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情妖】第三十六章——滴血为誓,万玉贞归心(超过200爱心更新下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0/7/18发表于第一会所和SIS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444

***********************************

  看到上一章的评论以及很多朋友给我的私信后,我还是非常感动的,只能说
舞道不孤。你们放心,情妖肯定是不会太监了,只不过现在事情实在太多了,所
以更新速度只能放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周更基本是不大可能了,现在可能变
成半月更了。所以作为小小的补偿,这一章和接下来的一章都是万玉贞的肉戏!

***********************************

          第三十六章:滴血为誓,万玉贞归心

  「万姐,不管肏干你几次,你的蜜穴还是这么让人流连忘返啊!」程庭树一
边捏着万玉贞巨乳前端的酒红色蓓蕾,一边挺腰收腹,快速地将胯下肉棒捅刺入
万玉贞的花径之中,每次的胯下撞击到对方的蜜桃美臀,都会让后者的肥厚臀瓣
撞击变形晃动,待到肉棒抽出时,那臀瓣又会恢复到正常模样。

  万玉贞却对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还好意思说,那天说要来交
房租,结果到现在才来!哼!」

  程庭树看着万玉贞那娇嗔的模样,顿时心里大喜,嘿嘿笑道:「这还不是家
里事太多闹得嘛!对了,我发现你的皮肤好像最近白皙粉嫩好多啊!用了什么化
妆品吗?」

  女人毕竟是对容貌最为关切的,听到程庭树夸赞自己变得漂亮了,万玉贞的
面色顿时多云转晴,她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自从和
你欢好之后,我的皮肤确实变得白皙粉嫩了很多,其他富家太太都问我是用了什
么特殊化妆品呢!」

  程庭树已经隐约猜到其中原因,故意试探性地问道:「哦,那万姐你有没有
用过什么特殊的化妆品么?」

  万玉贞再度白了他一眼,说道:「还能有什么化妆品,还不是每次都被你内
射了?我都严重怀疑你的精液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虽说人家讲被男人滋润
后,女人会漂亮很多,可是我的情况明显特殊太多了!」

  程庭树微微一愣,连带着胯下的肉棒抽插都缓了下来,万玉贞感受到下体的
异样,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程庭树没有想到,万玉贞居然如此聪慧,凭借女人的本能,就猜到了是自己
的精液产生了作用。他一边恢复抽插的速度,一边在思索着是否该将这个真相告
诉对方。而这时万玉贞忽然笑道:「我那个闺蜜们都在说,想要我把那个化妆品
介绍给她们来用……」

  这时程庭树忽然灵光一闪,「对啊,万姐手头应该有不少富婆的人脉,若是
将事情告诉她,以她的人脉绝对可以把我的那些化妆品推销出去!」

  想到这里,程庭树忽然凑到万玉贞耳边,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后者
一听,先是一愣,旋即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知道万姐你不相信,可你是最直接的受益者,你应该发现,被我内射之
后,你的气色皮肤都好了吧?而且被我精液碰到的肌肤,是不是比其他区域要白
皙很多?」

  万玉贞立刻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发现真的如同程庭树所说的那样。曾经被情
郎的精液沾染的身体部位,皮肤明显要比其他地方要白皙有弹性很多。她心里已
经对程庭树相信了三分。而程庭树自然是不能说自己是术士,毕竟这种身份还是
越少知道越好,也算是对万姐的保护,于是他编了个自己天赋异禀,又得到一卷
御医残方的故事,说得神乎其神,让万玉贞又信了几分。

  「那姐姐岂不是还占了你的便宜?」万玉贞似笑非笑地娇声说道。

  程庭树看着她那张妩媚艳丽的脸庞,因为被自己内射了几回,原本眼角的鱼
尾纹都消失不见了,如同剥了壳的鸡蛋般光滑。他连忙说道:「遇到万姐这种大
美女,岂不是我占了大便宜?我这不是来交房租了!」

  「贫嘴!」万玉贞嘴上虽这么说,可是眼里却泛着星光和爱意,哪里有责备
的语气,明明更像是情侣间打情骂俏。

  程庭树忽然嘿嘿一笑道:「万姐,我还有一事相求。」

  万玉贞一边轻轻抬动臀部,让情郎的肉棒可以更加深入地捅刺进自己的蜜穴
深处,一边温柔至极地问道:「嗯,有什么事,说吧。是不是想要让我给推荐那
些化妆品?」

  「嘿嘿,不愧是万姐,冰雪聪明,秀外慧中!」程庭树连忙给对方拍马屁。

  万玉贞第三次白了他一眼,可是却极为受用,哪个女人不愿意听情郎夸赞自
己,她转过头看向程庭树,说道:「放心吧,小树弟弟。一切包在姐姐身上。」

  「那就请好吧!」程庭树低吼一声,然后猛地加快了抽插捅刺的速度,胯下
的肉棒不断地连根拔出,只留一个龟头卡在蜜穴口,然后再整根捅刺入万玉贞的
体内,重重地撞击在她的花心,连带着后者的丰满肉体都猛地一颤。对于万玉贞
这种久旷的熟女来说,大开大合的肏干是最为合适的,而且万玉贞的花径后半段
宽阔如海,如果不重重撞击肏干,也很难深入其中,碰到对方的花心,给万玉贞
空虚的阴道解痒。

  「嗯……嗯……好深啊!小树弟弟,还是你最龙精虎猛!」万玉贞睁着一双
媚眼,柔情似水地说道。

  程庭树索性拉住万玉贞的两条玉臂,将其朝后伸直,仿佛就是骑士拉住胯下
胭脂马的缰绳。至于万玉贞自然便是那匹野性难驯的胭脂马了。程庭树疯狂地挺
腰收腹,将胯下的肉棒朝着万玉贞的蜜穴撞击捅刺而去,就像是高明的骑士驯服
极为暴烈的胭脂马。

  而万玉贞性技高超,自然也不会轻易屈服,她顺着程庭树抽插的方向挺动腰
部,扭动着自己的蜜桃美臀,迎合着对方的捅刺。每次程庭树将肉棒全根插入她
的蜜穴里时,万玉贞还会顺时针地扭动臀瓣,研磨着对方的腹部和胯间,让肉棒
可以尽可能地深入她的下体。

  尤其是随着两人性交逐渐入港,万玉贞更是逐渐掌控了主动权,那蜜桃美臀
竟像是程庭树的肉棒般,以一种极快的频率,朝着对方的肉棒和胯间不断地反向
撞去,然后和情郎的下体重重地撞在了一起,不断地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程庭树都感觉到仿佛不是自己在肏干万玉贞,而是万玉贞在玩弄自己。他苦
笑一声,然后忽然一改攻势。程庭树两腿贴着对方的肉丝美腿,感受着高档丝袜
传来的冰凉触感,以及肉体和丝袜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响。他拉着万玉贞的两
条玉臂,朝后拉伸,然后胯间猛地用力,加速了抽插捅刺的频率,不断地撞击着
对方的蜜桃美臀,每一次撞击到对方体内深处,都会将万玉贞的身体朝前撞得前
进些许。

  两人在沙发上不断地性交撞击着下体,而万玉贞的身体也在不断地朝着前方
缓缓地移动。程庭树就像是驯服胭脂马一样,不断地驱使着万玉贞的身体,试图
降服对方。他每次撞击着对方的身体,都会感受到万玉贞的蜜穴里穴肉的挤压和
揉捏,那逐渐分泌出淫液的花径,更是方便了他的撞击。

  万玉贞更是如同一只发情的淫兽,摇晃着满头秀发,面容潮红,两眼妩媚,
不断地挺动自己的腰肢,将蜜桃美臀撞击着情郎的胯间,让程庭树的肉棒尽量深
入自己的下体。「啪啪啪」的肉体相撞声不断地从两人交合的连接处传来,听得
万玉贞也有些面色羞红。

  程庭树抚摸着万玉贞的肉丝美腿,那大腿丰腴圆润,因为常年锻炼,所以皮
肉并不松散,反而极为结实。这让他摸上去柔软却不失肉感。

  「啊……小树弟弟,人家……人家要泄了!」万玉贞忽然扬起挺直如白天鹅
的脖颈,然后朱唇间发出了一声甜腻诱惑的娇吟。她的身躯猛地一颤,花心猛地
微微开启,一股冰凉粘稠的阴精喷射而出,朝着程庭树的龟头直接喷射而去。

  程庭树只觉得下体的肉棒被一股冰凉液体浇了个临头,他立刻运转封圣功,
将那些阴精化为一股股粉色的气息,吸入了他的体内。不过光是这点泄欲,还不
足以让他射精,他吸收了那股情欲之气,可距离突破第三重,还是得有些距离。

  他轻笑着噙着万玉贞的耳垂,调戏着万玉贞说道:「万姐,你今天是怎么回
事,居然这么快就泄了身?」

  万玉贞刚刚泄身,嘴里还有些喘息,娇声说道:「好弟弟,还不是你的本事
厉害,肏干得姐姐身体都软了。今天你怎么如此神勇?」

  程庭树心道还不是你拼命地想要反抗,搞得像匹野性难驯的胭脂马,逼得他
只能使出十二分威力,因而将万玉贞肏干得比平时更加快速的高潮了。

  「怎么,万姐还能再战么?」程庭树调笑道。

  万玉贞娇哼一声,没好气地回道:「区区一次高潮,就想让我满足了?早着
呢!」

  说罢,万玉贞忽然将程庭树一推,让他跌倒在沙发上。后者若是认真起来,
自然不会被一个家庭主妇推倒,可是万玉贞却是例外,程庭树任由自己的身体倒
在沙发上。然后却见万玉贞将一头秀发扎成条马尾辫,然后极为豪爽地将自己身
上的围裙扯下来,随手一丢,紧接着跨坐到情郎的下体,伸手扶着对方竖直如戟
的肉棒,顶在自己的蜜穴口。

  「这回轮到我掌控了节奏!」万玉贞由一头胭脂马转化为了高傲的女骑士,
而程庭树倒是由骑手变成了烈马。

  程庭树也不在意女上位式,他干脆双手枕着后脑勺,看着那一脸潮红,马尾
辫飞扬的万玉贞,任由对方扶着自己的肉棒,准备捅刺进她的蜜穴里。

  硕大如鸭蛋的龟头逐渐顶开万玉贞暗红色的大小阴唇,将那紧窄的蜜穴口逐
渐挤开,程庭树亲眼着自己的硕大龟头没入对方的蜜穴。而万玉贞也低头看着自
己的蜜穴逐渐将情郎硕大的龟头和肉棒,逐渐地吞噬进去,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滞
胀和充实感,再度从下体涌了上来。

  万玉贞的一头长发随着她的剧烈动作而四下飞扬,如同高傲女骑士头顶的飘
动的盔缨,她和之前的程庭树一样,仿佛变成了正在驯服烈马的女骑士。而现在
扮演烈马的自然是程庭树了。万玉贞一边按住四下飘扬的长发,一边扭动丰腴的
腰肢,前后左右地用她那白皙肥美的蜜桃翘臀,研磨程庭树的胯部,让对方的肉
棒可以更加深入地捅刺进自己的蜜穴。同时万玉贞也操控着自己下体的穴肉,挤
压着入侵里面的情郎肉棒,那娇嫩的花心也微微开启,牢牢地含住程庭树的硕大
龟头,甚至有种如同婴儿小手在研磨。

  程庭树爽得浑身一哆嗦,万玉贞的性技果然娴熟,仅仅一个交锋,便让他落
了下风。他面色微变,然后双手抓着沙发被套,紧咬牙关,试图化被动为主动,
挺腰收腹,将胯下的肉棒不断地朝上撞击着万玉贞的花心。

  万玉贞也是没想到程庭树会突然反击,嘴里发出一声甜腻绵长的娇吟,她朝
身下的情郎抛了个媚眼,然后一转攻势,开始顺着对方的挺动,而借势挪动丰腴
的蜜桃美臀,双腿撑着沙发,用厚实肥美的臀瓣上下套动着程庭树的肉棒。她的
每一次套动都会让对方的肉棒几乎全部脱出,只留一个龟头卡在蜜穴口,然后猛
地臀瓣下落,重重地和程庭树的胯部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让那粗长将近
二十厘米的肉棒全部吞入自己的蜜穴里,继而和自己的娇嫩花心来个亲密接触,
同时也让万玉贞撞击得神魂颠倒。

  这种乘骑位非常考验女方的耐力和体力,而万玉贞常年坚持锻炼,为了讨得
情郎欢心,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将早就放下的各种性技再度拿起,用心专研,简直
比熬灯苦读的科举学子还要刻苦。因而此刻万玉贞在程庭树身上大逞凶威,无论
是前后左右的研磨,还是直上直下地套动猛击,都给后者带来巨大的快感,并在
考验着对方的耐力和性能力。

  万玉贞光洁的额前和粉白的玉颈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一丝丝碎发被香汗浸
湿,黏糊糊地粘在她的鬓角眼边。她一只手举过头顶,按住那四下飘动的长发,
防止其遮挡住自己的视线。另一只手却按住程庭树结实宽厚的胸膛,仿佛高傲的
女骑士拉住缰绳,试图驯服胯下的烈马。

  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妩媚呻吟自万玉贞轻薄的朱唇间飘出,回荡在宽阔的客厅
之中,她面色潮红,眉宇含春,竟不像是四十有余的熟女,反而仿佛刚刚和丈夫
新婚不久,小别重逢的娇娘!这中间固然有程庭树精液所导致的美容效果,但更
多的还是万玉贞因为性爱滋润后,整个人的心态都变得年轻起来,不像是遇到程
庭树之前,那种生活富裕,可是心若死灰的状态。

  而躺在沙发上奋力挺动肉棒,朝着万玉贞蜜穴深处捅刺的程庭树,也是带着
一丝柔情看向了身上的熟美妇人。这个风韵熟女房东第一次看到自己时,那种想
要把自己吃掉的欲望就几乎毫无遮掩,后来自己得到神秘系统,又接受情妖的传
承,自然和她顺其自然地交合在一起,没想到两人的相性极佳。万玉贞的熟美身
体和娴熟的性技,可以让程庭树感受前所未有的快感,对方也可以承受自己的重
炮轰击,而不用担心其身体。

  如今万玉贞以这个女上乘骑式,欢快地套动着自己的肉棒,以他的视角,可
以清楚地看到对方胸前那对白皙硕大的巨乳,和它的主人一样欢快调皮地跳动,
没有了胸罩的束缚,那对爆乳在半空中划出了道道白花花的淫浪,看得程庭树都
有些眼花。

  「真是淫荡的奶子啊!」程庭树发出粗鲁却中肯的评价,万玉贞听到这话,
白了他一眼,却是继续套用着后者的肉棒。

  程庭树看到万玉贞不理自己,索性直接伸出双手,抓住了对方的那对欢快跳
跃,在半空中划出道道白花花淫浪的巨乳。

  「哼……」万玉贞酥胸遭袭,顿时发出了一声甜腻的呻吟。

  而程庭树却不给对方质问的机会,直接十指屈伸,揉捏着对方的乳球和前端
粉腻的蓓蕾。看着万玉贞那硕大的乳球在自己的玩弄揉搓下,变成各种各样的形
状,然后在自己的指缝间溢出,程庭树忽然觉得万玉贞的这对硕大巨乳还是颇有
前途的。而被情郎玩弄胸前的巨乳,万玉贞也是觉得奶子一阵发热,尤其是胸前
樱桃般的蓓蕾,更是被程庭树各种花样的挑逗揉捏,根本不给她喘息的空间。

  被情郎「围魏救赵」的万玉贞,当即轻咬舌尖,短暂的剧痛让她瞬间清醒过
来。万玉贞心里暗道:「跟老娘斗法,小树弟弟你还嫩了点!」

  想到这里,万玉贞便忽然娇躯一扭,下体的蜜穴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那里
面湿润的穴肉竟呈现出分段式的变化,前半段紧窄的花径穴肉不断地挤压着程庭
树的肉棒根部,尤其是那蜜穴口,更是如同一道肉箍般锁住程庭树的肉棒末端。
而万玉贞后半段穴肉则是不断地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变得更加湿滑。她的蜜穴本
就是属于极为特殊的前窄后深的存在,肉棒进入花径后半段里面,反而如同坠入
无尽宽阔的大海之中,难以寻觅到花心的所在。

  现在后半段的穴肉分泌出大量淫水,看似增强了抽插的容易程度,可实际上
前半段穴肉的挤压压缩,导致程庭树的肉棒会在前面很难发挥出全部力量。而后
半段的湿滑则会导致花径深处变得更加泥泞难行,程庭树的捅刺也很难撞击到万
玉贞隐藏极深的花心。

  在性技丰富的万玉贞面前,程庭树到底还是有些年轻。面对着万玉贞的有效
反抗,程庭树也是深吸一口气,然后不断地挺动腰部,用胯间肉棒狠狠地朝上肏
干着美熟女人妻的蜜穴。粗长的肉棒带着千钧之势,瞬间顶开万玉贞的蜜穴口,
将那原本闭合的蜜穴口,强行撑开到最大的程度,然后顶着重重褶皱和前端穴肉
的挤压推搡排斥,朝着蜜穴深处捅刺而去。

  万玉贞没有想到程庭树会这个时候,还敢发动主动攻击,因而被打了个措手
不及。程庭树的肉棒迅速突破万玉贞紧窄的蜜穴口,拓宽了前半段难行的花径,
然后直接借助大量的淫水,在湿滑的穴肉间不断前行,最终找到隐藏在最深处的
花心,如同攻城的战车般,龟头重重地撞击在了万玉贞的花心之上!

  「嗯……嗯……啊!」万玉贞花心遭到猛攻,顿时朱唇之中发出阵阵甜腻绵
长的娇吟。她忍不住双手揽住情郎的脖颈,纵情地扭动着丰腴的腰肢,硕大坚挺
的蜜桃美臀也是起起落落,偶尔还会如同磨盘般在程庭树的胯间研磨片刻,让他
爽到几欲飞升。

  「啪……啪……啪!」这是龟头撞击花心和胯部撞击对方下体的闷响,与其
间万玉贞的娇吟,汇聚成了一区极为淫荡的交响乐。

  「小树弟弟,你还忍着不射呢?」万玉贞轻轻将额外被汗液黏着的碎发,拢
到耳后,然后伸手在情郎结实的胸口前,比划着圆圈,见到程庭树面色狰狞,如
同和敌人拼刺刀般地挺腰收腹,捅刺着自己的蜜穴,顿时忍不住调笑道。

  程庭树深信万玉贞的性技远胜于自己,若是和她对话,落入她的节奏里,恐
怕会精尽人亡。他强忍着对方蜜穴里传来的阵阵快感,一边挺腰收腹,不断花费
大力气力,朝上抽插肏干着万玉贞,一边调整呼吸,回道:「我倒是觉得万姐应
该会迎来第二次高潮了吧?」

  程庭树和万玉贞之间顿时擦出了激烈的火星,谁也没有想到两人居然会在谁
先高潮这个问题上,产生了交锋。

  而到了这个时候,程庭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嘿嘿一笑道:「万姐,我
最近新学了一套古法按摩的技巧,你想不想试试啊?」

  万玉贞虽说不知道对方的意思,可是这个小淫魔素来没有好主意,她当即便
欲表示反对。可是程庭树岂会如她所愿?他当即挺动腰部,加大力度肏干了万玉
贞几下,重重地撞击到对方的花心,让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拒绝顿时化为乌有。

  程庭树顿时嘿嘿笑道:「万姐,那你就是同意了啊!让你尝尝我新学的古法
按摩!」

  话音未落,程庭树已经手掌齐出,十指屈伸,如同高超的钢琴大师,打开琴
盒,准备演奏一曲极为淫靡的秽曲了。万玉贞看到他那副肃然模样,若不是现在
那根狰狞粗长的肉棒,还在自己的蜜穴里不断朝着深处捅刺抽插,万玉贞还真有
可能以为对方是要正经按摩。

  程庭树的双手直接笼罩到了万玉贞的那对雪白巨乳之上,他的十指仿佛拥有
独立的魂魄般,从各个角度揉捏着对方绵软中带着一丝弹性的白皙乳肉。虽说程
庭树经过高强度的锻炼,可是他的指腹非常柔软,摸在万玉贞的乳肉上丝毫没有
任何的粗糙感。这也算是那春潮汛来秘法的功效之一了。

  万玉贞只觉得情郎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自己巨乳的每一块肌肤,连某些乳肉
后面的区域都没有放过,那种温柔是自己的老公都没有具有过的。那种感觉就像
是把自己当成一件珍宝,极为谨慎地擦拭着上面的每一处尘埃。万玉贞顿时觉得
心里一暖,除了自己早亡的父亲,还没有任何人把自己看得如此重要!

  可就是这心神一恍惚,万玉贞便已经在床事上落了下风。程庭树一只手继续
揉捏挑拨着她的乳肉,甚至还挤压按摩住她如同樱桃般勃起的酒红色蓓蕾。另一
只手则是探到了万玉贞的黑色森林下面,在肥厚的大小阴唇间,还有颗如同明珠
般的暗红色小球,那便是万玉贞的阴蒂!

  等到万玉贞感到要害遭袭时,已经时机晚矣,程庭树那施展出按摩古法的手
指,已经轻轻两指夹住那暗红色的阴蒂,按照逆时针的角度来扭捏揉搓。阴蒂是
万玉贞的敏感点之一,再加上程庭树施展的春潮汛来古法,对于女性的敏感点更
是极为刺激,仅仅被两根手指按摩揉搓了片刻,万玉贞变得浑身温度升高,下体
的瘙痒程度变得严重许多,大量的淫水分泌出来,将原本就泥泞的花径变得更加
湿滑。

  程庭树也明显感应到了肉棒所处环境的变化,大量的湿滑穴肉从四面八方朝
着他的肉棒涌来,然后疯狂地挤压,将他的肉棒困在其中。蜜穴里的温度不断提
高,让程庭树也烫得有些舒爽。尤其是那最深处的花心,竟有些下降的趋势,不
断亲吻着自己的龟头,有时候还会裂开一丝缝隙,像婴儿的小嘴一样,轻轻地含
着自己的肉棒。

  他也没有想到,这所谓的古法按摩春潮汛来,第一次用于实战,效果居然如
此之好!虽说自己占了偷袭万玉贞的利处,可是若这古法按摩没有强烈的催情效
果,也不会这么容易让万玉贞反应如此激烈。

  万玉贞强忍着快感,贝齿狠狠地咬住柔软的朱唇,几乎咬出血来,剧烈的痛
处让她瞬间从强烈的快感里清醒过来。而程庭树则是奋力地挺动腰部,将肉棒尽
可能地捅刺入万玉贞的蜜穴深处,由于之前花心下降,他可以不需要太过深入,
便能够撞击到万姐逐渐柔软的花心。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骚浪手法?把姐姐我可折磨惨了!」万玉贞强行平复
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心潮澎湃地感叹道。

  程庭树一边继续用按摩手法撩拨揉捏着万玉贞的乳头和阴蒂,一边笑着道:
「我当然是从一卷残篇古方上看到的,当初我在武术社遇到的那个老头,可给了
我不少好东西!」

  万玉贞忽然心头一动,问道:「莫非你说的那些什么化妆品,都是真的?」

  程庭树苦笑道:「我的好姐姐啊!你还真以为我是跟你说着玩呢?我那些是
真的从古方上抄录下来,并且经过试验的!别的不说,万姐你的皮肤是不是好了
很多,气色都红润了不少!」

  万玉贞听得面色一红,她当然知道对方所说的皮肤变好,气色红润的缘故,
还不是因为被他这个小色鬼肏干了好几回,然后还次次内射?不过程庭树所说的
那些东西如果真的有效的话,确实是一个生财之道,毕竟这玩意儿的核心材料,
只有小色鬼一个人能够提供,而且效果也确实极为明显。自己所在圈子里的那些
富商太太们,还不是经常抱怨名牌化妆品的效果一般,根本不值那个价。如果把
这些介绍给他们……

  就在万玉贞已经为情郎思考筹划着未来商业帝国的蓝图时,忽然一股极为强
烈的快感,自她的下体最深处的花心内涌出,朝着她的四肢百骸,顺着脊椎,朝
着大脑冲击而来!

  「不是吧……啊!啊……等等,不要!我还没……我还没!啊……」万玉贞
发出一声甜腻诱人却带着不甘的呻吟,然后娇躯猛地颤抖起来,她最终还是率先
高潮,在和程庭树的性爱较量中败下阵来了。

  而被万玉贞坐在身下的程庭树,也是感受到了原本就有些松懈的花心,陡然
大张,一股冰凉浓稠的阴精顿时喷射而出,直接浇灌在了程庭树的龟头之上,他
也没有想到万玉贞会突然高潮,所以也有些猝不及防,被那阴精当头浇灌,顿时
精关失守,他低吼一声,胯下肉棒陡然膨胀,又撑得万玉贞连连娇呼,然后顶到
花径最深处的马眼,喷射出大量滚烫浓稠的精液,疯狂地击打在那原本就已经裂
开的花心,烫得万玉贞连连颤抖,几乎又要来一次小高潮!

  「真不愧是小树弟弟你啊,都快把姐姐干死了……」万玉贞从高潮的余韵里
缓过来后,第一句话便是夸赞程庭树那变态般的性能力。然后便将程庭树揽到怀
里,用自己硕大的双峰摩擦着他的手臂,同时红润的朱唇不断地映在他的脸颊各
处。而程庭树一边热烈呼应着对方的亲吻,一边一语双关地轻笑道:「万姐姐也
很厉害,不管是上面的小嘴,还是下面的小嘴,都吃得我死死的!」

  「去你的!」万玉贞娇嗔着推了他一把,程庭树却顺势揽住她,将她的螓首
按在自己宽厚的胸膛前。而万玉贞经过片刻的挣扎后,也逐渐安静下来,她悠悠
地说道:「要是我再年轻二十岁,该多好啊……」

  程庭树却轻轻在她额前一吻,说道:「没关系,我就是喜欢熟女!」

  万玉贞苦笑一声道:「你不用安慰我了,就算现在我还算漂亮,身材还算不
错,可是再过十年,我迟早会变老,奶子会下垂,屁股会失去弹性,下面也会松
弛,到那时你还会喜欢我么?」

  程庭树却笑道:「不会的,有我的精液滋润,你肯定会永葆青春的!」

  万玉贞却欲挣脱开他的怀抱,却发现程庭树的力气太大,无法挣脱,索性便
靠着情郎的怀抱,淡淡地说道:「世上哪有不老的人啊,我算是看透了色衰爱弛
的道理,我老公就是嫌我老了,才在外面找了小三。我如果再老点,你这个小没
良心的肯定也会离我而去的。」

  见到程庭树面红耳赤地想要赌咒发誓,万玉贞却露出了一丝的欣慰,她将脑
袋贴在情郎的胸膛心口,停着那颗跳动有力的心脏,哀婉地说道:「我只希望你
哪一天嫌弃我时,静悄悄地离开,不要让我找到你,再与你纠缠就好了……」

  程庭树见她说得凄凉,也知道她对自己动了真心,他忽然内心一动,连忙从
商城里兑换了一个道具。他将拳头捏得死死的,说道:「万姐,我知道你被情伤
过,我也不敢保证以后就只有你一个女人,但是我程庭树敢对着天道发誓,我程
庭树日后此对万玉贞不离不弃,如果有违背,万箭穿心,魂飞魄散!」

  说罢,他咬破指尖,滴血为誓,冥冥之中,程庭树和万玉贞都仿佛听到一个
虚无缥缈的声音,「誓成!」

  下一刻,程庭树仿佛觉得心口一紧,不过须臾后又恢复正常,而万玉贞则是
觉得手头多了一条类似锁链的东西,但是看不见,摸不着。同时片刻后,那种感
觉便消失了。

  程庭树知道术士不能随便发誓,一旦发誓便会被天道感应,冥冥之中,有所
呼应。但是为了向万玉贞证心,他愿意发这个誓。而万玉贞虽说不知道这事情,
但是不知为何,她能够感觉到程庭树的誓言并不是红口白牙,随便发的。

  而程庭树将拳头一松,一枚闪烁着异芒的戒指,忽然浮现在他的掌间。那戒
指的环体是由泛着银色的白玉打造而成,正面是一块半根拇指大小的戒面,由一
块紫色的宝石雕琢而成,上面雕刻着朵盛开到极点的玫瑰。只是那娇嫩的花心之
上,还悬着一轮蓝色的残月。

  如果有人眼力尖的话,就会发现那戒指的环部是两个下体保持交合状态的男
女组成,男的面容是程庭树,女的自然便是万玉贞了。没有哪个女人可以抵御漂
亮东西的诱惑,尤其是珠宝,万玉贞也是如此,她作为富家太太,自然是见过不
少珠宝,可是任何一件都比不上眼前这个让她心动。不光是戒指本身的诱惑,还
有从里面散发出一阵情郎的爱意!

  「这是我送给你的,也是你正式成为我女人的见证,虽说以后还会有女人进
来,但你永远是我的第一个承认的女人!」程庭树轻轻地将万玉贞无名指的结婚
戒指卸下,然后将这枚戒指帮她戴上,就像是童话里王子为灰姑娘穿上水晶鞋。
戴上那枚戒指的瞬间,万玉贞仿佛和程庭树的心连在了一起。

  两行清泪忽然自眼角流下,她终于再一次感到了爱情的温暖,看着眼前笨拙
地想要安慰自己的情郎,万玉贞顿时破涕为笑,她妩媚地说道:「小树弟弟,你
先去我卧室休息一会儿,我去补个妆。既然你送给我定情信物,那姐姐也要给你
个惊喜。」

  虽说满腹疑惑,可是程庭树还是照做了,他躺在万玉贞卧室里的爱心床上,
仰头却看到了万玉贞和她丈夫的婚纱照。不知为何,程庭树看到这婚纱照,没来
由地一阵厌恶,倒不是嫉妒对方,而是一种生理上的反感,就像是吃饭的时候闻
到了恶臭,会本能地反胃一样。

  再三犹豫后,程庭树忽然轻轻挪开了那张大幅的婚纱照,后面除了蒙灰的墙
壁,似乎没有其他的可疑之处了。

  「难道是我多疑了?」程庭树有些面色古怪地喃喃道,就在他想要将婚纱照
放回去时,一处颜色和其他区域有些些许色差的部位,引起了程庭树的注意!

  「嗯,这是?」程庭树轻轻摸向那个位置,愕然发现那里居然是中空的,他
用力一按,那块墙壁顿时下移,露出了一个足够容纳手掌的空间。而在那处空间
里,则是摆放着一个小木盒。最重要的是,那木盒上竟绘制着一道符咒。

  「万姐不是术道中人,也没有术道背景,这从哪里来的?」程庭树伸手想要
打开木盒,谁料后者立刻爆发出一阵蓝色的电光。

  「龙虎山的五雷天心咒?不过也太弱了吧!」程庭树大手微微发力,那道木
盒表面的符咒便被他给摧毁了。木盒轻轻被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真容,竟又是一
道灵符!

  「这是……」程庭树看着那道灵符,只是略一扫视,便觉得面色一变。他终
于知道为什么万玉贞在知道丈夫出轨后,以她当时的性格,为什么能够忍住不报
复性出轨,而是直到遇到自己,才放开心扉,投怀送抱。他在心里不由得感叹:
「不愧是白手起家,成为富商的人物,朱老板果然够狠!」

  而这时卧室门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程庭树下意识地回头,却是两眼圆瞪,
惊呆在原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1801.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