵在月英下身处,略一发力,便引得二人感觉
古怪,一不小心还向里挤进去了些许,更是让他猛的收力,小心克制自己。

  身为敌手的邓艾都能感受到姜维的束手束脚,月英岂能不知,随着这一阵厮
杀颠簸,月英的身体和姜维不断激烈磨蹭,早已面红如潮,花瓣含水,但在她看
来这些也是极为『正常』的情况,没有在意。

  只是因为自己影响到了姜维的发挥,从而甚至可能影响到蜀军的命运,这就
严重了。

  她的想法并不是杞人忧天,姜维乃是一军统帅,如果总是分心,厮杀之事尚
小,万一做出决断时受到影响,一念之差便可铸就大败。

  姜维应该是一直担心他的那个……会插进来?虽然知道这并没什么不好意思
的,但月英本能的还是有些羞涩。

  想了很多个办法,还是没有万全之策。月英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干脆便
让他插进来好了,这样一来便少了那么多顾虑,可以放手迎敌。

  战场之上瞬息万变,月英既然有了想法,也不再犹豫纠结,伸手解开了姜维
的裤带,将那根冲天肉棒解放出来,接着把自己的亵裤也扯了下来,深吸一口气,
坐了下去。

  「呃……月英大人?」姜维享受着怀里佳人娇躯,恣意甚美,刚打飞一个不
长眼的小兵,却感觉到肉棒被掏了出来,接触到了外界的空气,接着,便挤进了
一处温暖的腔道,被挤压包裹起来。

  「嗯~」月英咬着嘴唇,闷哼一声,下身期待已久的满足感如期而至,冲垮
了她的内心防线,甚至来不及与姜维回话,自己扭腰摆臀,动了起来。

  好一会儿,月英才从奇妙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看着姜维奇怪的脸色,忙向他
解释着「不要……不要总为这些事情分神……在战场上……应该尽情挥洒自己的
热血才对」

  受到解放的姜维像是收完线还吃掉整条野区的ADC,自我感觉极端良好,
一切敌人在眼中都不算什么了,瞬间发挥出了120% 的能力,还没有开启觉醒
便进入了暴走状态,人挡杀人,狗挡杀狗,就算是三蛋站在面前也敢一搏。

  好厉害,怎么会有这么舒服的事情!月英脑中被无尽的快感充满,全身心的
沉浸了进去。孔明再世之时,和月英二人也疏于房事,从二人之间未有子嗣(无
双版)便能看出,自然对这方面也没有什么认识。这回在姜维年轻坚挺的肉棒和
淫魔的春药光环之下,彻底享受到了一番性爱的乐趣。

  直到被姜维的精液注入体内,这个念头彻底达到了顶峰,淫魔的影响下让她
对被那些温热的液体充满子宫的感觉十分享受,并且深深的记住了这种感觉。

  「月英大人……我……」把精液射进月英体内的姜维面色十分愧疚。

  「嗯……不用……放在心上……都是……情急所迫嘛」月英喘息着安慰道,
她倒是一丝怪罪之意也无。

  在姜维的奋战下,很快便冲散了敌军,脱离了战场,一日急行军,直到天色
渐黑才安营扎寨,为了甩开曹魏追兵,蜀军行进的着实辛苦。

  「月英大人,请您到那处军帐歇息」

  到了营地,一个亲卫扶着月英下马,想要引她回营帐歇息。

  月英本想答应,脑中却闪过一个念头……

  「不必单独占用一处军帐了,我和姜维共用一处便可以」

  「是」亲卫面无表情的退下,旁边的姜维脸上露出笑意。

  ……

  夜里,月英泡在大木桶中沐浴,俏脸上露出惬意之色,连续几天征战,对于
爱洁的她是一种另类的折磨,今天终于有机会好好的洗一下了。

  「唔,好舒服,洗的不错呢」姜维笑着说道。

  听到姜维的赞许,月英双手扶着一对娇乳,更卖力的在他的肉棒上搓洗起来。

  这是晚上洗澡的时候忽然『想起来』的一种清洗办法,恰好姜维有这种工具,
变帮月英洗了起来。

  对于月英来说,和姜维的身体接触都能使她得到快感,更何况这种性器之间
的直接摩擦,这样的清洗过程也是让她充满愉悦的。

  「接好了,这种浴液内服外用皆可哦」姜维感觉到了射精的冲动,提醒了月
英一下。

  月英连忙用嘴巴含住姜维肉棒前端,将他射出的精液尽力吞食下去,但精液
量着实不小,月英的小嘴也装不下太多,还是有很多漏在外面,月英也只得遗憾
的将他们抹在身上。

  洗完了这最后一步,二人从大木桶里迈出,互相擦干身体,躺进了行军床上
的被窝里。

  「有什么心事吗?姜维」月英看着姜维紧皱着的眉头,出言问道。

  「我在想曹魏的追兵」姜维双手抱于脑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帐顶。

  「如果我身体再好一点,就可以控制虎战车和连弩助你破敌了,唉」月英感
叹道。

  「虎战车和连弩都是利器啊……月英大人,除了你之外,其他人可以掌控吗?」

  「这……」月英有些苦恼,但看着姜维的眼睛,脑中居然有一个新的办法冒
了出来。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驾驭虎战车,可不是那么简单」

  「这也是自然,世间哪有易与之事,何况这等利器,月英大人您请说,我有
心理准备」姜维坚定的说道。

  月英想着脑海中冒出的那个主意,脸色有些发红。

  「我是虎战车的核心,对于虎战车来说就像令符一样,如果旁人想驾驭虎战
车,那……」月英越说声音越扭捏,最后竟声如蚊细。

  「那便如何?」

  「如果可以……驾驭我的身体,自然便可以驾驭虎战车了」月英把这句话说
出,体内的骚动便像按捺不住一般,两条玉腿交相摩挲起来,双手也攀上了自己
的双峰,似乎想要抚平莫名燃起的火热。

  「要……怎么做呢?」姜维故作纯洁的问道。

  月英并未看穿他的道貌岸然,仍是耐心的为他解释起来「便用你的……你的
那根东西,放进我下面,若能驾驭便了,不能也罢」

  「既然如此,姜维愿意一试」姜维凛然说道。

  听到姜维的话,月英慢慢支起身来,拨去身上薄被,将玉体露在外面,跪趴
在了床褥上,倒与虎战车的姿势有些相像。

  「那你便,你便试试吧」说完这句话,月英虽然心中火热,但脸上更是火热,
把头深埋了下去,等待着姜维的行动。

  姜维正经的样子维持到现在也早已不耐,当下便跪在月英玉臀之后,银枪一
抖,枪出如龙,刺入了那桃园幽径,酣战起来。

  「啊……怎么……又……又大了」月英有些讶异,白天的时候时候明明已经
体验过了,这会儿却更加粗大几分。

  却是白日里两军交战,纵插入亦无法彻底体会,加上此时姿势更有利与姜维
插入,进入月英体内的也就更多了些。

  闻听月英娇喘,姜维洋洋自得的加力猛干了起来,肆意的展示自己的雄厚本
钱,征服着自己如师如父的丞相的遗孀,对于黑化的他有种特殊的快感。

  「我与丞相比如何?」

  姜维忍不住问出了淫人妻子经典问句。

  「嗯……孔……孔明大人睿智博学……渊博如海……」月英连声夸赞先夫,
虽然诸葛亮也是姜维所敬仰之人,但还是引起了他的一些不满,肉棒连连怒顶,
像是对月英的惩罚一般。

  「那……那根物事……比你……小一点」月英说了好多之后,才说到了姜维
想听的关键,引得姜维心下大乐,畅快之感都增添了几分。

  「以前在战场上,看到月英大人的英姿,便忍不住心向往之,没想到真的有
可以一亲芳泽的一天」姜维小人得志一般的笑着,胯下肉棒带着自己的夙愿在月
英蜜穴里翻腾。

  「只……只是为了……虎战车……罢了」月英趴伏在地上,好似被姜维弄得
没什么力气了「还……还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驾驭」

  「哦?这样还不够吗?」

  「要……要射进……子宫里……才行」月英想起白天那被精液灌满的美妙感
觉,犹豫了一些,告诉他最终的考验目标。

  姜维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绕过去握住月英双乳,开始冲击起来。

  快……快到了……再来一点……月英心中呐喊着,不好意思叫出声来,只是
默默的晃动身体,迎合着姜维的进击。

  姜维的肉棒久经努力,终于挤开了那一团肉环,开辟了新天地,巨大的刺激
下,月英顿时浑身紧绷,双腿伸直,玉足五指蜷缩在一起。

  插进去不久,在子宫口紧紧箍住肉菇的刺激下,姜维也缴械投降,将精液一
滴不剩的注入到月英的子宫内。

  「啊……进来了……好烫……快……快装不下了」月英嘴里呻吟着,脸上却
是一副满足的神色,沉浸在无边的快感中。

  进入贤者模式的姜维并没有退出肉棒,而是趴在了月英身上将她抱住,揶揄
的笑道「月英大人可比虎战车要美妙多了」

  「那是……当然」月英也笑的很开心「你不要以为,一次就可以证明什么哦!」

  ……

  在月英的『帮助』下,接下来的几天,蜀军不退反进,屡屡挫败魏军,但最
终仍是选择撤退,为丞相扶柩归乡。

  蜀军此战屡胜魏军,取得不小战果,但和失去诸葛丞相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了。所以班师回朝后,不但未大肆举行庆功宴,反而全国缟素,为丞相送行。

  丞相的葬礼在府上举行,宾客颜色哀穆,络绎不绝,就算往日政见不合者,
也因为诸葛亮这个天下奇才,蜀国栋梁的逝去而诚心哀悼。

  因为丞相少子侄,一些亲近的后辈如关银屏,张星彩等也来丞相葬礼上帮忙,
星彩忙于接待来客,关银屏便在后面陪伴月英。

  「月英大人,我……」关银屏性格直爽可爱,但也是属于憋不住话的那一种,
被月英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

  「问吧」

  「这几天大家都在为丞相哀悼,但丞相最亲近的人……您为什么却面色如常
呢?」

  如果是司马懿等心机深沉的人看这个问题,就会觉得月英是胸有激雷而面如
平湖,悲愤不形于色,可换做呆萌的关卡林,就感觉很奇怪了。

  月英扶了扶自己的肚子,一身贴身的素衣下小腹有显眼的隆起,微笑着说道
「孔明大人虽去,但他的大志却得到了继承,九泉之下也会开心的,我应该为他
感到高兴才对」

  「啊……月英大人」关卡林看着月英的肚子,陪伴了两天,好像才刚反应过
来这是什么情况「是丞相的遗腹子吗?」

  「不……」月英摇了摇头「是姜维」

  「姜维大人……和您……天呐……这……怎么能有小宝宝呢」关银屏语无伦
次道,眼前的一切和月英的话极度冲击了她的世界观。

  「谁说一定有小宝宝了?」月英微笑着掀起裙子,将一根细长的木棍从下身
拔出,双手在小腹按压揉弄一会儿,腹部竟然慢慢恢复平坦,而下身则排出了大
量的白浊液体。

  「啊……这是?」关银屏看到月英的举动,惊讶到小嘴合不上来。

  「这是姜维努力的证明自己,他是孔明大人的继承人,我也是继承的一部分
啊」月英的微笑在关银屏眼中越来越奇怪了。「我的胸部最近是不是变大了?」

  「是……好像是啊」关银屏想了想,说道。

  「也多亏了姜维的努力呢」

  关银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愣在了那里。

  「好了,别惊讶了,扶我去前面,宾客们也快要来齐了」月英刚刚为了向关
银屏解释,把腹内精液排出的后果便是在刺激下双腿发软,只得让关银屏帮忙。

  「是,月英大人」

  二人来到举行葬礼的厅内,亲友来宾果然已经如期而至,由姜维带领着向丞
相行礼。

  默默的看着大家举行完仪式,月英走到了大厅中间。

  「各位均为国事军务压身之士,今日为先夫之事而聚,不胜感激」月英向大
家端庄的行了个谢礼,众人纷纷表示此乃应有之义。

  「先夫虽去,其志犹存,终结乱世,建立仁爱之世,此乃先主托付与孔明大
人之志,现下孔明大人离去,他所希望的,一定也是要以此为目标前进啊」月英
脸色肃穆,正色说道,至情深处,座下竟有数人落下泪来。

  「孔明大人既去,我本不欲独活,欲随之于九泉之下」

  「月英大人,您可不该有此念啊」月英还未说完,下面便有人忍不住劝道。

  「现在我已经放下了这个念头……孔明大人在世之时,尤为属意弟子姜维,
临终之前,更是以大志相托,以事业相继,而我也作为孔明大人大志的一部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与姜维,与蜀国并肩作战」

  「姜维,你过来吧」

  姜维应声上前,大马金刀的坐到中间的一张椅子上,月英温柔的将他身上衣
服解开,自己身上的素衣也褪去,露出姣好的酮体。

  「在这里,请大家见证,作为孔明大人的继承人,我的身体,也是他应该继
承的一部分呢」

  说着,月英面对着姜维跨坐到他身上,将他的肉棒扶正对准小穴口坐了下去。

  「啊~继承……孔明大人的……遗志……吧」

  「开垦月英大人阴道的任务,我姜维也继承了」姜维双手伸出,握住她胸前
的两只硕乳,调笑道「月英大人,我做的怎么样呢?」

  「嗯……姜维……做的很好……啊……虽然……只有半个月……但比孔明大
人……在世时……开垦的都多呢……每天……都在灌溉呢……」

  看到这淫糜的一幕,在影响心智的能力下,座下宾客并未有人感到异常,反
而欣慰的讨论起来。

  「月英大人如此幸福,丞相也会高兴的」

  「看这样子,月英大人的肉穴已经被开发成姜维大人肉棒的形状了吧?」

  「应该吧,我看月英大人的子宫里已经在孕育新的生命呢」

  「喔喔,大志的继承者哦,棒哉」

  姜维将一只玉乳送进嘴里含弄,一只捏在手中把玩,腰间连连发力顶动,肉
棒在熟悉而温暖的腔道里来回穿梭,经过长时间的开垦,月英的子宫也习惯了姜
维肉棒的进入,阻拦之力已经微乎其微,反而转换为了吸吮挤压之力,让双方更
为享受。

  「姜维……嗯……还要努力……要……要让我受孕……生下宝宝……有助于
实现……孔明大人的……理想呢……」月英在姜维的身上扭动着身体,感受着体
内熟悉的肉棒的状态,预料到即将喷发,忙叮嘱道「啊……一定……要在子宫里
哦」

  姜维低吼一声,将月英紧紧搂在怀里,肉棒顶端抵在她的子宫壁上,精液怒
射而出,充分的浇灌着月英的身体。

  「姜维无德无能,受丞相重托,实感惶恐。在此立誓,必以实现丞相之志为
毕生之志,夙兴夜寐,躬耕不辍」

***********************************

  这篇如果有后续的话,便是继续H蜀国的一系列了…再往长远看便是魏国战
俘,吴国盟军之类,不过我自己都没那么大信心,哈哈

  同时写的还有两三篇文,有的已经写出来了,有的还在推敲,如果可以的话,
希望最近带给大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1807.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