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泡妞秘籍

享受温柔窝

享受温柔窝仙洞离他们的住处约有十七八里之遥,由于毒蛇多,故又叫毒蛇洞。此洞在密林内,平时人不敢去。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享受温柔窝

仙洞离他们的住处约有十七八里之遥,由于毒蛇多,

故又叫毒蛇洞。此洞在密林内,平时人不敢去。

他来此时带了足够的食物和水果,六、七天才出洞弄

一次食物。但是要把五大门派的绝学揉合在一起,研成更

精粹武学又谈何容易?

在一连三天中,想得头晕眼花,有点心灰意冷。

第四天晚上,他下了决心,既然邪帮能把五门绝学研

成「集锦掌法」,我为什么就不能研成「普罗掌法」呢?

他收敛心神,坐定静思。

就在此时洞外传来步履声和喘息声。以他的听力,马

上听出这是个女人,而且不像是会武功的人。

他以为自己有大事在身,不出面为妙,那知这女人竟

来到洞口。

由于洞内无灯,这女人看不到坐了一个人,喃喃的说

「这个洞阴森森好可怕...我李南英也许就要弃尸在

这洞中了...」

高翊心中一动,也许这女人受了伤。

这女人又说「只要现在敌人追到...我就得认命

...老天...你对我太不公平了...」

高翊无心思考,就站了起来,洞口的女人突闻声音,

站起来就要跑。

「这位姑娘不必害怕,在下并无恶意!」

「请问这位姑娘是...」

高翊已来到洞口,双方都看清楚了对方。

原来这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女,臂上受伤,衣衫也破了

,在手中还提着长剑,虽然光线很喑,但仍可以看出,这

个姑娘长的娇媚可人。

「这位小侠是....」

「我姓高,在此练功。姑娘受了伤?」

「是的,小女子家破人亡,被仇人追杀,而逃到此地。」

「不知姑娘的仇家是谁?」

「是粉面秀士粱杰。」

「原来是个淫贼,这就难怪了。」

「那姑娘准备投奔何处?」高翊又说。

「家毁人亡,举目无亲,还有什么地方可投靠?」说

着垂头黯然神伤。

「我看李姑娘你受伤不轻,若不马上治疗,恐会恶化

。」

「谢谢少侠,小女子虽然是阅历不深,但是我一眼看

出你是位正人君子。」

「那就请进吧。」他早已准备松油火把,燃了插在洞

壁上要她坐下。

看来是一刀扫在肩上但是腋下也划了一道,只好解

开衣服一并治疗。

在火把的照文下,她的肌肤细白晶莹,他见过柳闻莺

的胴体,并不输于她。

高翊美色当前,有感于美人如玉,幽香沁脾,却能不遐

思。

「高少侠为何在此练功,难道府上不在附近?」

「是的。在下要在此耽一二个月,姑娘...」

「少侠能待一两个月,小女子也能,只怕少侠嫌小女

子,碍手碍脚。」

「我想不至于那样吧?」

疗伤完毕,他指指自己的行李,说「我的行李分为

两份用吧,好在天气渐热了!」

「这怎么敢当?洞内阴凉,夜□少侠会寒的。」

「我是不至于的,还是分开□!除非姑娘离开这儿。」

也许是她奔波了很遥远的路程,就躺在被子上睡着了

。身段窈窕的女人侧身躺着,身材就更加凸浮动人。

然后趁着黑夜人静时苦研武学。

第二天醒来时,还不太亮,但是她早已醒来。

「高大哥...」没有想到把你吵醒了。

「那伫,我每到这时刻,自然而然会醒来的,来我们

来吃早餐吧!」

二人吃了干粮,她说「高大哥,你的脏衣服给我,

我到河边去洗。」

「这怎么好意思?」

「这本是女人应做的事嘛!」

高翊心理想着,正好,她去洗衣服,我也好趁机练功。

昨夜想出了点门道,应该加紧苦研才行。

但是,再进一步研究时.就再也无进展了。

他显得十分爆燥。

夜晚时分,皎洁的月亮,照着大地,秋风徐徐,显得

非常的清凉,□上他又在练功,李南英又到河边去了。

这林子深处,有一小河支流穿林而过,水清见底,游

鱼可数。李南英在冼澡,她的伤已经好了。

高翊在洞中练了一会功,一面思索八卦的演绎。突然

听到惨叫惊呼之声。

高翊大惊,窜出□外循声奔去,到了小河边,自林隙

中泻下的星光,隐约可看到李南英浮在水面顺着水流流

向下游而去。

显然她已经昏了过去,或者已经死了。

高翊一跃入水,好在只有齐腰的深度,很快就追上,

立即抱了起来。

这才发现她竟然一丝不挂,他几乎抖手又把她丢下,

但是他略一猜想,她必然是趁着黑夜来此洗澡。

他来到河边,正要去取她的衣服,她突然醒来,二人

同时吃了一惊。她说「大哥...我吓死了...」

「李姑娘,你....」

「我在这儿洗澡,突然看到一条很大的水蛇向我游来

....」她的胴体颤抖着,似乎余悸犹存,或者这情景使

她过度的紧张。

「原来如此,李姑娘...快把衣服穿上吧!可能你

并末被咬。」

「我也不知道...大哥...不要放下我...」

「为什么?」

「大哥...你为我想想..我这样被你抱着...

.我今生还能嫁别人吗?」

「这.....」高翊心中一凛。

「怎么?高大哥你不顾小妹的节操?」

「李姑娘,这就强词夺理了。」

「大哥,你有什么困难,不妨对小妹说明。」

「在下身负重任,实在不是用情感论嫁娶的时侯,姑

娘务必谅解。」

李南英突然挣脱他,穿上衣服,匆匆回洞去了。

那知到了洞口附近,不由大惊,眼见她在树上结了个

绳,已把头伸了进去,他大叫着「李姑娘,不可以...」

但这工夫她已上了套,身子悬空,双腿直蹬,口中发

出「喀咯」声,他奔了上去抱着她,把绳子挣脱,说「

李姑娘,你这是和谁过不去?」

「不要管我的事嘛!」她在他的怀中挣扎着,只觉得

她虽然不胖,却摸不到一丝的骨痕,混身软绵绵地,使他

混身燥热。

突然她反手扣着他的脖子,嘴唇贴了上去,高翊想闪

巳不及,她的舌头己伸进了他的嘴内,紧紧的吸着,高翊

这几天来,功夫尚无进展,心情烦躁,被她这么一吻,他

整个防线也崩溃了,他双手反而紧紧的搂着她,很久──

很久,可听到他们的喘息之声。

高翊越吻欲火越上升。

突然他使劲推开她,然而把她轻轻的放在草地上,

他已失去了理智,他坐了下来,解开了她身上的衣服,他

也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衣物一一的除去。一时间两个人都

裸着身子。

她平躺在草地上,月光的照射下,显得肤色细嫩,那

高耸的双乳,更是迷人,那玲珑的曲线袒露无遗,他看了

整个人都出神了。

她身子微微的颤抖着说道「大哥,快...快来

吧。」

高翊被她的叫声惊醒,俯身将那颗红色的乳晕咬在

口伫「啊.....」

她口伫发出了一声的娇呼,挺胸向他压紧过来,他整

个头都埋在双峰之间。

他的另外一只手,却捏着另一个乳房,并用食指轻轻

撩拨。

「哦...我...我受不了....」

高翊擡起了头,微微的吸口气,向着她那一片茸茸的

草原望去,目光又往下移动,见两道突起的肉峰,另又突

出了两小肉片,肉片间有道令人丧魂的深沟。在深沟上方

有颗鲜红的小红豆,若隐若现。

他伸出食指,在那小红豆上轻轻一点,她的全身猛然

的抽搐一下,他轻拨桃源洞囗,一团红肉突起,看的他意

乱神迷。

李南英摆动了一下粉臀,他的食指往洞内一插,她的

下身微微的擡了起来,他手指不偏不倚顶在那团红肉上。

他的手指按着肉团转了一圈,她的双腿忽然一夹,又

放了开,她的臀部擡的更高。

看她的脸色,红□□,一对水汪汪的眼睛直逼视着他

,高翊的手指在那小红豆上轻轻又是那么一转,没有多久

那条深沟内己有潺潺的流水,顺着肉缝流出。忽然她擡

高了粉臀,睁开只眼。

她喘着气,摇着头叫着....

「哎唷...大哥...你怎么这样逗我....我

很难受.....」

她叫着叫,突然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要命地带

,她大吃了一惊,拥在手上一看?喔!怎么这么粗,她抓

着大鸡巴,往自己的洞囗一碰,她整个人抖了起来,右手

也随着一松,高翊顺水推舟,猛吸口气,提起腰子,用

力往内一顶,她哼着叫了起来。

「哎唷喂...好痛...我...」

他用力一顶,随着就是「滋滋」的猛插着,她的粉臀

也不知何时轻轻地转动了起来,一圈圈的摇摆,配合他的

一上一下的动作,很有节奏。

他感到大鸡巴的四周,已渐渐的发热,龟头一下下

的撞到个软肉,传来阵阵的美感。

她的整个脸都发红了,粉臀的摇摆更是激烈,口伫不

时的哼着。

「喔..我...我好快乐...唔....」

她现在全身已如蛇般的扭着,忽然臀部往上一擡,不

再下落。使他每次的插入增加了不少美感,他节节的逼进

,她的眼睛却失神的往上看,高翊知道她快不成了。

因此他插的更起劲,突然高翊恶作剧,猛将大鸡巴拔

出,李南英身子一抖,急急的用手将他的臀部猛按着,叫

道「哎唷...亲爱的...你怎么....这样整我

....喔....」

高翊得意的又将大肉棒插入,她如逢甘霖似的松了一

囗气全身打转个不停,高翊如狂风暴雨般,落点直快,直

干的咬牙瞪眼,两腿摆动不已。

一阵的狂抽猛插,如同秋风扫落叶,山摇地动,她越

喘越急,眼见她已无还击之力,到了最后,她的双腿擡高

猛夹着他的腰部,出声大叫。

「喔..哥...我...我不行...我要...

泄了....唔....好快乐.....」

她的叫声未完,高翊己感觉到大鸡巴被一股热烫烫的

液体淋烧着,烫的他全身发麻,随着他的插入,激起了无

数的浪火,他见到了如此的景画,抽插更加急骤。

李南英猛松四肢,全身直挺,忽然双手紧抱着他的肩

头,口中呜呜低叫着。

可是高翊的上身虽被紧抱着,下身没有应此而作罢仍

不顾一切的猛动着。

李南□终于松开双手,用力猛推,想逃避他的攻击,

但是凭着高翊功夫的造就,她那能得手,他如同饿虎般,

按紧着她,又是猛攻,她又次次的寒颤,一阵热流又直冲

而出,他的肉棒受不了如此冲击,猛然用力向前一挺,直

抵花心,李南英大叫一声,整个人已昏昏沈沈。

正当她失魂之际,高翊的大鸡巴射出了一股如水箭般

的水柱,直冲花心,她整个人又苏醒了过来。

大战之后,他感到全身乏力,瘫痪在她身上,她则拥

着他也进入梦乡,很久──很久,一阵凉风吹来,他们方

进入洞内,享受温柔窝。

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一个半月过去了。他一事无成

。急得他团团转,而且自从上次和她温存过后,她每三两

天便要来那么一次享受,高翊又不是铜打的,那能有

用不完的精力,这天□上,他不得不向她摊牌了,他说...

「南英,我负有拯救五条人命,甚至关系武林存亡的责任

,我希望你能另找个安身之所。」

「你想甩了我,哼!你这没良心的。」她又说...

「高大哥,我可要警告你,你要是偷偷撇下我跑了,

我会到处宣扬你始乱终弃,玩弄女人。」

高翊懒得理会,自去练功。他在聚精会神时,她在洞

外竟唱了起来,竟是坊间风流的小调,高翊几乎想揍了她。

「也许我越是怕她干扰,她越干扰,还是不理她为妙。」

到了黄昏时刻,她又要去洗澡。他正好有一点清闲时

间,终于他灵机一动,研出了一招。大喜而起,练了几遍

,向洞外扫去,同时推出一掌「卡喳」一声,一株如碗粗

的树干齐腰折断。

他惊楞在洞口,就在这时,忽见她奔了回来,还悲泣

着说「高大哥,快点抓住那猴子,它把我的裤子偷走了

。」

果然,她下身没穿裤子,虽然上衣遮住了紧要部份,

大腿以下却全裸着。

高翊大喝一声,说「猴子不偷别人的裤子,只偷你

的可见你有多么下贱?」

「就算我贱也好,请你把我的裤子找回来好吗?」

「李南英,我求你,让我清静一阵子好吗?你如想干

,那等我把功夫练好之后,我可以和你夜夜春霄。」他说

的极为粗话,因他气极了。

「怎么?你以为我说谎?」

「李南英,你自己去找吧!我的涵养已经够好了!」

「不好又怎么样?」

「惹我火了,我可以一走了之,永不见你。」

「你敢走我就到处宣扬,说你是个玩弄女人的淫徒。」

「哼!人家未必都听你的。」最后他还是去为她找裤

子,但没找到,只好把他自己换洗的裤子给了她一条.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81548.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