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明日方舟《醉翁之意》】【作者:桜芷】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桜芷
字数:10542

  白色的山岩,白色的沙粒,白色的建筑,白色的天空,白色的浪花,山石之
上郁郁葱葱的布满植被,潮湿的海腥味扑面而来,西西里…

  断崖峭壁之上,蹲坐着一个鲁珀少女,灰色的兽耳与长发随着海风不停摇曳,
指尖的火苗不停跳动,拿到嘴边轻吸一口,吐出的青雾在风中转瞬即逝…

  「你真的…要走么……」

  背后不知何时出现了另一个鲁珀少女,银白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两把
佩刀别在腰间,相较于身前这位,显得干练不少…

  「…吾主,请原谅我,我不能拿家族以身试险…」

  白发少女看了看腿上的黑色裂缝,又看了看[ 家主] 的背影,四下沉默,似
乎此刻连风都停止了呼啸…

  「嘶………呼…那,祝你好运……」

  离别的话语随着烟雾一并吐出,吐出了不舍,吐出了心痛…

  「是,祝吾主…武运昌隆………再见了,德克萨斯…」

  [ 白色的狼] 将一个金色的徽章放在原地,转身离开了,确认走远后[ 黑色
的狼] 的眼泪不争气的四下流淌…

  「你这个…笨蛋………」

  最后吸了一口,掐灭了烟头,德克萨斯起身准备回去,余光扫到了地下的徽
章,轻轻把它拾起,沉甸甸的铜质徽章,字母的花纹已经磨得几乎看不出来,它
承载的并不只是家族的历史,还有她那沉甸甸的过去……

  [ 即使她的过去找上门来,德克萨斯小姐依然会从容以对,但若是她的过去
扰乱了她的现在,那,或许我们能够见到,她真正愤怒的样子…] 「干员德克萨
斯,任命为此次任务的小队队长,虽然是简单的信标回收,但是你们也不能懈怠!」

  这次任务由她带领霜叶,嘉维尔,三个人组成一支小型梯队去回收之前散播
出去的15个信标,上面有记录着附近天灾云动向的重要数据,虽然不怕被人破坏,
但是数据没法收集还是不方便的…

  茫茫戈壁,唯一的生气估计就是那遍地的风滚草了吧,三个人从罗德岛出发,
向三个方向分散,一人收五个,效率比较高,而且要赶在天灾云聚集起来之前赶
回罗德岛…

  「呼……呼………」

  德克萨斯在山丘上奔跑着,手上攥着三个安装信标用的[ 长棍] ,她还要再
收集两个,就可以回去跟同伴汇合了,头顶的云层已经开始变灰,有聚集的迹象
了,该加快速度了——正想着,一把长刀从一侧甩了过来,几乎是处于下意识反
应一般,身体自动绷紧了肌肉,下腰,侧滑,剑刃贴着德克萨斯的鼻尖划了过去

  「这…这是……」

  四下寻找敌人的身影,不应该是整合运动,这里是卡西米尔的边境,最有可
能的自然就是…

  赏金猎人…

  「赏金猎人……」

  德克萨斯面前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带着兜帽的身影…

  [ 银白色的长发……那个尾巴…是鲁珀人……么…] 「你是谁…如果我没记
错我应该没有招惹赏金猎人才对…」

  大概确定了敌方的来历,敌人可能只有面前这一个,想到这德克萨斯倒是从
容,从腰间抽出一根poki叼在嘴里,这是她发现的能让自己集中注意力的方法,
可可脂似乎能让她的大脑活跃起来…

  「喂,你…知道你想做什么吗?」

  [ 我为什么要这样问…] 指尖已经抚上剑柄,对面的人没有说话,缓缓的摘
下了兜帽,那一抹银色完全展露在德克萨斯面前时,她愣住了…

  「你…你…不可能…」

  [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瞳孔骤然收缩,一股怒火在胸膛中炸裂,燃
烧,因为愤怒扭曲的面容,对着面前的人大吼着…

  「你怎么可能还活着!你……你究竟…」

  [ 她应该死在西西里了!我亲眼看到的!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 面前
那只[ 白色的狼] 她在熟悉不过了,不过她的样子改变了很多,瘦了很多,恐怕
是矿石病的原因吧,她腿上的结晶变多了不少,头发长了几分,脸颊上的伤疤也
多了几道,骨子里的那种干练,忠诚被疯狂与嗜血取代,德克萨斯可以[ 闻] 得
出来,由内而外的血腥味…

  「呵呵呵呵…德克萨斯…好久不见~」

  [ 竟然是你……真是…] 「拉普兰德……」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没有老友久别重逢的惊喜,而是一触即发的战争硝烟,
谁也没有动手,一个居高临下,一脸戏谑的打量着昔日的家主,另一个仰面怒目,
愤怒的盯着曾经自己最忠诚的手下,也是唯一的朋友…

  「你在害怕什么?」

  白色的狼饶有兴致的盯着她,后者也并没有多么愤怒与害怕,仿佛拉普兰德
的出现就好像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一颗石子,激起波浪的同时,湖面也平静了下来

  「你看着我像是有在害怕么?」

  [ 傻子……] 「呵,你变了,你变得胆小了,变得不如以前冷漠了…」

  「呵…你既然这么说,那彼此彼此吧…」

  「呵呵呵呵…我们…变成了过去的彼此呢,真是可笑啊——」

  话音刚落,只见拉普兰德的身躯轻盈的旋转了一圈,卷起一阵沙砾,又一把
长刀刺破气流,直奔德克萨斯而来,抽出长剑将它击飞到一旁,但是拉普兰德的
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肚子重重的挨了一拳…

  一连几个踉跄,随后拉普兰德的攻势宛若暴风骤雨一般袭击着德克萨斯,纵
使两把刀都扔在远处,仅凭拳脚之力就把德克萨斯死死的压制着…

  想要挥刀劈砍,但是仿佛她的下一步动作都被预测到一般,手腕挨了一记肘
击,一瞬间的松懈,武器就被对方夺了过去…

  几分钟下来,德克萨斯可谓是遍体鳞伤,浑身不知被打出多少淤青,一只胳
膊还脱臼了,疼痛刺激大脑,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了…

  「你知道么德克萨斯,从我知道你加入了这个什么岛的组织我就开始寻找你
了,你应该知道,你的过去总有一天会追上你——」

  对着德克萨斯柔弱的腹部又是一脚,这下她直接站不起来了,倒在地上艰难
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不能让[ 困意] 占据上风…

  「呵呵呵呵,这就不行了?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曾经我们打一个下午都
没事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惨叫划破戈壁的寂静,德克萨斯的佩刀直直的插在她自己的大腿上,剧
烈的疼痛让她无法控制呼吸,拉普兰德还在用力的攥着刀柄拧来拧去,一股股的
血液浸透了身下的土地,慢慢慢慢身体就越来越不受控制…眼前也是时而模糊时
而清晰…

  「你要为了你曾经犯下的罪行…赎罪……」

  「晚安,[ 吾主] ……呵呵呵呵…要给你一个晚安吻么……」

  拉普兰德蹲下身来,特意用食指贴着嘴唇比了个[ 嘘] 的手势,然后慢慢帮
德克萨斯合上了双眼「拉普…兰…德……」

  [ 你这个…混蛋……]

        ——————————————————

  卡西米尔边境遍地都是这种废弃的村庄,这里基本就是赏金猎人或者商队途
径此地歇脚的小站点,找一个没人的房子还是轻而易举的……

  一篇被干草棚遮住阳光的一层小楼,遍地都是厚厚的灰尘,卧室的大床上躺
着灰发的鲁珀少女,周围都是临时打扫出来的空地,床单虽然只是翻了过来,但
也比全是土的强…

  少女的四肢拉直,呈大字形被绑在床上,床头床尾四根柱子绑着干草夹着破
衣服编织而成的绳子,它们出乎意料的坚韧…

  拉普兰德独自做在一旁等待着[ 睡美人] 醒来,手中把玩着一个金色的徽章

  「咕……呃…我…我这是…嘶……」

  双手的疼痛以及全身宛若要散架一般的酸痛让少女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想要
伸手揉捏一下太阳穴却发现四肢都被束缚住了,挺起头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旁边自娱自乐的拉普兰德,自己的腿上被缠了几圈绷带…

  [ 这家伙做的应急处理么…嘁……] 「喔呀,醒了?」

  将手中的徽章弹向空中,在它旋转了几圈后接住,装回口袋,拉普兰德在台
前四下踱步,她在打量着自己的猎物……

  灰色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还有这对兽耳,就是这企鹅物流的制服让拉
普兰德感觉她有点傻里傻气的,黑色的短裤,黑色的袜子,黑色的鞋子,下半身
近乎是清一色的黑…

  顺着轻薄的黑色丝袜抚摸着德克萨斯的大腿,紧致的肌肉弹性极佳,手感很
棒,拉普兰德颇有些爱不释手,不过德克萨斯并不好受,指尖不停滑动带来的酥
痒一波一波的刺激着心理防线,嘴角止不住的想要上扬…

  当然这些全都被拉普兰德看在眼里,她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制服她的[ 主人]

  慢慢拉开灰白色外套的拉链,隔着轻薄的运动衬衫在肚脐上刮搔…

  「还记得我们曾经的赌约么~」

  手指在肚子上旋转了几圈后,慢慢地向肚脐靠近,精心修剪的指甲隔着薄薄
的化纤面料在凹陷的肚脐上轻轻钻动,不适感让德克萨斯不停的扭来扭去…

  「咕…你……你这是干什么…呵…赌约…我当然记得…你还好意思说…哈…
…」

  [ 什么赌约啊!她又在胡说什么啊!嘶…好痒啊…好想笑……] 一波一波涌
上大脑的痒感让德克萨斯感觉喉咙里有一股能量要爆发出来一般,她想要笑,想
要把这痒感带来的刺激发泄出去,但是她不能这样做…

  「咕……咳啊…你……你这个…哈哈…停下…」

  [ 啊啊啊想不起来啊,她到底要干什么啊!好痒好痒!不能笑……] 虽然是
隔着一层布衣,但是痒感没有任何被阻挡的迹象,来回晃动腹部,但是那只手指
仿佛粘在肚皮上一样,无论怎么扭动,颤抖,还是腰间来回跳动,都无法阻止这
直达大脑的痒感…

  「哈哈…咕呃…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哈咿……逼供么……」

  「呵呵呵呵~让·你·赎·罪·呦……」

  说着拉普兰德走到[ 床] 的一旁,手指轻轻点进德克萨斯的腋窝,可以明显
感受到一阵颤抖…

  「嗯啊…别……不要嘻嘻嘻…拿出来啊…咕呃呃……好难受…」

  [ 这…这里这么痒吗!忍不住了呀……呜…] 一根指头在腋窝的沟壑中划动,
由于她穿的是短袖衬衫,所以可以时不时接近腋窝侧面的那块柔软肌肤上搔动,
德克萨斯的笑声也开始愈发的多了起来…

  「你知道么德克萨斯,矿石病,改变了我的一生,她成功的把我塑造成了现
在的这副模样…」

  「嘻嘻…哈咿嘻嘻嘻关…关我…咕呜呜……什么事!走开……我…哈啊!不
要捏呀!」

  腋窝的手指增加至两根,快速的在凹陷中划动,或是轻轻夹住凸起的嫩肉来
回轻捻,不管是哪一种,都是让德克萨斯额头的汗珠变多的罪魁祸首…

  「你体验过过街老鼠的生活么,你体验过在垃圾站找吃的活命的日子么…呵
呵呵呵呵…我可是都体验过……」

  德克萨斯似乎并不想理会她,腋下的痒感令她烦躁,她只希望能尽快停下…

  「咳啊…不行…嘎咿嘻嘻嘻嘻嘻…痒啊…不要…嘻嘻嘻嘻…走开啊…」

  [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呀……] 一只手在对腋窝发难之余,另一只手轻轻
揉捏起那只柔软的兽耳,强烈的刺激让德克萨斯的笑声开始失守…

  手指隔着软骨捻动时的触感,指甲在耳廓内部剐蹭的剧烈痒感,还有时不时
吹进的凉气,配合腋下变幻无常的奇痒,很快德克萨斯就无法守住自己的笑声了

  「德克萨斯~这次我来找你就是来·报·复·你·的·呦~我要亲手送葬把
我逼到这个地步的所有人,你是最后一个…呵呵呵呵…」

  「咕啊嘿嘿嘿嘿嘿…痒啊嘻嘻嘻嘻嘻…别…别捏耳朵…呼呼呼……不行啊…
哈啊…」

  喉咙中不受控制的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这也是鲁珀族无法伪装的致命弱点,
在感到舒适时,嗓子会自己发出这种声音…

  「呵呵呵呵~很享受嘛…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呢,你果然变了……」

  「叽嘻嘻嘻~什么嘛!嘻嘻嘻嘻嘻是你把我弄来的咿呀!不要捏耳朵!」

  德克萨斯发出的笑声越来越不像平时的她,她平时几乎不苟言笑的她,此刻
却嗤笑不止,而且发出了很多可爱的叫声…

  「呀!嘻嘻嘻嘻不行…嘻嘻嘻嘻痒…好难受…呵呵呵呵呵呵…不要耳朵…跟
腋窝…嘻嘻嘻嘻一起啊…停下一个呀哈哈哈哈!」

  腋下的痒感逐渐减弱了,两只手轻轻钻进两只不停抖动的小耳朵里,透过厚
厚的绒毛直达深处,拉普兰德清楚用什么样的手法能让德克萨斯体验地狱又或是
天堂一般的[ 惩罚] …

  「哈啊~不要!不要再往里了!嗯咿咿~好…好难受……哈咿!!!别!别
再往里了呀!」

  [ 耳朵……不行…这样下去……] 德克萨斯此刻仿佛脱水的游鱼一般,双耳
传来的奇怪感觉让她感觉意识都有些飘走了,微微上翻的白眼,随着拉普兰德指
尖轻轻的扣动,整个身体随之一颤,循环往复…

  「哈哈哈哈哈~德克萨斯,你知道刚才你那副表情吗!仿佛要升天了一样啊
哈哈哈哈哈~」

  「哈啊…哈啊…哈……你…你还说…要不是你在哪里弄……我…我怎么会出
丑!」

  德克萨斯的嘴角滑下一道晶亮的涎液,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方才耳朵遭受的
痛苦,她可不想再体验一次了…

  「呼……呼…你…?!你的眼睛…好红…」

  一直没听见拉普兰德回话的德克萨斯好奇的看了一眼,只见拉普兰德一动不
动的盯着德克萨斯的身体,眼睛染上了几分绯红…

  鲁珀人在分泌汗液的时候会根据身体状况分泌特殊的气味,用来传达自己的
需求…

  德克萨斯自然也是如此,所有鲁珀人都是这样,信息素是夹杂在汗液当中散
播,刚才那番折腾德克萨斯已经是香汗淋漓,他们经常散播的信息素还有另外一
种功能——求偶…

  也就是说刚才,相当于德克萨斯亲手把强效的催情药喂到了拉普兰德嘴里…

  「嗯哼~让我们开始…这为你精心准备的刑罚吧~」

  「你…你别这样啊…拉普兰德!喂!!清醒一下啊!不要过来!不…不…咿
呀!!!」

  白狼猛的跃起,骑在德克萨斯腰上,俯下身一路摸索着向前进发…线条明晰
的小肚子…不太明显的肋骨…发育的恰到好处的乳房…温热的腋窝…每一处都摸
了个够,但是又没多停留多长时间…

  她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不停颤抖的德克萨斯甚至能感受到她呼出的热
气,德克萨斯并没有看她那红红的眼睛,而是别过头去,任由发落,拉普兰德将
她的衣服向下扯了扯…漏出雪白的颈窝跟线条优美的锁骨…

  伸出舌头轻轻的在上面舔舐,啃咬着,吸吮着德克萨斯散发出的气味,刚开
始还是可以抱着享受的心态去体验体验的,但是随着牙齿与舌头在脖子上引发了
不小的搔动,德克萨斯便用力的挺起腰间想要把身上的白狼顶下去,可是对方总
是恰到好处的舔咬,每一次都让她脱力…

  「嘻嘻嘻…不要…不要舔……走开啊…」

  每一次挣扎都因为酥痒感而变得软绵绵的,拉普兰德的手也渐渐抚向那发育
良好的乳房…

  「嗯咿~不…不要…嘻嘻嘻嘻…一起哈啊~这…一起不行啊…嗯嗯~不要~」

  胸部传来的酥麻感夹杂着脖颈上的痒感,两者几乎要榨干德克萨斯的全部体
力,她感觉她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呵啊………呵啊……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没有回应,拉普兰德现在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刚才的戏谑似乎转瞬即逝,
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就是德克萨斯汗液中的信息素,如果不出汗,就一切都结束
了,可是……真的有可能…在这没有尽头的挠痒之中…保持正常的状态么…

  「停下吧……我不…不想笑了……」

  沙哑的喉咙中挤出了这么几个字,随即拉普兰德再一次俯下身躯,慢慢接近
她的脸颊,德克萨斯干脆紧闭双眼,等待痒感的到来,不过她即将面对的是…

  「咿呀?!你…呀~不要…嘻嘻嘻嘻不要含住呀!咿嘻嘻嘻嘻~痒!」

  毛茸茸的耳朵与温热的口腔来了个亲密接触,舌尖在绒毛中搅动,牙齿在耳
根的柔软皮肤上啃咬,剧烈的痒感让德克萨斯用力挣扎了两下,结果险些把拉普
兰德掀翻过去…

  「哈咿…不行啊……哈哈哈哈…不要不要!不要再含着了呀!嘻嘻嘻嘻嘻吐
出来呀!」

  笑声彻底失守,拉普兰德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了起来,嘴巴里含着不停颤
抖的小耳朵,两只手则伸向毫无防备的双腋…

  「嘎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咿嘻嘻嘻嘻嘻嘻嘻!走开走…噗哈哈哈哈哈哈
哈!好难受!好难受呀嘻嘻嘻嘻嘻嘻嘻…」

  德克萨斯的腰间用力挺起,企图将拉普兰德顶下去,但是挺到一半建立起来
的防御工事就被痒感击溃…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呀哈哈哈哈哈!痒呀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快停
下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舌头搅动与牙齿啃咬的频率逐渐加快,少女的笑声也随之增加…

  「咿——嘻嘻嘻嘻嘻嘻嘻!痒死了!痒死了呀哈哈哈哈哈呵呵!要被痒死了
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停下呀!!」

  轻轻松口,一道银色的弧线在空中消逝,耳朵现在都已经湿漉漉的了,虽然
逃过一劫,但是强烈的痒感似乎没有消退的迹象…

  「不行了不行了!咿——叽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痒!哈哈哈哈哈哈哈!怎
么这么痒呐哈哈哈哈呵呵呵!停下啊啊啊!!」

  笑声一旦放纵它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怎么忍都忍不住了,而且一旦开
始笑,痒感带来的刺激似乎也增加了不少…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不行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
死了呀哈哈哈哈哈哈!」

  德克萨斯的笑声越来越大,她也发觉这里面的不对劲了,明明只是简单的[
抓一抓] 腋下,竟然变得这么痒,这究竟……

  原来是拉普兰德的源石技艺[ 精神摧毁] ,它在这方面可谓是如鱼得水,人
怕不怕痒就好似大脑下达的指令一样,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大脑
下达的指令是去怕痒或者去不怕痒的差别罢了…

  通过源石技艺她可以修改接触者的感官信息,比如德克萨斯,拉普兰德就可
以把她的指令修改成[ 一被挠痒就会高潮] ,但是她现在也只是稍微增加了几分
德克萨斯的[ 敏感度] 而已,她的能力还没有到达那么高的水准…

  拉普兰德现在就只是在给这块砧板上的鱼肉调味而已,不过后者已经是受不
了了,仅仅是提升了一点自己怕痒的程度,德克萨斯就笑的停不下来了…果然这
招对付她一直很管用……

  「哈哈哈哈哈哈哈耍赖呀哈哈哈哈哈…嘿嘻嘻嘻嘻嘻嘻——不行了!不行噗
哈哈哈哈哈哈!嘎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我不想笑了呀嘻嘻嘻嘻嘻嘻
…」

  「好痒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快停下呀!腋下噗…嘻嘻嘻嘻嘻嘻嘻!好难受~
忍不住呀叽嘻嘻嘻嘻嘻嘻嘻…」

  拉普兰德也识相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可不喜欢一味的惩罚猎物,德克萨
斯也得以获得喘息的机会…不过拉普兰德不可能让她这么轻松…

  蓬松的尾巴传来拉拽感,拉普兰德正在轻轻的捋动着柔顺的毛发,鲁珀族的
尾巴正常都是粗糙,毛发坚硬,但是德克萨斯不同,灰色的毛发似乎是经过精心
护理,拉普兰德的手法似乎有千百种一般…

  轻轻在尾根那娇嫩的皮肤上用指甲剐蹭…两根手指圈住尾巴轻轻套弄…把尾
尖含在嘴里,牙齿轻轻摩擦着…

  德克萨斯现在在床上好似一条灰蛇,尾巴传来的巨痒直冲大脑,她现在不知
道是拉普兰德用了源石技艺之后才这么怕痒的还是本来尾巴就这么怕…

  「哈咿~别…嘻嘻嘻嘻嘻…哈哈…不要呀~好…好痒嘻嘻嘻嘻…好难受……
停下~快停下呀~」

  「德克萨斯,你好像…看起来很享受啊…我说过是让你赎罪的……对吧…」

  说罢拉普兰德翻身下床,慢慢踱步到床尾,轻轻抚摸着德克萨斯的小腿,而
后知后觉的德克萨斯也明白她想要干什么…

  「你…你别…嘻嘻…别动!我…我为什么要赎罪!你…哎哎哎!不要——」

  本来还想多骂几句,但是看到拉普兰德在解自己的鞋带,一下子慌了起来,
用力抽动着双腿,想要躲开她的手,但是依旧是无济于事…

  [ 啪嗒……啪嗒………] 两只鞋子都被扔到地上,一对被黑色迷雾包裹着的
艺术品重见了天日,有些不安的脚趾不停的搓动着,握在手里脚底有有几分潮湿,
不过不影响她温热柔顺的手感……

  「嘶…有点味道呢德克萨斯……」

  故意大声嚷嚷,还假装厌恶的甩了甩手指,其实拉普兰德根本没有闻到什么
怪味,反倒是一脱鞋有股淡淡的薰衣草香味…

  不过德克萨斯真的以为她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脸颊滚烫,不好意思的把
头别了过去…

  「呵呵呵~有味道的小狗狗需要好好清洗呢~」

  「什…呜呀!别…哈哈哈…别这样~嘻嘻嘻嘻…好恶心呀~」

  德克萨斯还没反应过来,前脚掌就被温热与湿润包裹住了,拉普兰德将它送
入嘴中,本没什么大碍,但是她的源石技艺从中作梗,德克萨斯的笑声愈发无法
忍耐…

  「好恶心嘻嘻嘻…拿出来呀…别…别咬!咿呀哈哈哈…走开!」

  想要通过踢蹬来挣扎,但是每一次用力自己脚掌的软肉都与拉普兰德坚硬的
牙齿产生摩擦,剧烈的痒感让她进退两难…

  「嘻嘻嘻嘻停啊…好难受哈哈哈哈哈…好痒呀嘻嘻嘻嘻…不要再用源石…技
艺了呀嘻嘻嘻嘻…」

  拉普兰德就装作没有听见,细细品味着这来之不易的珍馐,感受肌肉的跳动,
还有美妙的笑声相伴,美中不足的就是……

  拉普兰德从地上捡了个尖锐的木块,拉起丝袜,在上面划了一道口子,随后

               [嘶啦——]

  最后的一层保护也被褪去,纯净白皙的尤物展露出来,脚掌修长,脚背上轻
微凸起的血管与骨骼让这只尤物看起来略显骨感,指甲上涂着透明的亮甲油,脚
底已经因为刚才的舔舐变得红润,捏着厚实的脚跟,把玩着这只不断颤抖的尤物

  「嘻嘻嘻嘻…不行…嘿嘿嘿嘿嘿…这样…好痒呀嘻嘻嘻嘻嘻嘻…」

  德克萨斯不再忍耐,她从一开始就无法忍耐,只是有些收敛,但是当自己脚
底受难的那一刻,她不再吝啬自己的笑声,两个人似乎回到几年前,在那座宅邸
中打闹嬉戏的日子…

  不过这次是德克萨斯充当那个老老实实被欺负的角色…拉普兰德成为了曾经
的[ 行刑者] …

  「嘻嘻嘻嘻嘻不要…嘻嘻嘻…脚底不行呀哈哈哈哈哈…不要用力呀哈哈哈哈
轻点呀!」

  「呀!哈哈哈哈哈不行不行!轻了好痒呀哈哈哈哈哈!用…用力一点呀嘻嘻
嘻嘻嘻嘻…」

  「呵呵呵…你还蛮享受的啊德克萨斯…你以为这是在按摩么——」

  德克萨斯还沉浸在忽轻忽重的痒感里,下一秒高亢的尖笑充满了房间,拉普
兰德一只手五指共同发难,另一只手扳直乱动的脚趾,剧烈的痒感让她险些失神

  「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嘎哈哈哈怎么突然这么痒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停下!停下呀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尽情享受吧…这可能是你生命最后发出的[ 绝唱] 了呦——」

  「不要不要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死了!要死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再用源石噗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再用了呀!!!」

  拉普兰德的手不停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她的源石技艺正在一步步蚕食着德克
萨斯最后的理智…

  「咿呀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了…要死
了啊咳咳…噗咳咳咳…哈哈哈哈哈哈痒啊!」

  拉普兰德也不在满足于一只脚,左右开弓,一手一只,德克萨斯随着她手指
的摆动而疯狂,痒感正在逐渐增加,她离崩溃的悬崖越来越近了…

  「叽咿嘻嘻嘻嘻嘻嘻嘻!不行不行呀嘻嘻嘻嘻嘻嘻嘻…要…要憋不住了嘻嘻
嘻嘻嘻嘻嘻嘻…不可以…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能在这里…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
啊…」

  拉普兰德恐怕此时巴不得多长出几只手来疼爱德克萨斯,两只脚,一黑一白,
截然不同的刺激,脚趾不停蜷缩,企图制造出褶皱来抵挡痒感,但是不断变换的
双手让她无法应对…小腹的酸胀,浓烈的尿意正在不断增强…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呀嘻嘻嘻嘻嘻嘻…别哈哈哈哈哈哈快停下啊拉…哈
哈哈哈哈拉普兰德哈哈哈!!停下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让德克萨斯没想到的是,拉普兰德竟然再次一跃而起,骑到自己的腰上,双
手伸进抹胸下面挑逗着早已挺立的乳头…

  脚底的[ 余痒] 还没有完全消失,胸部出来的刺激让她的下面险些失守,拉
普兰德觉得并不尽兴,干脆…

  抽出佩刀,给衣服来了个[ 大开膛] ,洁白的乳房与私处都暴露在空气当中,
德克萨斯的脸恐怕已经与天边的红霞那般绯红了,这辈子出的丑恐怕都没有现在
多吧…

  「啧啧啧~真下流啊…[ 吾主] ~」

  德克萨斯刚想说什么,乳头传来的刺激就让把她的嘴堵上了,揉捏,剐蹭,
按压,摩擦…几乎是能用的办法拉普兰德都用过了,尾巴也在两瓣之间轻轻剐蹭,
德克萨斯也很大方的散播着自己的呻吟…

  「哈啊~不…停呀~嗯嗯嗯——不行了…要…要去了啊~真的…不行了呀~」

  德克萨斯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不过随即异样的刺激让她的笑
声再一次从嘴里传了出来…

  明明没有人,腋下,肚脐,脚底都仿佛有人抚摸着…刮搔着…舔舐着一般,
甚至连自己的耳朵也…

  「呵呵呵…喜欢么~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绝招~」

  通过源石技艺唤醒神经之前承受的刺激,可以做到场景再现,不过德克萨斯
不会好受就是了,她彻底屈服了,屈服给了这[ 小孩子打闹用的把戏] …

  「嘎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哪里都好痒呀哈哈哈哈哈
哈哈!求求你呀哈哈哈哈哈哈!让我做什么都行呀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遍一遍的[ 回放] 着她曾经承受过的痒感,随着次数,痒感也仿佛是在叠
加一般,越来越猛烈的刺激就是把她退下悬崖的最后一阵风…

  「啊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去了!要去了呀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不
要不要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憋不住了呀!!!」

  「呵呵呵呵呵…向神诉说你的罪行吧…」

  「嗯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下啊!已经…已经去了呀哈哈哈
哈哈哈哈!!不行了呀哈哈哈哈哈哈!」

  腰间止不住的猛烈抽搐了两下,浑浊的液体喷射而出,床单被淋湿了一大片,
甚至是拉普兰德的尾巴上都挂着些许水珠,德克萨斯此刻瘫倒在床上,腰间时不
时的颤抖……上翻着白眼…口水…泪水…汗水成为这块洁白画布上最后的颜料…
恐怕现在拉普兰德说什么…她也听不见了吧……

  [ 向神…诉说你的罪恶吧……]

       ————————————————————

  这场闹剧最终以博士派出的行动小组将拉普兰德缉拿归案为之画上了句号…

  [ 干员德克萨斯,批准两个月假期调养,拉普兰德病症极其难以控制,留岛
观察,后续预计将其收并为罗德岛干员,届时将对其进行惩罚……] 看着阿米娅
刚才送到自己手里的报告,德克萨斯的心情颇有些复杂,嘴里的poki来回移动,
不知在想些什么…

  「德~克~萨~斯~酱~」

  「叽咿呀呀呀?!!!」

  红发的萨克塔女孩本想做一下恶作剧,轻轻的对着德克萨斯的小耳朵吹了一
口气,没想到她径直瘫软下去,双手死死护住耳朵…转身看清恶作剧的人是谁后,
羞愤难当的德克萨斯准备让她知道惹自己生气的后果是什么……

  「呃…我…我还烤了苹果派,应该要糊了!我先走啦!!」

  「阿——能——!!!」

  「你给我站住!!!!!」

  「不要啊!!!」

        ——————————————————

  「你好,我叫德克萨斯你叫什么?」

  「………………」

  「嗯?什么?」

  「…拉…普……兰德…」

  「嘿嘿…很好听的名字呦…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呢…」

  「我……这里…是……家…我……住……」

  「啊啦…这……要不要加入我的家族…能给你好吃的,能给你睡觉的地方…
怎么样?」

  「拉普兰德…愿意……跟…德…斯…一起…」

  「哈哈哈~真可爱,起来吧,你需要洗个澡了~」

  ………………………………………

  ………………………………

  ………………………

  ………………

  ………

  「拉普兰德,愿追随[ 吾主] 德克萨斯一生,无论生…死…疾…苦,吾永远
追随您的脚步,此生作为您的利剑,为您披荆斩棘,此生作为您的坚盾,为您遮
风挡雨,吾,永远效忠于您……」

  白发少女跪在地上,颔首低眉,手臂伸向高高在上的[ 主人] …

  「起来吧,拉普兰德……」

  指尖相抵,她的誓词就是她们之间相互信任最坚实的链接,此生不变……?

  the.end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79558.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