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恶魔的道具(三)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亚莹……」本来现在应该是要慌张地说些离谱到不行的谎言,想尽办法打哈哈过去,像是故事最后主人公回归日常的场景,但是…

亚莹和猎手对话的画面、亚莹在骰子效果消失隔天来找我的画面、亚莹认出已经变身的我的画面……一幕幕无法断定真假的画面有如潮水一般涌来,一个可能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为什幺背叛我?」我嘶哑地问。

在狂乱情绪的引领下,我不等亚莹回答,就已经一拳挥出,虽然在意识到时有想要停住拳头,但拳头依旧是击在亚莹的下巴,将她击晕。

呆呆地凝视着倒在地上的亚莹,我现在该怎幺做?杀她?这太过火了,调教她?我下不了手……只能修改她的记忆了,或许还能追查到猎手的底细。

拿出「记忆的钥匙」对亚莹一转,我立刻被吸入亚莹的记忆世界。

和林琦涵那次不同,我直接从最近期的记忆下手,再逐步往前找。

最前头是和我碰面的这一小段记忆,再来依序是往我房间跑的画面、猎手朝走廊上的我飞奔而去的画面、和猎手对话的画面……

「……我搞错了?」记忆已经前溯至数年前,我与亚莹刚相遇不久的时候,但除了我本来就知道的部份外,亚莹完全不曾和猎手接触过。

反倒是看着我们俩共有的回忆,让我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头脑也终于比较清醒一点了。

现在我面临一个重要的抉择,不再使用这些道具,或是让亚莹远离我,再这样使用道具下去,随时都可能会发生我难以掌握的事情。

思考了许久,我的慾望终究压过了为数不多的良知,毕竟现在的我实在无法放弃使用道具的感觉了。

下定决心后,我开始着手修改亚莹的记忆,不像是对林琦涵那样用暴力直接破坏,而是用手将关于我的部份轻轻搅混,让亚莹无法再回忆起我的事。

之后只要再使用道具的力量让亚莹转校及搬离这里就基本上完成了。

先对亚莹做了简单的处理,我将目光转向另一个更需解决的问题。

虽然从猎手残破的身躯看来应该是没有急切的危险性,但一想到刚才的交锋,她那强大的威势,让我还余悸犹存,就这样放着不管是绝对不可能的。

该怎幺处置这家伙呢?杀了她?这是最保险的作法,就是可惜了她的美貌,绑住她?又怕会有变故,还是得先问小恶魔再说。

「小恶魔。」我呼喊,却没有回应。

又叫了几次,后方才传来小恶魔挣扎的声音,我寻声找到她的位置,并帮她把身上的家具破片移开,询问她该如何处理。

「猎手的剑在那堆残骸里,先抽出来。」小恶魔指着房间的一角。

「然后?」花了点时间,我从中翻出长剑后问。

「杀了她。」小恶魔坚定地说。

「等等,没别的方法吗?」我还是对她很感兴趣。

「……至少先将她抵挡魔界法术的魔法阵去掉,这样威胁会小很多。」小恶魔想了想说。

「怎幺去?像是之前一样要破坏人格吗?」我将长剑放在一旁。

「不,没那幺困难,越是高级的魔法阵,所需的条件就越困难,只要破了她的处女就可以了。」

「轻而易举,这可是我的专长呢。」我说,虽然几天我还是个处男就是。

转头看向猎手,由于从一见面到刚才为止,我几乎都在逃命,直到现在才有办法好好欣赏猎手的长相及身材。

猎手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蛋上有着如冰霜雕塑成的精緻五官,虽然漂亮,却也有一种令人难以亲近的气质,身材高挑纤细,却又还不到骨感的程度,四肢有着经常运动的女性会有的曲线,更不用说胸部了,虽称不上极大,但相较于一般人也是相当有份量。

当生命的危机过去后,再看到这样诱人的女体,我的下身很快地有了反应,高高地挺起,一反刚才的局势,以施害者的姿态对着猎手。

「不会有危险吧?」我对小恶魔问。

「应该是不会,就算她恢复的再快,没几个小时,要恢复到能造成威胁是不可能的。」

闻言,我握着下体粗壮的肉棒,对準猎手那看起来像是小女孩一般洁净的阴户奋力一挺。

「啊!」猎手突然睁开眼,同时大叫了一声,吓得我连忙抽出已经半软的肉棒。

就在这时,我眼前突然出现了数支漆黑的箭矢,在我还没反应过来前,箭矢迅速坠落,直直地钉在猎手的四肢及脖子上,又随即化开,转变成黑色的环状物将猎手束缚在地面上。

「这魔法好强啊,之前怎幺没用?」我终于反应了过来。

「我正常时是用不出来的,是借用了你刚才由『上帝的骰子』召唤来的魔力。」小恶魔解释。

「这样啊,不如妳之后教我一些攻击用的魔法好了。」我说。

目前看来,道具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功能,但感觉上实际的攻击能力还是刚才小恶魔用的魔法比较高,至于魔力什幺的,再另外想办法就是。

接着,我又将注意力转回到猎手身上,看着洞口微开的稚嫩小穴,我却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念头,反倒是有种说不出的征服感,被吓软的肉棒很快地恢复硬挺。

这次,猎手已经完全被压制住了,连嘴巴都被脖子上的束缚物抵着,无法说话,本想说应该不会问题了,但才插入龟头,我的肉棒就卡在她的阴道中,没办法继续前进,我只好先退了出来。

「这是怎幺回事?」我问小恶魔。

「看来她的处女膜上还有另一层防护。」

「要怎样处理?」

「我还不确定魔法的种类……对了,这应该是防止淫邪之物的魔法,只要找个带神圣气息的东西插进去就破解了。」小恶魔想了一下后,突然灵光一闪地说。

「神圣气息?对了,那把剑。」一想到这,我立刻转头寻找丢在地上的长剑。

拿起猎手的长剑转了半圈,以剑柄对着猎手的下体,狠狠地插了进去,登时,猎手的小穴流出几丝鲜血,纤细的身体也向上弓起,可是依旧没挣脱束缚。

拔出剑,轮到正戏登场,我藉着血液的润滑一口气捅了进去。

「好紧!」本以为能插到底的,没想到猎手的阴道这幺狭小,层层褶皱紧紧地夹住我的肉棒。

在这强大的压力下,我试着慢慢抽送肉棒,虽然摆动的幅度不大,但猎手紧緻的小穴仍带给我极大的快感,而且每当我插入时,猎手的肉壁就会一阵收缩,像是在做最后的抵抗,可惜这样的抵抗只会让我插得更爽而已。

随着我的抽插,不知道是已经适应我的肉棒,还是开始感受到快感了,猎手原本紧绷的俏脸也逐渐鬆懈下来,不过表情依旧是冷冰冰的。

但想到之前被她追杀的画面,就觉得不该让她过得这幺轻鬆,在插入到她身体最深处的瞬间,我利用「变形的蠕虫」将肉棒变粗了一大圈,肉穴被硬是撑大的痛楚让猎手立刻紧咬嘴唇、双眼翻白,身体也不住颤抖。

不过我并没有就这样放过她,又马上在她体内反覆突进,在这样残忍的攻势下,猎手硬撑了几分钟后,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我也因为没意思了,而草草了事,并顺道在射精时将「变形的蠕虫」送到猎手体内。

颇出乎我意料的是,当我起身时,被我用超巨大尺寸蹂躏过的肉穴竟然已经开始恢复,没几下就回复到原先细嫩的肉缝,这也是猎手的能力吗?可是好像也没什幺大不了的。

搞定了猎手的事情后,接下来就轮到亚莹了,基本上这不会太难处理,不过在慌乱中遗失了不少道具,只剩下「不公正的法官」和「变形的蠕虫」,加上电脑又被打烂了,需要去别的地方上网买回一些才行。

花了大概十几分钟,我找了一间网咖,靠着小恶魔的帮助连上拍卖网,买下处理这种事情最实用的「上帝的骰子(加强版)」,一口气将亚莹的事情解决,本想顺便把猎手的灵力消除,不过除非限制在极短时间,不然「实现」的面数都是零面,所以就作罢了。

除此之外,我还买了等下要用的新的道具,然后準备回去好好玩弄沦为猎物的猎手了,之所以没将之前的道具补齐,则是因为「上帝的骰子(加强版)」实在是有够贵的,上次情况紧急没看清楚,这次光是要不要买下来就让我犹豫了许久。

接着,我先回去将亚莹带到隔壁镇为她準备的高级公寓,花了点时间后才又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时,原房东小姐已经醒了过来,正以恐惧的目光看着猎手,不过等会没她的事,我就叫她滚到一旁去了。

让小恶魔解开猎手脖子上的束缚,我拍醒了昏过去的猎手,并说:「我们来做个赌注吧,对打一场,妳赢了就放妳走,我赢了妳的灵力就归我了。」

「赌注?你凭什幺?」猎手恶狠狠地说。

「呵,不看看是谁被打倒了,更不用说守护妳的魔法阵已经被我破了,能给妳一个机会已经不错。」

「……好,我接受你的赌注。」

听到这,我立刻拿出一张像是扑克牌的卡片,「绝不反悔的赌徒」,也就是刚刚新买的道具。

「再说一次。」

「我接受赌注,还不快放开我!」猎手大吼。

「小恶魔,放开她吧。」我命令。

小恶魔点点头,同时唸起了咒语,束缚随着声音慢慢化成黑气消散,而我也趁这时间控制猎手体内的「变形的蠕虫」,对猎手的身体进行改造。

白光一闪,不等黑气完全散去,猎手一把抓起手边的长剑就往我挥了过来,要不是我早就全神贯注在注意她的动作,可能已经被划伤了。

但也就仅只于此了,撇除了带有奇袭意味的第一击,她在被重创及束缚后,速度及力量都已经大不如前了,若我只专注在闪躲和防御的话,几乎不可能受到任何较大的伤害,更何况我还有直接让她不能动的大绝招可用。

不过一直闪躲也不好玩,只是我也没有什幺攻击的手段,虽然除了使用大绝招外,拖下去我也能赢,可是这又少了玩弄她的乐趣……对了。

「小恶魔,教我魔法吧,就妳刚才用的那招好了。」我大声说。

「耶?现在吗?」或许是因为猎手在场,小恶魔显得有些顾虑,但她无法违背我的命令,还是只能说:「好吧,首先咒语是……」

「慢一点,多唸几次。」我一边闪躲一边说,结果差点就被砍中手臂。

依言,小恶魔又唸了几次,直到我说停为止,记住后,我将咒语複诵了一遍,却没发生任何事,倒是惹得猎手大骂我太过嚣张。

「唸是唸对了,不过光是这样是不够的。」看到我怀疑的目光,小恶魔解释:「唸咒或画魔法阵都相当于创造机器,但机器是不会自己运行的,需要给予动力,有的还需要适当的操作。」

「操作的方法是?」我随意问,毕竟我也不认为魔法那幺容易学,只是想要趁机羞辱猎手而已。

猎手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攻势不再淩厉,对经过强化的我几乎构不成威胁,看来是我先前做的改造发挥效用了。

「唸咒的同时,要去感受四周魔力的流动,应该能感觉到前方出现魔力较密集的区域,由上方灌入周围的魔力,就能形成五枝可由意识操作的魔箭。」小恶魔仔细地说明。

「听起来不会很难。」

「比起功效,这的确算是较简单的魔法,不过对没学过魔法的人,魔力可是很难感知的,我当初花了好几个月才能勉强感受到魔力的流动。」

「这样啊。」感觉似乎很麻烦。

不过我突然想起小恶魔似乎说过我可以看到魔力,姑且试试好了。

我先回忆起那个晚上所做的事情,接着再逐步把当时的感觉找回来,慢慢地,我的视野中浮现出各种不同的颜色,一开始是淡淡的,然后逐渐变深。

抓住这个机会,我快速唸完咒,前方立刻出现了特殊形状的魔力团块,像是五个浮在半空的甜甜圈,不过后面灌入魔力的步骤就没那幺轻鬆了,在魔力团消失前只成功灌入一些,但还是勉强做出了不到十公分的短箭。

射出!

白影闪动,猎手吃力地躲开两箭,并挡下另外三箭,但她也气喘吁吁,满脸潮红了。

就在她重整态势,要发动进攻时,没想到却双腿不稳,倒了下去。

「你该死地对我做了什幺?」她已经几乎没了反抗力量,但嘴巴仍旧不愿示弱。

「妳怎幺这幺迟钝,现在才发觉。」

「怎幺可能现在才发觉,这种……这种……」猎手话说到一半,却又说不出口。

「这种什幺啊?『快感』两个字说不出来?」我嘲讽地说。

「你……」她狠狠地瞪着我,不过我不痛不痒。

「看来该是让妳知道自己怎幺了。」

我走到猎手的面前,抓起她的左手用力向外一扯,整个左前臂就这样被我取了下来。

但这暴力的举动下,随之而来的既不是鲜血淋漓的场面,也非怵目惊心的伤残断口,就连惨叫都没有半声,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诡异的景象。

被我取下的手臂并没有任何断口,在原来应该是断口的地方有着一根细长的男性生殖器,正随我的晃动展现出它和一般肉棒不同的强大弹性。

既然有了男性的肉棒,另一端自然就是女孩子的小穴了,和周围的肌肤一样白皙粉嫩,且因为才刚拔出肉棒,小穴微微张开,露出内部溼润的嫩肉,像是在引诱人填满似的。

「我的手……你这个变态!你对我的手做了什幺?」猎手不可置信地大叫。

「妳自己看不就知道了吗?」我说,还顺便弹了她的肉棒一下。

「呀啊啊!」猎手娇叫。

「很爽吧?再来试试这个。」我让自己的胸口瞬间膨胀了起来,并将肉棒塞进双乳间来回摩擦。

「呀~~~不要~~~你、你这个变态~~~变态~~~喔~~~啊~~~」

「这个身体有胸部的确是还蛮变态的。」我笑笑说,同时从头到脚变身成一位有着娇俏面容及豔丽身材的女子。

「这、这不是重点啊~~~快放开~~~呀啊~~~这感觉~~~快撑不住了~~~快、快放开我的~~~啊~~~啊~~~」

「放开什幺啊?」我一边用丰满的乳肉挤压着她的肉棒,一边不怀好意地问。

「你、你~~~喔~~~呀~~~你是白癡吗~~~喔~~~就是你手上的、的~~~呀~~~东西~~~喔~~~」

「这样说我哪知道?」我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啊~~~啊~~~不行~~~不行了~~~喔~~~喔~~~有、有东西要出来了~~~呀~~~啊~~~我说~~~我说~~~放开我的阴茎~~~快、快点~~~呀啊啊!」

话才说完,猎手就到达了高潮,下体涌出了大量的淫水,四肢关节也有不少淫蕩液体溢出,不过我并没有给予她的肉棒射精功能,所以她左前臂只是不断痉挛,没有喷出任何东西。

看向倒在地上不停抖动的猎手,我顺手将她的左前臂插了回去,只不过是插在下半身的蜜穴里,强烈的刺激让她又高叫了几声。

接着,我再接再厉地拆起她的身体,右前臂?也插进下面的小穴好了,上臂?接在一起后再插到肛门里,双腿?现在上半身空空的,就插入原本双手的位置吧。

「你这个变态对我做了什幺?」从高潮中回复过来的猎手大骂。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变态、变态地骂,也不看看妳现在的样子,谁比较像是变态啊?」

被我这样一呛,猎手马上就闭上了嘴,但我可不会因为她闭嘴了就放过她,下体再次长出一根巨大的肉棒,并马上往已经被双手佔据的小穴插了进去。

「啊~~~不行~~~啊~~~喔~~~塞满了~~~喔~~~呀~~~不要再进来了啊~~~喔~~~喔~~~下面~~~下面会坏掉啊~~~喔~~~啊~~~」

不理会猎手的惨叫,我的腰奋力摆动,和另外两根肉棒一起开垦着猎手才开苞没多久的小穴,一次次深入内部刺激着淫秽的泉水涌出。

同时,我的双手也没闲着,有时抓着猎手错位的四肢抽动几下,让她急得乱挥,有时则是玩弄起猎手坚挺的丰乳及粉嫩的蓓蕾,惹得她怪叫连连。

「啊~~~太深了~~~喔~~~啊~~~啊~~~不要~~~那、那里~~~呀啊~~~好舒服~~~不对~~~喔~~~应该是噁心才~~~呀~~~啊~~~啊~~~」

「喔~~~喔~~~胸部不行~~~不要再捏了~~~啊~~~啊~~~吸、吸也不行~~~喔~~~感觉好奇怪~~~不要~~~喔~~~啊~~~啊~~~」

十几分钟后,我一面拉着插在猎手屁股上像是尾巴的两段手臂,一面问:「怎样?投不投降?」

「投降是~~~喔~~~啊~~~不、不可能~~~喔~~~」

「如果妳不投降的话,我就要拔出来了喔。」说完,我就停了下来,让肉棒留在猎手的阴道中。

「谁、谁稀罕啊~~~」她逞强道。

「妳确定?现在是谁的手搂住我的腰?又是谁的脚踩着自己的胸部?」我拍拍那双洁白修长只可惜长错位置的美腿。

「这……」

「不说我就拔出来了。」我将肉棒退出一半。

「等、等一下……我说就是了,是我输了,我、我投降……」猎手咬着牙,不甘心地说。

她才说完,一股强大的力量立即灌进我体内,瞬间流遍全身上下,产生一种充盈的感觉。

这种和性爱快感不同的舒畅感让我加快了肉棒突进的速度,暴风似地疯狂插着猎手的肉穴。

没多久,我就和猎手一起到达高潮了。

得到了猎手的力量,再加上这几天都是假日,所以我一直待在用「上帝的骰子」修好的房间里练习魔法,不过就算不是假日我也会这样做就是了,毕竟魔法这玩意出乎意料地有意思啊。

同一种魔法其实是有很多种不同的咒语的,像是以我第一个学的魔法来说,在对猎手时使用的是其中最短的咒语,咒语前半段是将魔力凝聚成甜甜圈形并複製,后半段则是赋予这东西意义,让其能製造出魔力箭。

但也有直接创造出魔力箭的咒语,只是极为冗长,因为咒语的长度会随形状的複杂度而快速增加,像是圆形就只需一个音,甜甜圈形大概十个音,而弓箭形则是需要八十个音以上,所以说一般都会用带有意义的简单图形来製成複杂图形。

至于为何需要用到多种不同形状,则是因为每种图形适合赋予的意义都不同,而且一个魔法中,会尽量避免给予同个形状不同的意义,怕会使施术者混乱。

对学魔法的人来说,首先要感知到这些魔力团块的位置,接着才是正确地运使魔力利用这些物体,可是听小恶魔说,绝大多数的中级恶魔,甚至是高级恶魔都无法精确感知魔力的形状,精确度大概就和隔着毛玻璃看东西差不多,跟我差得远了。

后面这运使魔力则是一般用来判断魔法难易的依据,也是我觉得最有趣的地方,除了靠别人教导外,其实也能藉由形状及最后效果自己去猜,这很难用言语来说明,反正有点国中智力测验的感觉就是了,不过小恶魔却觉得很不可思议,大概是魔界不流行图像测验吧。

总之,魔法并没有我原先所想像的那幺困难,再者,我因为之前「不公正的法官」的效果而不需要睡眠,时间十分充裕,才不过两天多的时间,小恶魔就没东西可以教我了,我也就要她回魔界找更高深的魔法书籍来给我看。

说了这幺多魔法的事,不过这几天我最认真的并不是学习魔法,而是好好地调教、玩弄猎手,毕竟有趣的事情比不上很爽的事情啊。

像是现在,我一面在网路上翻看着情色小说寻找淩辱猎手的灵感,一面驰骋在猎手体内。

猎手的肉棒四肢被丢在一旁,整个人就像是抱枕一样被放在我怀中,一下一下地承受着我的突刺,不断发出勾人的娇吟。

经过几天的调教,猎手本来的傲气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身体也完全沈浸在性慾之中,最多只能在言语上顶撞几句,但还会是乖乖按照我的命令行事。

「哈~~~哈~~~又、又要到了~~~喔~~~喔~~~不行了……呀啊啊啊!」

突然,猎手的小穴一紧,一股热流往我的肉棒浇去,在强烈的刺激下,我也放鬆了对肉棒的控制,以滚滚白浆回敬她。

完事后,我将猎手直接丢到床上,看了看窗外,天色微亮,大概七点左右吧,反正闲来无事,去学校晃晃也好。

才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xsw.com/post/77958.html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领100000红包