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我的M不是人】(第二季之淫妻迷局)(第二章 高跟辱夫)(附配图小合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小清河
2014-10-7 发表于sis001  
是否首发:是

***********************************
在上一章里提到了,文中用来配图的这位姐姐,确实本人在夫妻交友圈里,
认识的一对有此好的网友,图片里的这位姐姐的照片,就是她老公亲自给她拍的
情趣照。因为属于是夫妻自拍的照片,自然是没法露脸,也没法拍得尺度太大,
这一点大家自然是能理解。此外为了不影响文章的整体性,在文章里的配图,自
然是不能太多了,否则也就写成了配图说明书了。因此把这一章的结尾,还是将
与这一章的主题所对应的照片,做了一个小合集,以附件的方式发在了最后。

    算是作为原型的这位姐姐,年龄没有文中写的大,但也算是一位熟女吧。如
也有玩夫妻交友的朋友,想认识这位姐姐的话,也可以私信联系一下。当然这位
姐姐跟他老公,绝不是像文中写的这样,但这位姐姐的老公,确实是有着淫妻倾
向的。

    不过有一点需要说明一下,本人可不是拉皮条的,因为是配的这位姐姐的图,
所以抱着和大家分享下资源的心态,可以跟大家共享下这位姐姐的联系方式,具
体的还是要看彼此的缘分的。连夫妻交友是什么,都还不知道的色友们,拜托就
别非逼着要联系方式了,总得是都有着共同爱好,才有能成为朋友的前提吧,这
一点也请大家多多理解。

  ***********************************

    「我的M 不是人」(第二季之淫妻迷局)(第二章高跟辱夫)

    一、游戏开始

    王春霞的丈夫刘为乐,原来是红旗厂的一名司机,当年是给厂领导开小车的。

    在上世纪90代初期及之前,司机还属于一种技术性工种,因为那时能买得起
私家车的还是凤毛麟角,司机基本上都是给公家专职开车的。这也就让当年的司
机们,属于是谁都要巴结的职业,普遍有着很多的油水可捞。刘为乐当年是给领
导开小车,找他帮忙的人自是更多,而他确实也经常帮别人的忙,但帮普通人的
忙是为了借此捞些好处,帮领导的忙是为了借此巴结领导。总体而言,是对领导
无限亲热,对群众也很亲热,因此当年在红旗厂,从上到下的人缘都特别好。

    以前在国营厂矿的工人中间,以绰号代之于姓名,是一种标志性的时代特色。

    原因是那个年代的人,由于时代背景的特殊性,重名的特别多,比如说生于
50年代的一百个人里,可能有二十多个叫建国的,生于60年代的一百个人里,可
能有二十多个叫建军的。工厂里人多集中又彼此大多都认识,叫名字不加上姓很
难区分,可加上姓又显得不够亲热,也就有了这种以绰号代之于姓名的时代特色。
那个年代「助人为乐」这个词,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词汇,刘为乐经常帮别人
的忙人,又是说话风趣幽默,在厂子里人缘甚好谁都认识他,而且人长得仪表堂
堂很是气派,由此被送了个外号叫「刘主任」。

    刘为乐跟妻子王春霞一样,也是一个地道的东北人,一米八以上的大个人长
得很气派,从上相上来说也是个地道的东北爷们,但又是人送绰号「刘主任」的
他,在性格上却是一点也不爷们。

    当年的司机因普遍有着很多的油水可捞,由此也就导致了当年的司机,绝大
部分都有着吃喝嫖赌的恶习。刘为乐是给领导开小车的,自是有着更多捞油水的
机会,却是吃喝嫖赌皆不沾,但他吃喝嫖赌皆不沾的原因,是因为他这个人吝啬
之极。另外刘为乐还是那种精于算计的人,只要是跟钱沾上了边的事,哪怕是对
亲爹肚子里也藏着弯弯绕,只要是跟钱沾上了边的事,哪怕是对亲爹也敢算计。

    十年前下岗后开起了个小饭店,没有公家便宜可占了,只能是靠自己挣钱了,
在这两点上也就变得更甚了。

    这天刘为乐从学校回来后,因老师不想让他儿子再复读了,进门后眉头紧锁
一脸的愁容。王春霞显然是在有求于我的事情上,要先和丈夫背地里商量一下,
以留我在他家吃完饭为由,让我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拉着老公一同去了厨房做
饭。

    我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个小时左右,王春霞端上来了坐好的饭菜,刘为乐拎过
来了十多瓶啤酒,都直接摆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随后王春霞挨着我坐到了沙
发上,刘为乐挪过来一个沙发墩,面对着我和他妻子,坐到了茶几的另一侧。因
为他们那个奇葩儿子的事,我已经是把王春霞都给玩上了,因此等开始吃上了饭
之后,我便主动跟他们夫妻说起了这件事。

    「刘哥,二姐,咱们之间不见外了,我有啥是啥地跟你们说,你家一鸣上学
的事,我既然答应帮忙了,确实是能帮上这个忙。你俩肯定也听说过,红旗学院
有几个高职大专班,主要学的是金工类的职业技术,跟‘蓝翔’差不多,但学历
是国家正式承认的。当然最关键的是,因为现在对技术人才需求很大,红旗学院
的这几个高职大专班,就业形势特别好。你俩应该也听说过,去年这几个高职班
的毕业生,有五十多个以出国务工的方式,上澳大利亚干活去了。刘哥,二姐,
我这是实话实说,你俩也别不爱听,我觉得你们家一鸣,确实也不太适合念书,
选择读个高职大专,对他来说也正好合适。现在红旗学院的这个大专高职班,因
为就业好报考的孩子特别多,分数线自然是挺高的,以你家一鸣今年考的分,肯
定是不够。不过我帮着找找关系,咱们再花钱走走后门,这事还是指定能办成的。」

    我对刘为乐的印象很不好,但对王春霞的印象很好,关键是已经把王春霞给
玩上了,因此跟他们夫妻说的这一番话,丝毫也没有撒谎夸大的成分。王春霞听
完顿时露出了喜色,可刘为乐一听要花钱走后门,脸上的愁容只下去了一半。虽
然涉及到的是儿子上学的事,可在吝啬之极加精于算计的本性使然下,在这件事
让又跟我玩起了弯弯绕,以下岗多年为由连连哭起了穷,目的自然是想把走后门
的钱减到最低。

    王春霞要比刘为乐直爽的多,见势狠狠地瞪了几眼丈夫,冲我敬了杯酒后的
说:「小弟,你二姐夫就这么个墨迹人,你别听他的瞎咧咧。刚才听你这么一说,
我觉得让我们家一鸣,去念你说的职业高专,确实真就是挺合适的。行了,这事
就这么定了,小弟你就放心去办吧,需要花多少钱,直接跟姐说就行了。能把事
办成了放第一位,钱花得多点少点无所谓,别听你二姐夫哭穷,咱家不是多有钱,
可给孩子办上学事的钱,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毕竟涉及到的是儿子上学的事,刘为乐见王春霞替他拿定了主意,而且刚才
他们夫妻一起去厨房做饭时,应该也已经是在背后里说好了,这回总算是没把弯
弯绕一直耍下去,随着老婆的态度也表了态,算是破天荒地难得爽快了一回。

    正事算是很痛苦地说定了,我和刘为乐、王春霞夫妻又吃喝了一会,王春霞
喝了两三瓶啤酒后,假装着有些喝醉了,开始在老公的面前和我调起了情。刘为
乐就坐到了茶几对面,自然是面对面地都看到了,但假装着没看见,继续跟我边
聊着天边喝着酒。

    王春霞又喝了一瓶啤酒后,也就是装出了喝醉了的姿态,脸上浮现出了发骚
放浪的表情,继续喝着酒对坐在对面的刘为乐说:「老公,你说你那个也不咋行
了,咱小弟也挺喜欢我的。小叔子钻嫂子被窝儿,这事说起来也在理儿,正好今
天咱仨喝得挺高兴的,趁着今天的这个机会,哪咱仨就一块玩玩吧。」

    刘为乐一听脸上当即浮现出了尴尬的表情,但听完后并没有生气,沉默了一
下站起身对我说:「哪个……兄弟……你跟你嫂子先喝着,今天有事小饭店没开
业,忘了跟当厨子的‘马大勺’说了,我先去店里看一眼去。」

    「嘿,没想到这出淫妻游戏,稀里糊涂地这么就开始了。」我在心里暗自叨
咕了一句,先是想到了最好是让刘为乐出去,可又觉得他在场当然是更刺激,有
些左右为难间地迅速合计了一下,想出了一个比较损的坏主意,附在了王春霞耳
边小声对她说:「二姐,你现在过去,把我二姐夫的裤子脱了,去给他裹裹鸡巴。」

    假装着此时已经完全喝醉了,王春霞踉跄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刚从
沙发墩上站起来的丈夫面前,突然伸出手拽开了丈夫的腰带,紧跟着把丈夫的裤
子连内裤一起,一把给扯到了大腿根之下。随后蹲到了丈夫的身前,伸出一只手
握住了丈夫的鸡巴,把刘为乐软软地垂在两腿间的鸡巴,含进嘴里大力地撸弄了
起来。

    用嘴大力地撸弄了几下丈夫的鸡巴,王春霞吐出丈夫还软着的鸡巴,改用手
给丈夫撸弄起了鸡巴,仰起脸看着不知所措的丈夫,借着酒意用发嗲的语气对丈
夫说:「老公,你以前跟我崩锅儿的时候,不是经常问我,想不想让别人上嘛,
我说了想让别人上,你听了后就更来劲儿了。这回碰上了这么个节骨儿,小弟跟
咱们也不是外人,你还走啥啊,咱仨人就一块玩玩呗!」

    刘为乐找了个借口想躲出去,可没想刚刚站起身,妻子便走过来扯掉了他的
裤子,当着我的面给他口交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很是尴尬且有些屈辱的表情,不
知如何是好地犹豫了一会,也只好是假装着喝醉了,手捂着脸向前走了一步,仰
面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装出了一副喝多了睡着了姿态。

    这场淫妻游戏算是正式开始了,我自然是既不用着装酒醉,更不用着再装正
经了,走过去脱掉了王春霞刚换上的那件白底黑花的短身连衣裙,随后在王春霞
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附在她耳边很小声地说:「二姐,去,跪着趴沙发前边,先
把我二姐夫身上的衣服脱了,然后再给他接着舔鸡巴。」

    王春霞听完冲我挤眼坏笑了一下,走过去脱光了丈夫身上的衣服,随后撅着
屁股趴在了沙发前,继续给刘为乐口交了起来。此时我的鸡巴已是迫不及待了,
走过去从后面扯下来王春霞的内裤,随后解开裤子掏出来鸡巴,在王春霞给丈夫
口交着的同时,从后边把鸡巴操进了她的逼里。

    「哎呀,老公,小弟把他的大粗丼,整进我的逼里来了!」被我从后面猛烈
地操干了起来,王春霞吐出嘴里的鸡巴,冲着躺在沙发上装睡的丈夫喊了一句,
随后又扭过脸来对我叫喊道:「哎呀,小弟,够爷们,你的大粗丼太猛了,整得
姐真舒坦!」

    在这种方式下操起了王春霞,还听着她说的这样的下流言词,我自然是顿时
兴奋了起来,从后面操干王春霞的节奏,不由自主地变得更猛烈了。

   
    2014-10-7 23:05

    二、绿帽老公

    「哦哦哦……过瘾……顺坦……嘴里含着自个爷们儿的大丼,逼里操着别的
爷们儿的大丼,这个劲太哏儿了……小弟……使劲整……拿你的大粗丼……往姐
的浪逼芯子上整……老公……别你也装睡了……你也不是没看过我挨别人整……

    现在咱仨都玩上了……就敞开了好好一块玩吧……」

    王春霞嘴里含着丈夫的鸡巴,被我从后面猛烈地操干着,开始表现得越来越
兴奋了起来,暂时吐出嘴里丈夫的鸡巴,大声呻吟地浪声叫喊了几句,又把丈夫
的鸡巴含回到了嘴里。

    刘为乐被妻子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地闭着眼仰面靠躺在了沙发里,
装作喝多了躺在沙发是睡着了。可妻子在面前被我猛烈地操干着,鸡巴被妻子用
嘴使劲地嘬弄着,他想装作是喝多了睡着了,也没法再假装下去了。

    好在刘为乐这个人虽然是一肚子的转轴,但平时在人前是很诙谐幽默的那种
人,听妻子这么一说只好是睁开了眼睛,颇为尴尬但以开玩笑的口气对我说:「
哟,兄弟,你的大丼可真不小,难怪你二姐这个骚老娘们儿,早就盼着跟你崩锅
儿呢。兄弟,你先敞开了整你二姐,我这岁数大了丼不行了,先在旁边瞅着憋憋
火,等火憋足了丼硬了,再给你兄弟你翘边刷锅。」

    刘为乐说完向上欠了欠身,把还没有硬起来的鸡巴,从妻子的嘴里抽了出来。

    王春霞听丈夫对她和我做爱的事,当面表示了认可,还答应了可以一起玩,
也就表现得更加骚浪了起来。

    刘为乐、王春霞家客厅沙发前的地板上,铺着了一张紫色的人造羊毛地毯,
王春霞把这张地毯拽了过来,铺在了沙发左侧的地板上,随后仰面坐到了地毯上
说:「来,小弟,你二姐夫,不是想瞅着咱姐俩儿崩锅儿嘛,哪咱姐俩儿就当着
他的面,先在地上先整一锅儿。」

    刚开始在刘为乐面前操起王春霞时,我也觉得颇为尴尬很是放不开,但见王
春霞表现得很是骚浪主动,刘为乐对此也只能是装得乐呵呵的,此时我也就很快
地放开了。解开鞋带先脱掉了鞋和袜子,又把裤子和内裤一并脱了下去,快速将
下身的衣服脱了精光之后,附身蹲在了躺在地毯式上的王春霞身前。

    此时王春霞的身上,脚上还穿着那双黑色的高跟鞋,腿上还穿着肉色的丝袜,
上身还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短衫。见我脱光了下身蹲到了她身前,王春霞迫不及
待地脱掉了内裤,也没顾得上去脱身上的其他衣服,当即叉开了颀长白皙的两条
腿,让我把鸡巴操进了她的逼里。

    「哦……哦……哦……」随着我操干的节奏,王春霞大声地浪叫着,同时还
骚浪地不停叫喊着:「小弟……你的大粗丼……真粗真长真有劲……每下都捅到
姐的逼芯了……你二姐的老丼不好使了……姐好几年都没咋崩锅儿了……下边的
浪逼都变老巴了……这回有你的大嫩抽丼……帮你二姐来跟我崩锅儿了……姐下
边的浪逼……肯定就能变嫩抽了……就照着这个劲儿……使劲整姐的浪逼……在
你二姐夫的面前……往姐的浪逼芯子上整……」

    我在沙发一侧的地板上,猛烈地操干起了王春霞,侧脸偷眼观察了一下她丈
夫刘为乐。发现如王春霞在刘为乐刚才回家之前,跟我所说的那样,刘为乐似乎
真就是有着淫妻倾向。坐在沙发上看着被猛烈操干着的妻子,刚才的别扭、尴尬
的表情已经没有了,脸上露出来显得有些兴奋的表情,手似乎是情不自禁地伸到
了两腿间,正在撸弄着他依然还没有硬起来的鸡巴。

    偷眼观察到了这一点,我紧跟着想到了,刚才王春霞在跟我谈完了正事后,
随即就假装着是喝醉了,主动开启了这场淫妻游戏,应该是她故意为之的,因为
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有着淫妻倾向喜欢这个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在刘为乐
的面前,也就更加得放开了,当即想到了一个能进一步,刺激到刘为乐的淫妻欲
的举动。

    两个各抓住了王春霞的一只脚踝,把她叉开着向上高举着的两条腿,猛地向
上一提,将她的屁股提得离开了身下的地毯,紧跟着猛地把鸡巴插进到了她逼的
深处,随后停下来的抽插的动作,将深插到王春霞逼里的鸡巴,用力地顶在了她
的逼里。把脸扭向了坐在沙发上刘为乐,我摇了摇抓在右手里的王春霞的左脚踝,
将她穿在左脚上的黑色高跟鞋,朝着刘为乐晃动了几下说:「刘哥,我二姐穿高
跟鞋的样子,可真是够靓的啊,你跟我二姐做的时候,让她穿着过高跟鞋没?」

    果然我预判得没有错,刘为乐还真就是有着淫妻倾向,而我对他作出的这一
举动,也真就更刺激起了他的淫妻欲。看着我作出的这一举动,刘为乐的呼吸变
得更加急促了,用手撸弄胯间还未坚挺起鸡巴的速度,情不自禁地也变得更快了,
变得更加亢奋地对我说:「没……没有……还是兄弟你会玩……不过兄弟你说的
真是,你嫂子穿高跟鞋真是挺好的,让她穿着高跟鞋挨操,看着也真是够带劲儿
的……」

    放下来提起来的王春霞的两条腿,我继续起了对她的猛烈操干,侧着脸继续
对刘为乐说:「来,刘哥,你也过来,咱哥俩儿一块玩我二姐。我操着我二姐,
你来帮我二姐脱衣裳。」

    刘为乐听完果然马上走了过来,先是蹲到了妻子的头前,脱掉了妻子上身的
那件黑色的紧身短衫,又脱掉了妻子里面的胸罩,随后又蹲到了妻子的身体一侧,
先脱掉了妻子脚上的两只高跟鞋,等她妻子腿上的肉色丝袜脱下去了后。应该是
觉得妻子穿着高跟鞋,被别的男人操的情景,能够更大地刺激到他的淫妻欲,又
把两只黑色的高跟鞋,穿回到了妻子的脚上。

    刘为乐主动配合起了这场游戏,这时仰面躺在地毯上的王春霞,冲我挤着眼
睛坏笑了一下,虽然没有直接对我说话,但显然做这个表情的意识是:「你猜得
没错,我正是知道我老公有淫妻欲,所以才借这个机会,主动开启这场淫妻游戏
的。」

    得到了王春霞肯定的暗中提示,我也就更加的放开了,对蹲在妻子身边的刘
为乐说:「刘哥,你站我二姐的头后面去,抓着我二姐的两只脚脖子,替我把她
的两条腿向后扳着。」

    刘为乐一听当即站到了妻子的头后,两只手各抓住了妻子的一只脚踝,随后
向前探着身弓着腰站到了妻子的头后,把妻子的两条腿高高地扳到了后面。我趁
势用双手托住了王春霞的后腰,把王春霞的下身了搬起来,使得她的屁股处于了
悬空状态。这样我操干起来更得劲了,而且是在刘为乐的协助下操干着他妻子,
我自然是觉得也更加的兴奋,因此操干王春霞的节奏,情不自禁地变得更加猛烈
了。

    「啊……啊……啊……」王春霞被我操得更大声地浪叫了起来,对我和她丈
夫同时大声叫喊道:「你们……你们哥俩儿……太缺德了……哪有这么整我的…

    …我都让你们俩整死了……快点别这么整我了……放开了我吧……上里屋的
床上去整吧……等到了床上……你们哥俩儿……想咋整我都行……」

    这样的姿态之下,自是更刺激到了刘为乐的淫妻欲,刘为乐此时虽然是两手
抓着妻子的脚踝,没法再自己撸弄自己的鸡巴了,但因为淫妻欲得到了更强烈的
刺激,胯间的鸡巴反而是终于挺了起来。我从王春霞的两腿间看了过去,见如王
春霞刚才跟我说的,刘为乐的鸡巴还真是挺大的,勃起后能有十五、六厘米长,
而且勃起后也挺粗的,粗细长短超过了我的鸡巴。

    刘为乐是叉着腿站到了妻子头前,王春霞自然是也看到他的鸡巴硬了,见此
情景使劲向上仰着脸对丈夫说:「哎呀,老公,你今天的咋变这么厉害了,以前
你的那根儿老丼,我给你摆弄半天都硬不起来,今天咋这么一会就硬起来了。是
不是看着咱小弟,当着你的面整我,让你觉得心里很来劲儿?」

    「是是是……」这个时候的刘为乐,近乎是进到了失去了自我控制的状态,
连声答应着回答了妻子,随后又亢奋至极地对妻子说:「一鸣他妈,你个骚老娘
儿,挨年轻的大丼操,是不是让你骚老娘儿,觉得更舒坦更来劲?」

    刘为乐因属于是60后,平时在跟妻子相互称呼时,大多时候是把妻子王春霞,
称呼为一鸣他妈。此时近乎是进到了失去了自我控制的状态,情不自禁地叫起了
妻子「一鸣他妈」,而在淫妻游戏里的这一称呼,显然是又戳到了他的兴奋点,
叫了一句「一鸣他妈」后,顿时变得更加亢奋了起来。

    我一见自然也更加兴奋了起来,正好刚才王春霞说到了去卧室的床上玩,便
抱起王春霞直接走向了卧室,刘为乐跟着也走到了卧室里。

     
2014-10-7 23:05

    三、高跟戏夫

    像刘为乐这种因吝啬至极,连抽烟的爱好都没有的人,如果是有着某一嗜好,
哪这一嗜好肯定是来自其骨子里的,而来自骨子里某一嗜好,如果是得到了满足
的时候,反而是能让其进入到难以自控的状态。在这场由他妻子开启的淫妻游戏
了,刘为乐被动地进入到了游戏里之后,很快就因淫妻欲得到了刺激,由被动变
主动完全进入了这一游戏里,也就很快进入到了难以自控的状态。

    我意识到了刘为乐不但是有着淫妻倾向,而且这种倾向还非常得重,也就更
加放心大胆地,以带有调教夫妻奴的方式,继续跟他们夫妻玩起了这场淫妻游戏。

    我抱起只穿着脚上那双黑色高跟鞋的王春霞,走进了卧室跟她一起坐到了床
上,刘为乐跟在后面走进了卧室里之后,因此时进入到了亢奋至极的状态,走进
卧室后便忍不住用手撸弄起了鸡巴,站到了床前没有顾得上到床上来。

    看了一眼王春霞脚上的黑色高跟鞋,属于是漏出大部分脚背的款式,而且脚
趾缝也微微地露了出来。同时注意到这双高跟鞋,不是皮的是帆布质地的,鞋面
不是光滑的而是磨砂面的。想到了要以夫妻奴的方式,来调教一下刘为乐、王春
霞夫妻,仔细看了一眼王春霞脚上的这双高跟鞋,我当即想出来了一个坏主意。

    在心里吧忍不住地坏笑了下,对站在床前的刘为乐说:「刘哥,你刚才不是
说,我二姐穿着高跟鞋的样子,让你看了觉得很来劲儿嘛。哪就让我二姐,拿她
脚上的高跟鞋,先蹭蹭你的鸡巴吧。」

    我说完让王春霞坐到床沿上,把两腿上伸出到了床沿外,将穿着黑色高跟鞋
的两只脚,放在了床前的地板上。刘为乐已进入到了极度亢奋中,全然没有想到
我的实际意图,见妻子是坐在床沿上,把穿着黑色高跟鞋的两只脚,放在了床前
的地板上,完全是在下意识的反应中,继续用手兴奋地撸弄着鸡巴,叉开腿跪在
床前的地板上。我想到了以夫妻奴的方式,来调教一下刘为乐、王春霞夫妻俩,
实际的意图自然正式这样的,见意图得逞了在心里很得意地坏笑了一下。

    面对着撸着鸡巴跪在床前的刘为乐,我坐在了王春霞的背后,一手一个捏住
了她的两只奶头,很是用地地同时捏着她的奶头说:「二姐,把你脚上的两只高
跟鞋,一只把我二姐夫的鸡巴,踩得贴在他小肚子上,然后用另一个高跟鞋前边
的鞋面,来回磨蹭我二姐夫的鸡巴。」

    「啊啊啊……」被我捻奶头捻得连续大声浪叫着,王春霞当即按我说的做了
起来。刘为乐正处于极度的亢奋中,全然没有留意到,他此时是跪在了我的面前,
被妻子用两只高跟鞋刺激起了鸡巴,反而是更加兴奋地大声叫喊道:「哎呀……

    哎呀……一鸣他妈,你们姐俩儿太会玩了,整得我的丼太舒坦了,比平时直
接插你还带劲儿……再使点劲儿……再使点劲儿……」

    冲我挤眼坏笑了一下,使劲在我大腿上捏了一把,王春霞显然是意识到了我
的意图,但对我把她丈夫当成绿帽奴调教的举动,并没有反对反而给予了主动配
合。用左脚上高跟鞋前端的鞋底,更用力地把丈夫的鸡巴,踩得紧紧地贴在了小
肚子上,用右脚上高跟鞋前端的鞋面,更快速更用力地,在丈夫的鸡巴上继续磨
蹭着。

    刘为乐被刺激地更大声地叫喊了起来,王春霞趁机以羞辱性的口气对丈夫说
:「你个绿帽王八受,这么给踩着你的老丼,让你觉得够舒坦吧。既然你喜欢这
样,哪以后我们姐俩儿,就经常这么收拾你,行不?」

    「舒坦……舒坦……一鸣他妈……你踩得我真舒坦……」进入到了更亢奋的
状态里,刘为乐在全然失去自我意识的状态下,大声地叫唤着回答起了妻子,随
后又对我和妻子大声叫喊道:「行行行……一鸣他妈……以后你和我兄弟……经
常来这么收拾我……让小弟当着我的面整你……让你拿高跟鞋踩我的老丼……」

    情不自禁地大声说起了这样的话,刘为乐进入到了兴奋得受不了的状态,浑
身抽插着想要马上就要射精了。王春霞一见,连忙从他的鸡巴上,拿来了两只高
跟鞋。

    王春霞把两只高跟鞋,从丈夫的鸡巴上拿开后,贴在我的耳边小声说:「不
能让他射出来,他要是射了,这个劲儿就过去了,那样就没这么听话了。你坏主
意多,想个法憋他一会,咱姐俩先接着崩锅儿,等咱姐俩儿崩完了锅儿,再把他
弄射出来。」

    我这个人干正经事总是干不好,但对歪门邪道的事总是一门灵,听王春霞说
完马上领会到了她的意思,当即就想出来了一个坏主意。

    「刘哥,你躺床上来,把你头伸到床沿,这么仰着躺床上。然后让我二姐,
倒着趴你身上,把逼对着你的脸,把屁股撅到床沿外,我站在床下操她。这样你
能更清楚看着,我的鸡巴操着我二姐的逼,我二姐还能给你撸着鸡巴。」

    刘为乐一听当即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按我说的方式仰面躺到了床上,随后我
让王春霞按我说的方式,把下体对着自己丈夫的脸,膝盖跪在丈夫肩膀两侧的床
沿上,双手拄着丈夫腰两侧的床面,撅着屁股跪趴在了床沿上。等他们夫妻摆好
了这一69姿势后,我又让王春霞把两只脚的脚踝,压到了刘为乐的两只手腕上。

    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刘为乐没法自己用手撸鸡巴,这样在我操他妻子的同时,
他也就没法自己把自己弄射了啦。

    我站到了王春霞的屁股后,把鸡巴操进了她的逼里,随后便大力地抽插了起
来。在这样的姿势之下,王春霞的下身紧贴着了丈夫的脸上,我的鸡巴在她的逼
里进进出出的情景,刘为乐自然是看得非常的清楚。这自然是充分刺激到了他的
淫妻欲,因此刘为乐全然也没想到,我这么做的目的,还有着让他不很快射精的
意图。

    「啊啊啊……兄弟……你太会玩了……看着你的大丼……在我们家一鸣他妈
的逼里……这么有劲地操着她这个骚老娘们儿……把带出来的逼水……都淋到了
我的脸上……这个劲儿……这个劲儿太过瘾了……兄弟……你使劲操……使劲操
我们家一鸣他妈……使劲地操着她这个骚老娘们儿……」

    随着我的鸡巴在他的头顶上,猛烈地操干着他妻子的逼,刘为乐在妻子的身
下,亢奋下贱地连声大叫了起来。见把丈夫的淫妻欲,完全给激发了出来,王春
霞在被我猛烈操干着的同时,大声浪叫着说起了羞辱自己老公的话。

    「哦哦哦……小弟……拿你的大粗丼……使劲整我的逼……在他这个绿帽王
八受的头顶上……使劲整我的逼……被你的大粗丼带出来的逼水……都喷到了这
个绿帽王八受的脸上……这个劲儿姐觉得……也是太舒坦太带劲儿了……」

    以如此刺激的方式,真正地玩起了夫前辱妻,我自然也是觉得相当的兴奋。

    站在床前的地板上,从后面猛烈地操干着王春霞,一口气猛操了十多分钟后,
达到了要射精的状态。因为这一次是快感强烈至极地,达到了要射精的状态,感
觉自己马上要射出来了后,我并没有控制,抱着王春霞的腰更猛烈一阵抽搐,大
叫一声射在了她的逼里。

    这一次射精时生理、心理上的兴奋感都十分强烈,我感觉自己这一次射出来
的精液量很多。等鸡巴在王春霞的逼里喷射完,我把鸡巴从她的逼里拔了出来,
用右手抓着了她的右脚踝,拎起来她右脚上的黑色高跟鞋,左手捏住鸡巴的龟头,
对着拎起的高跟鞋撸了几下,把残留在鸡巴上的精液,撸在了王春霞右脚上的高
跟鞋上。

    这时仰面躺在妻子身下的刘为乐,看到我在他妻子的逼里操得射了出来,以
亢奋得受不了的姿态对妻子叫喊道:「哦哦哦……一鸣他妈……快点……快点…

    …你帮兄弟射出来了……快点帮我也射出来……」

    「你个绿帽王八受,看着我和别人崩完锅儿,你的老丼受不了了啊?哪媳妇
儿现在,就让你也舒坦舒坦!劈着腿对着床头,这么地躺好了,我就着还是用高
跟鞋,把你的老丼,接着给你踩射了。」

    刘为乐连忙在床上转了个方向,大大地叉开了两条腿,把两只脚蹬在了床头
上,挺着高高凸出胯间的大鸡巴,头朝着床尾、下身对着床头,仰面躺在了床上。

    王春霞穿着两只高跟鞋上了床,两只手扶着床头的上沿,背靠着墙坐到了床
沿上,把穿着黑色高跟鞋的两只脚,踩到了丈夫的鸡巴上。

    「你个绿帽王八受,这么喜欢让自个的媳妇儿,拿高跟鞋踩你鸡巴,真是白
长了这么大个的鸡巴了!」王春霞对丈夫说着羞辱性的粗话,用右脚上的高跟鞋
的前鞋底,踩在了丈夫鸡巴的根部,把丈夫的鸡巴,踩得贴在了小肚子上。用右
脚上的高跟鞋前端的鞋面,在丈夫鸡巴上端的外侧,来回地磨蹭了起来。

    「啊——啊——啊——」刘为乐此时已经是亢奋得受不了了,被妻子用两只
高跟鞋,在鸡巴上刺激了没一会,便连续地大声喊叫着,兴奋之极地喷射出来了
精液。

   
    2014-10-7 23:05

    四、蛇皮高跟

    刘为乐亢奋至极地射了精后,有气无力地只剩下了连声哼哼的力气,死羊似
的瘫软在了自己家卧室的床上。王春霞下了床脱掉脚上的高跟鞋,跟我一起来了
她家的卫生间洗澡。

    对王春霞主动开启的这场淫妻游戏,我已然是大致领会到了她的实际意图。

    王春霞在跟我一起洗着澡的过程中,也就把她的开启这场淫妻游戏的意图,
很明了地直接对我说了出来。

    「小弟,你应该也想到了,我今天弄了这么一出,是知道你二姐夫,其实是
有这个喜好。其实早在好几年前,我就感觉到他有这个喜好了,后来我在网上专
门查了查,发现原来现在有挺多男的,也是有这样的喜好,也就知道了这叫淫妻
倾向。今天正好赶上了这么个机会,我也就趁着这么个机会,把这事对二姐夫挑
开了。

    小弟,你别多想,我这么做的目的呢,就是想把这事跟你二姐夫挑开了,因
为如果我背着他去跟别的男的搞,他知道了肯定是跟我不干,可借着他有这么个
喜好,还正好赶上了这么个机会,当着他的面跟你搞了,他也就乐不得地认可了。

    这事说起来挺乱的,不过你应该听明白了吧!「

    「明白了,二姐!」我会意地笑着冲王春霞点了点头,随即在心里面暗自叨
咕了一句,「看来上网学习,真是太重要了,人到了什么时候,都得跟得上时代
的步伐啊。」

    这时王春霞又对我说:「小弟,你二姐夫以前是千算万算,可这一回,是让
咱姐俩儿把他给绕进来了,他刚才是被勾出来那个劲儿了,所以才能表现得哪么
活王八,等他一会缓过来了,肯定还是不好意思的。所以你洗完了澡之后,就别
去跟他打招呼了,穿上衣服先回去吧。不过有了这么一出了,我在单独了跟他唠
唠,以后他肯定就乐不得地受着了。」

    一起洗完澡出了卫生间,因刚才我是把衣服脱在客厅,便直接在客厅穿起了
衣服,王春霞则回了卧室去穿衣服。我穿好衣服后跟王春霞说了一声,抄起放在
沙发上的那个黑色电脑包,按王春霞刚才跟我交代的,想着这就直接回自己家。

    王春霞听到后冲我喊了一声,让我在客厅等她一会,说等她穿好衣服送我出
去。

    我背着包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王春霞穿好衣服从卧室走了出来。身上穿了
一件黑的的连身短裙,应该是觉得现在天已经黑了,而此时已经进入了九月份,
天黑后外面的天气比较的凉,还批了一条淡蓝色的披肩,此外在右手的手腕上,
还挎了一个小巧的女士挎包。

    王春霞打开门和我一起出了她家,把我送到了小区的大门口。

    看了看此时天色已大黑了,我说让她回去不用再送我了,这时王春霞拉开挎
着的挎包里,掏出来了一摞子钱塞给了我。

    「小弟,我们家一鸣的事,真就是全得指望你了。你帮着我们家一鸣跑这事,
肯定请请客吃吃饭啥的,这份钱不能让你出,我这手边也没太多现钱,这是两千
块钱,你先拿着,不够再跟姐说。」

    我一见连忙推辞,王春霞拉开我背着的电脑包,把钱强行塞到了包里,随后
坏笑了下小声地说:「小弟,我们家一鸣的事,和你上了我的事,是两码子事,
而且这两件事对你姐来说,都算是你给我帮忙了。我们家一鸣上学的事,你得把
办成了放第一位,别受你把我给上了的事影响,该花的钱一定得花上,一定要把
这件事办成了。姐都在这么说了,你明白了吧。」

    「明白了,二姐!你放心,你家一鸣上学的事,我肯定能帮你办利索的,也
就到这周的周末,差不多就能办利索了。」

    王春霞看了看周围没人,紧贴着站到了我面前,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握
住了我的鸡巴小声地说:「小弟,你应该见识到了,姐其实就是骚老娘们儿,这
几年你二姐夫整不舒坦我了,我真是成天地都想着跟人崩锅儿的事了,可你也知
道你二姐夫那人,我要是没这么个机会,也不敢随便跟别人搞去。这回正好又这
么个机会,让你把我给上了,等回家我跟你二姐夫说明白了,你明后天就再来姐
家,敞开了地多跟姐崩几锅儿。今天只跟你崩了一锅儿,还得就和着你二姐夫,
姐这浪逼还没过足瘾呢,现在还正痒痒着呢。」

    我听完忽然想了起来,DIY 出的那些sm工具,做出来后还一直没用过,隔着
衣服在王春霞的奶子上捏了下说:「二姐,等你和我二姐夫说好了,明后天你有
空了的话,去我家里玩去吧。你上网连淫妻交友都知道了,肯定也知道sm了吧,
我家里有好多sm工具呢,肯定能让你喜欢的。」

    「小弟,你连sm也玩过啊!你还真说对了,我上网的时候,还真也接触到sm
了,觉得挺刺激的,但还没玩过。」在我的鸡巴上使劲捏了下,王春霞显得很兴
奋地说:「行,小弟,等我跟你二姐夫说明白了,明后天有空了的话,这就上你
家去。让你拿你的那些sm玩意儿,好好让姐舒坦舒坦。」

    这么一说我和王春霞,不禁又都勾起来了兴致,正要在小区大门前小调情一
下,不巧看到有人朝大门走了过来。王春霞只好是连忙从我的裤子里拿出手,跟
我说了声回家小心点,我也只好是跟她说了声有空再联系,跟王春霞在小区大门
前两向相互道了声别,走出了她家所在的万花小区。

    万花小区是在红旗大街的西侧,而我家所在的幽栏小区,还是在红旗大街的
东面两公里外,因此走出了万花小区的大门后,我横闯过红旗大街,直接走进了
红旗大街东侧的红旗社区。目的自然是想走最近的路线,尽快走回到家所在的幽
栏小区。

    红旗社区作为一片至今也没动迁老住宅区,所有的楼依然还是那种苏式的尖
顶矮层楼,房屋老旧、街道坑洼,楼与楼之间的各条道路,大部分连路灯都没有。

    我着急走最近的路线回家,走进了红旗社区里之后,走上的是一条正东正西
的路,这条路也没有路灯。

    顺着这条路向东走出了几百米,我忽然觉得右边的肩膀,被什么东西碰了一
些,本能地扭过脸去一看,顿时吓得我两条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距离我左肩膀的不到半尺远,伸出了两条很粗的蛇,颜色都是黄色的,身子
应该盘在旁边的树上,天色很黑这条路又没有路灯,看不到后面的蛇身,只能看
到两个三角形的蛇头,但从蛇头的大小上看,这两条黄色的大蛇,足足都有着手
腕粗细。

    突然从路旁边的树上,冒出来两条黄色的大蛇,而且看架势是要攻击我,吓
得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在本能的反应中连忙向左一跳,不成想被脚下的一块
砖头绊了一下,身体向左一闪失去了平衡,左屁股着地重重地摔到在了地上。

    想起来在身上的电脑包里,装着了那个弹弓,连忙拉开了电脑包的拉锁,把
手伸进包里去摸弹弓。不成想刚才王春霞把那两千块,强行塞到我背着的包里时,
就是放到了包里面的上端,惊慌失措间我没把弹弓掏出来,倒是先把这两千块给
带了出来,粉红色的票子撒了一地。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从冒出两条黄色大蛇的那颗树后,传出来嘻嘻哈哈的大
笑声,紧跟着走出来了一个又小又瘦的孩子,手里举着了一个树杈,上面挑着了
两只黄色的高跟鞋。这两只高跟鞋上面的花纹,与蛇皮的样式是一样的,而且很
可能就是用蛇皮做的,在黑暗中挑在树杈上从树寿面伸出来,实在是太像两条黄
色大蛇的蛇头了。

    看清楚是被人玩了出恶作剧,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也担心碰上的是个坏
人,目的是先吓住人再实施抢劫,连忙从包里掏出了弹弓,随后赶紧捡起了散落
在地上的钱。等我把钱捡起来塞回了包里,挑着两只蛇皮高跟鞋吓唬我的人,笑
嘻嘻地走到了我的面前。抬起头看清了这人的长相,我顿时间放下了心来,但同
时也气得肺都要炸了,因为我认识吓唬我的这个孩子,以前也被他以类似的防止
捉弄过。

    用两只蛇皮高跟鞋吓唬我的这个孩子,外号叫「小德张」,是个无父无母的
小流浪汉,说是个孩子,实际已经快二十岁了,但长得又干又瘦,个头还不到一
米六,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大。这「小德张」实际也不算是个流浪者,严格说
是也有份职业,只是这份职业说起来不太光彩,因为他的职业是一个扒手。

    看清楚是被这个「小德张」又给捉弄了,我从吓得丢了魂中幻想了过来,但
忽然间又有了种不太妙的感觉,情不自禁地地心里叨咕了一句,「坏了,我这个
悲催的穷屌丝,每回碰上艳遇了之后,总是紧跟着就再碰上倒霉事。这回刚玩完
了一出淫妻游戏,还没到家就碰上了这个掏包的,接下来不会再碰上啥倒霉事吧?」

PS:受附件大小限制,照片没法传太多,只好是发了两个附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1794.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